2024年1月17日

和平之战传统京剧

作者 admin

读了何凯勇老师的文章,我了解了一些关于“豫校导”唱法的知识。

指南用在京剧唱段的开头,相当于戏剧的“序言”和书籍的“序言”。 具有开篇、明确主题的作用。

为了强化和突出导光板的主题,还可以在导光板后面加上一句“回龙”,使导光板与回龙成为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万事开头难,唱好导龙就显得尤为重要。 从各流派导游的设计和唱腔中,我们自然可以一窥其中的奥秘和真意。

“头戴紫金盔,以眉遮眉”是《和平之战》唱段中的“引导”。 余叔岩先生的指南在咏叹调的处理上有一个特点,就是句末有一个向上的方向。 高音。

何先生分析,这一段是在华云战场出兵之前唱的。 主旋律是激昂昂扬、志存高远、死而复生。 因此,于先生唱得浑厚有力,气势如虹。 本指南之前的几句台词也把这首歌唱得干净利落,没有拖拖拉拉的复杂性。 经过这样的前期准备,主唱再次响起,华丽而激动人心的高音弥漫在空气中,声音陡峭而陡峭。 从演唱的气势和力度来看,这首歌显得格外突出。 华云英威武的将军风范显露出来。

何先生还将《和平之战》中华云的台词与《一把雪》中莫成的“一家人哭得像喝醉了一样”和《寻找孤儿、拯救孤儿》中程婴的《白虎》进行了比较。 ”。 “我是奉命这样做的”并做了比较分析。 我不会在本文中详细介绍。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何老师的原创文章。 【本资料来自《中国京剧》1997.06】

朱云鹏先生写了一篇介绍余叔岩先生的钢琴演奏家朱家奎先生的文章,谈十八张半专辑的录制。 还谈到了《和平之战》中高亢激昂的二黄歌声。

朱老师写到余老师“头戴紫金盔,眉毛遮住头顶”的唱法,余老师把“丁”字唱得很高亢,音调饱满。声音如云,直达九层,仿佛听得见。 就像满天的星星坠落一样。 尤其于先生真正难得的是,从这个引子到后面的部分,始终都是同一个调到底,不像有些演员用降调来唱引子。 录制过程中,余先生仍在精炼词句,力求合理、完美,并把部分歌词从“背对谢神”改成了“祭神”。 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却体现了大师对戏剧的精深理解。

“谢”的意思多用于庆祝和胜利后回朝的奖励,而“祭”的意思更准确地体现了出征前祈求神灵保佑和胜利的虔诚。结果是不确定的。

三板最后一句“扫烟尘”,于先生也用了高调。 但他发现,“当”字一旦高声唱,声调就会由降调变为升调,导致发音不准确,与“当”字背道而驰。 “正确的腔圆”程序要求。 因此,余先生在录制唱片时,将“当”字的音阶从“5”降为“3”。 这样既保留了豫派高亢激昂的精髓,又发音正确。 【本信息来源于《中国京剧》20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