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1月12日

艺术讲座精彩绝伦

作者 admin

年逾九旬的“余叔岩艺术研究会”会长刘曾复先生,应北京鑫融剧院、北京艺苑梨园书店之邀请,于3月7日于鑫融剧院成功地举办了如何欣赏、理解、学习余叔岩的演唱及余氏生平简介,并以《一捧雪》、《状元谱》、《打严嵩》等剧为例,解析了余氏唱腔之吐字、气口及发音,乃至琴师、鼓师的默契配合等的艺术讲座。早在半月前,消息便不胫而走,人们奔走相告,期盼此日的到来,媒体也事前予以宣传,尚未进入三月,入场券即已被听者领走数百张,在当前剧场冷落的情况下,甚是少见。
的确,机会难得,比到剧场看一出翻来覆去演的老是那几出戏的心情兴奋多啦!听讲的不仅有京剧爱好者、票友,还有戏曲院校的师生及演员,还有不少大学生。台上讲的生动,台下听的入神,是呀,难怪大家都议论剧场经理杨春林、书店经理郭锦慧(武旦名家郭锦华胞妹),做了几大好事,更感谢刘老不顾年迈路远,不要报酬地来此弘扬京剧艺术,这样的艺术讲座,已有几十年不见了,年轻人也许还没听说过,正是,京剧艺术讲座久违了!顾这样的艺术讲座经常举办。
刘曾复,本职乃生理学教授,虽非梨园界人士,但由于其父刘诒孙(曾任总统府秘书)酷爱京剧,于武旦前辈“九阵风”阎岚秋乃莫逆之交,顾刘老童年常随父进入戏园,久之逐见入迷,从酷爱、学戏、登台到研究。早年曾得益于诸多名家传授与指点。刘教授主要师从三位王姓老师:第一位为王君直(1867~1931),为京、津名票造诣颇深,当年余叔岩曾从其切磋艺事。因王老与刘父曾同在清末学部任职,顾刘老与清华上大学时,常去王府问艺,学了《骂曹》、《二进宫》、《碰碑》等,打下了良好的唱念基础;第二位王容山(1890~1942),为“五盏灯”王贵山胞弟,其深得潭派精髓,曾配潭演《失空斩》王平等角色。此王老与刘父私交甚密,刘大学毕业后,与协和医院实习时,常去前门外冰窖厂王之寓所学艺,如《双狮图》、《探母》、《卖马》、《寄子》、《南阳关》、《战太平》、《宁武关》、《太平桥》等。第三位王凤卿(1883~1959),这位“凤二爷”向刘传授了《除三害》、《战长沙》、《盗宗卷》、《八大锤》、《打侄上坟》等。刘老的把子功得益于九阵风、钱宝森、王福山等。因刘曾复与杨小楼门婿刘砚芳亦极为要好,常向其请教有关杨派表演艺术。刘教授对脸谱艺术亦颇有研究,曾向侯喜瑞、钱宝森等请教,受益匪浅,并精心课徒传授,刘老于1990年在京出版了《京剧脸谱图说》,1997年在台又出版了《京剧脸谱大观》,其徒盛华,亦在刘老的指教下,于2003年出版了《京剧脸谱图解》,均深受读者喜爱并珍藏。
刘教授接触京剧已有八十余载,可谓见多识广,诸多前辈名家巨匠都赶上了,曾看过杨小楼很多戏,张伯驹曾与刘曾复合演过《盗宗卷》、《宁武关》等。不少剧界、票界和爱好者、研究者,常过府请教刘老。当年厉慧良之妹慧兰,经钱宝森举荐,从重庆专程来京,向刘老学《法场换子》、《桑园寄子》、《珠帘寨》、《打登州》等戏。1997年,中国戏曲学院为录制戏曲把子功资料,特请刘老出山,共同切磋艺事。
刘老说的好:“一个京剧演员的艺术水平,表现在他的演出质量。质,就是演戏的好坏。量,是会得多少”。拿余叔岩而论,晚年课徒李少春、孟小冬的戏,共有十余出,但余氏所演过的和所会的远非如此。而当今的舞台上,全国的院团加起来见于舞台的有多少出剧目?这是有目共睹的。
一个半小时的艺术讲座,很快就过去了,但听者却毫不情愿地慢慢从座位上站起来,认为时间太短、太快了。刘老不但连说带唱,还不时地做示范,这样地讲座,早使听者入了迷,真比看场戏还过瘾,难怪人们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退出剧场,有的人早已把准备好的照相机拿出来,争先恐后地和刘老合影留念,还有人请刘老签字,遗憾地是电视台,未能有人前来拍下这精彩的场面。
刘曾复编著的《京剧新序》,早在1999年由燕山出版社出版了,此书含有“旧事新说”之意,全书30余万字,文中讲述了唱、念、做、打的表演,列举了九出戏的主要唱段,并附有曲谱,听者如感到此次讲座因时间短不解渴,不妨找来此书一观,定会爱不释手。

(摘自 《弘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