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1月2日

老沈谈戏曲周总理与京剧演员

作者 admin

今天(3月5日)是周恩来总理的诞辰纪念日。 作者写此文,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怀念。 周总理十分关心和喜爱京剧演员,是广大京剧演员的亲密朋友。 许多艺术家在回忆中都提到了与周总理的接触和互动,以及周总理对他们的帮助、关怀和教导。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李胜素

(彭真、张俊秋、周总理、马连良)

周总理曾在北京为梅兰芳安排了住所。 1949年3月,中共中央迁往北平(1949年9月27日改称北京)。 在北平的周恩来没有忘记他的老朋友梅兰芳。 6月下旬,周总理邀请梅兰芳来北京出席中国第一次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 24日,梅兰芳带着梅葆月、梅葆玖、王绍亭等6人到北平参加会议。 文学代表大会结束时,周恩来特意对梅兰芳说:“你离开北平多年了,不如搬回北平吧!梅先生原来住的房子我们会安排的。”腾出来修缮一下,希望你能来北京。” 工作。”周恩来要帮他在北平安顿住处,这自然让梅兰芳感动,但他却说:“回到北平就不能再住原来的房子了。 因为抗战期间那栋房子是我自己卖掉的。 是的,已经不适合住在那里了。 政府只需要提供几间宿舍就可以容纳他们。” 周恩来对梅兰芳的想法表示高度赞赏,并要求有关方面作出妥善安排。 1951年梅兰芳进京工作后,被安置在护国寺一号。 这里曾是清末庆懿亲王行宫的一部分,新中国成立前曾被用作军营。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进行专项整修,将其改建为三合院住宅。 到北京不久,梅兰芳的两个儿子陆续结婚,梅家的房子显得有些局促。 周恩来知道后,给有关部门负责人打电话说:“梅兰芳先生家里客人很多,连一个供人参观的客厅都没有,怎么办?” 他要求有关部门在院子南侧修建10多间房屋。 把院子打造成典型的四合院,解决了梅兰芳的居住困难。

吴祖光曾回忆,完成周总理布置的拍摄程砚秋舞台美术片的任务。 周总理提出为程砚秋拍一部舞台纪录片,并提出程砚秋的电影不要像梅兰芳的舞台美术那样拍摄,不需要拍太多的节目; 只能拍一部戏,但要充实丰富; 要求 在一部戏中,程尽可能地运用他所有的唱、读、演的特长。 他特别提到了程的身体问题(当时程已经发胖了)。 总理说:“你可以选一个比程高的演员,做一个大布景和道具,电影里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在周总理的直接关怀下,程砚秋主演的《荒山泪》终于搬上银幕。 北京饭店举办的一场晚会,大家都在狂欢。 周总理满脸笑容地从门口走进来,直接走到吴祖光所在的桌子旁,在吴祖光对面坐下。 总理高兴地对吴邦国说:“昨天看了一部好电影。” 我说:什么好电影? 总理说:“我看了《荒山泪》,这部剧改编得很好,比以前更加饱满、丰富。”程砚秋的表演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由于采用了电影镜头,观众可以看到剧场的视角。 这部电影应该宣传一下,你应该写一篇文章介绍给观众。”

1951年10月,被困香港的马连良回到内地。 1952年7月,马连良接到政务院(国务院前身)周恩来总理的邀请,出席在北京饭店举行的党的生日聚会。 马连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礼遇,他感到很不安,就带着李慕良去参加了会议。 宴会开始没多久,马连良就发现一个浓眉大眼、气度不凡的男子向自己走来。 虽然以前从未见过他,但马连良猜测这个人就是安排他回家乡的周总理。 马连良主动说道:“总理您好,我是马连良。” 周总理亲切地握住马连良的手说:“欢迎,欢迎。马先生,您很有名。” 马连良说:“非常抱歉,我回来晚了一点。” 周总理热情地说:“不晚,也不晚,早晚都一样,爱国主义没有先后,既然你回来了,我们就欢迎你。” 马连良道:“这次请你回来吧,丞相培养了你。” 总理微笑着说:“你是一个艺术家,已经很成功了,我该如何培养你呢?” 总理似乎知道马连良的心痛,然后说道:“先生记住一点,你是一个演员,你唱歌养家糊口,你没有任何政治目的。” 总理的话让马亮亮心情非常好,他在晚会上演唱了一首《八锤》,并与李木良合作表演了《深夜》。

对于20世纪50、60年代在艺术道路上遭遇挫折和不幸的叶盛兰和张俊秋来说,周总理及时的关怀和鼓励就像久旱逢甘霖,沁人心脾、持久温暖。

1957年“反右”运动爆发时,叶盛兰是第一个被误划为右派的人。 她不仅被免去中国京剧院一团团长职务,还被剥夺演出权。 直到1958年春节,叶盛兰才被批准恢复舞台演出,但“右派”标签仍未摘掉。 他还处于“接受转变”的境地,抬不起头来。 中国京剧团一个剧团去上海演出,叶盛兰也随行。 一天,周总理来到剧院观看剧团的演出剧目,压轴演出的是叶盛兰的《石头秀》。 演出结束后,周总理上台接见演员们。 他没有看到叶盛澜,就问他去了哪里。 原来,他卸了妆,去“老虎灶”上烧水了。 听到周总理的号召,他急忙走上台,却站在别人的后面,不敢再往前走。 总理看到他,伸手打招呼:“圣兰同志,你好!” 叶盛澜被“同志”两个字震惊了,不知所措。 总理询问他的表演并鼓励他:“你的艺术一定要传承下去!” 叶盛澜久久沉浸在被首相接见的幸福之中。 回到北京后,他向家人回忆起当总理称他为“同志”时的感受。 他说:“我当时就浑身发抖,总理为什么叫我同志?他还要求群里的人多帮助我,不要监督我。”

张君秋在演现代话剧后,被剥夺了以男演员的身份登上舞台的权利和机会。 作为常年活跃在舞台上的老演员,创作最新剧目、开创张艺派的艺术家,他的忧郁和茫然心情不言而喻。 1964年6月23日,周总理在首都现代京剧演出会议座谈会上讲话。 他特别谈到了张俊秋的未来。 总理说:“比如张俊秋同志,现在心情很郁闷……是不是垂头丧气?我想张俊秋同志应该有这个勇气。” “张俊秋的艺术是在旧社会形成的……但现代戏我演不演?” 首相表达了他的意见。 他说可以以张俊秋为榜样,看看他能不能做到。 如果他觉得自己唱得好,那么年轻女演员就可以向他学习。 总理说:“事情永远不会结束,总要留下一些尾巴。”

花花公子和戏曲都是敏感话题。 在当时巨大的政治压力下,周总理只能对张君秋说话到这种程度。 由此,我们也可以了解到,他也有难言之隐。 不管怎样,周总理的话极大地鼓舞了张君秋,指明了方向。 后来他以极大的热情参与话剧创作。 在京剧团创作的《沙家浜》中,张俊秋不仅创作了阿庆姐的唱段,还获得了多次在舞台上扮演阿庆姐的机会,实属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