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1月11日

让京剧在年轻人眼中不那么造作

作者 admin

大众日报记者 王振如 田可欣

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李胜素

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_京剧名角

京剧离我们有多远? 不同时代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 或许对于年轻人,尤其是Z世代来说,京剧是国粹,是精品,但它更接近于一种文化符号。 很少有年轻人花钱买门票,甚至花重金去追“球员”。

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让京剧走近观众变得越来越迫切。 目前,不少歌剧演员已采取行动,尝试以另一种方式走进年轻人的生活。 无论是广为传唱的京剧、前卫音乐家实验的京剧民歌,还是经过优化修改、忠于本源的小剧场京剧,每一次京剧元素的创新出现,都会引起广泛的关注。辩论。 近日,改编自歌剧的《吴家坡2021》在网络上火爆,为我们讨论这个话题提供了新的机会。

《五家坡2021》的热度

近日,一部名为《吴家坡2021》的改编歌剧在网络上走红。

“啊,我的老婆王石宝钗,我不应该心生疑虑,不应该轻言妄语,最后落得忘恩负义,欺天蔽日……”在各大短视频平台上,世界各地都有人。 一些戏曲专业的学生用专业唱腔唱出一首发自肺腑的歌曲,一些普通网友用对口型进行二次创作来分享自己的感受。 抖音上有很多点赞量达到20万的翻唱视频。 这首歌由屠洪刚在河南卫视《中秋妙夜》中演唱,也在热门音乐综艺节目《我们的歌》中与张琪、萧敬腾合唱。 高频的翻唱并没有让人听腻,反而在网友心中激起了涟漪。 大家纷纷留言表达赞赏:“终于明白爷爷的审美了!” “国粹早就应该这样唱了。”

《五家坡2021》改编自京剧唱段《五家坡》。 《五家坡2021》的原唱“龙蒙寺狂”,本名李正宽,不仅是京剧改编歌曲的作曲家,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一名专业京剧演员,学习戏曲近年。 20年。 “我不想让观众把《五家坡2021》归入流行音乐范畴。” 他表示,《五家坡2021》之所以给人情感上的共鸣和震撼,主要是因为歌曲没有脱离剧中的歌曲。 类,以歌曲的形式表达人物的志向,表现薛平贵在吴家坡时的思想感情。 “其实,无论唱什么流派的京剧、西皮二黄,最重要的是如何用内容打动观众。”

在改编和创作时,李正宽刻意与流行元素保持距离。 从他的歌曲呈现中不难看出,改编新歌的最终归宿是京剧本身。 《五家坡2021》并没有放弃京剧的发音和发音。 第三级的韵律和唱腔均来自京剧。 只是在原有京剧的框架内尽可能求新、求变。 在改编的旋律、歌词通俗易懂、引人入胜的基础上,《吴家坡2021》为观众打开了一扇领略京剧魅力的窗口。

此前,著名京剧大师于魁智、李胜素等都曾演出过《红鬃马》。 老生旦的对决成为经典,“吴家坡”也成为京剧经久不衰的唱段。 但对于外人来说,《红鬃马》的影响力还是有限的。 于魁智曾说过:“传统艺术工作者必须根据对京剧的理解和多年的实践,结合观众对京剧艺术审美的新需求,努力研究表演形式和内容,培养新一代的京剧表演者。”观众”。

情况紧急。 庆幸的是,越来越多的“李正宽”正在带着他们的“五家坡2021”上路。

京剧《好大的气势》

在《五家坡2021》爆红之前,李正宽就已经在京剧创新方面做出了很多尝试。

皮卡丘、哆啦A梦、大头儿子、小头爸爸……他将很多年轻人熟悉的动画主题曲与京剧结合起来,试图让京剧在年轻人眼中“不那么造作”。

那么,京剧在年轻人眼中“这么隆重”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听惯了流行音乐的人来听京剧时,最常问的问题就是‘副歌在哪里,为什么歌词和声调像轮子一样来来回回?’ – 这就是问题。” 谈及改编京剧的初衷,李正宽表示,自己非常喜欢传统京剧,但无法说服同龄的年轻观众观看。 流行音乐结构与传统戏曲元素相结合的京剧民歌的出现,为他提供了一种平衡的方式。 这也点出了如今京剧市场如此冷淡的原因。

90后戏曲爱好者吴欣欣说:“传统京剧是板腔式,主旋律上下句对称重复,没有主歌和副歌之分。因此,有观众认为曲调平庸,难以掌握。保持专注。”

节奏的处理也是创新过程中必须面对的挑战。 包括京剧在内的大多数传统戏曲都起源于农业文明,在形式和内容上都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 京剧表演的一大特点就是“慢”。 虽然慢节奏可以更充分地表达情感,但必须承认,享受“快信息”和“快娱乐”的年轻人没有耐心等待歌词的结束。 但《四郎探母》中的《坐宫》等节奏紧凑、情节密集的西皮流式唱段,外行人很难理解,因为京剧所用的语言不是当地方言,而是以北京话为基础的多种地方话的混合体。 对于京剧新人来说,熟悉它需要一定的时间,更不用说还没有对京剧产生兴趣的外行人了。

让人困惑的是,其中也有一些外行人很难理解的动作。 例如服装中的水袖可以表达悲伤、失望、愤怒、惊慌等情绪。 每一种情绪都有固定的表达方式。 ; 演员们手持云旗来回奔跑,表现“云起雪飞”。 每一个动作都是在京剧数百年的发展演变中逐渐固定下来的。 至今已成为京剧吸引戏迷的一大看点,也成为外行人难以跨过的门槛。

可以说,提高京剧的审美和理解能力是一件需要时间和精力的事情。 “唱、念、做、打”的艺术方法,既是京剧演员成长转型必须经历的基本功,也是观众更好理解剧情的基石。 一部经典的京剧可能会长期受到铁杆戏迷的喜爱,经过京剧演员年复一年的打磨舞台,才会达到巅峰的表演。 然而,这对于年轻人来说并不是一种娱乐方式。 对于他们来说,几十年来都是如此。 表演只是无聊的重复,层出不穷的新作品才是值得欢迎的发展方式。 面对新老粉丝的争议,于奎智表示:“过去‘十年做一个节目’的做法并不现实。”

“多条腿走路”是最优方案

《吴家坡2021》走红后,李正宽趁着歌曲走红,相继创作了《平贵送别窑》、《汾河湾》等京派民歌,继续探索京剧的大众化。

“这就像用几条腿走路,有的负责继承,有的负责发展。” 李正宽说道。 面对发展困境,“多条腿走路”无疑是当下最好的解决办法。 于魁智曾说过:“京剧艺术要发展,需要多条腿走路。先进艺术的传播和推广不能仅仅依靠舞台,还必须通过其他手段。” 形式多样,让京剧创作者享受创作过程,激发京剧活力。”

在传承和推广京剧艺术方面,京剧已经流行了几十年,是很多新观众了解京剧的开始。 《怨》、《贵妃醉酒》等一批朗朗上口、通俗易懂的京剧,以表演的形式避免了“唱、背、打”,让普通粉丝也能无忧无虑地看剧。不得不担心它。 失去了京剧的魅力。 还有很多著名的京剧演员通过京剧歌曲从舞台走向了更大的舞台,将京剧的魅力展现在更多观众面前。 一位B站up主曾一口气更新了25期京剧配音版《甄嬛传》,吸引了众多网友观看……这些都为京剧扩大影响力提供了更多可能。 尽管一些京剧爱好者称京剧“一文不值”,但反对者也必须承认,这种新颖的形式对京剧的推广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在专业演绎层面,小剧场歌剧和新京剧的出现也增添了看点。 谈及当前新京剧创作,于奎智说,“年轻观众对舞台艺术的知识水平、文化修养、审美追求,要求他们不仅要听、看,更要感受。 他们必须与演员一起呼吸。 你必须被感动。 任何新的创作形式,作为演员,都要考虑观众的审美需求,而不是自娱自乐。”小剧场歌剧最主流的观众群体是85后的中青年人, 20世纪90年代,也有不少中青年京剧演员潜心创作,从剧本创作到舞台形式,小剧场歌剧更具现代都市气息,提供了《泼水》等一系列优质剧目。面向普通观众的《马前》和《春宴》,让年轻观众感受到歌剧活泼细腻的一面。

随着短视频等社交平台的兴起,京剧变得更加流行。 但热量来得快去得也快。 “有的朋友听过、很喜欢《吴家坡2021》,但说到《红鬃马》,大多数人还是没有兴趣看视频上的京剧版,更不用说去剧院听了歌剧。” 吴欣欣表达了对“京剧热”的担忧。 京剧歌曲固然好听、朗朗上口,但歌迷们是否有兴趣了解更多京剧唱腔背后的故事呢? 小剧场里的折子戏或许精彩动人,但演出结束后,年轻观众是否会将一时的喜爱转化为观看京剧的动力呢? 从这个角度来说,京剧以及更多传统戏剧的发展,只能立足于科学创新和诚信,让传统文化的老化能够永葆芬芳。

在《龙门寺宽》后续作品的评论区,有人感叹“原曲不红”,也有人劝被歌曲迷住的网友冷静:“这是改编。你可能听不到真正的歌剧。” 这样的讯息不禁让人深思。 信息时代的浪潮,将一批批新的观众带入了京剧艺术的殿堂。 大浪过后,还剩下多少热情和关注? 至少,与时俱进是目前京剧发展的最佳选择,也是艺术创作者不应回避的话题。 “京剧的发展道路,实际上是一条与时代同命运的道路。” 在谈到未来的创作方向时,李正宽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