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20日

京剧著名演员背后的经纪人关于京剧的一些小知识和故事

作者 admin

从花的随意玩耍到人间的优雅

 

清代中叶以来,昆曲作为雅部戏的正宗音乐,屡次受到弋阳戏、秦腔等众多地方剧种(花部戏)的挑战。 北京的大舞台上,一时间南北口音混杂,各种声音竞相争夺。

花芽之战是一场长轮之战,最终结束战斗的并不是单部剧,而是多部剧共同努力的结果。

乾隆五十五年,扬州“三清”班来京为乾隆皇帝庆寿。 随后几年,安徽四大剧团云集京城,红极一时。 自元代以来,北京一直是北方戏曲的中心。 这片土地可以容纳一切,也可以改造一切。 徽剧团来到北京后,首都陕西、湖北等地的演员纷纷加入徽剧团。 秦剧的沉稳迷茫和楚剧的奇特浪漫,都为其注入了新的口音。

此后,经过几代艺术家的融合和诠释,徽剧逐渐转变为一种新的独立剧种。 她是在北京这个大熔炉中演变、形成的,所以被称为京剧。

京剧名角有哪些人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王珮瑜/

【同光十三奇】

道光二十年后,京剧从最初的懵懂模样逐渐成长起来。 那时,演唱风格逐渐形成,“三鼎甲”诞生,剧班、舞台、表演形式都具有与前人完全不同的特点,风格初显。

然而以此为起点,京剧只有160年的历史。 与昆剧600多年的历史相比,京剧还太年轻。 然而,正当花系从后面传来时,优雅的声音却没能发出来。 归根结底,这仍然是一场舆论游戏。

京剧脱胎于花部乱弹。 它是一种流行的民俗文化,所以不必担心它不受欢迎。 在满族贵族的推动下,更加繁荣。 那时,从乡村的草台到城市的戏楼、茶园,甚至深入内廷、后宫,到处都能听到皮黄的声音。

但当时的京剧终究是民间表演,艺术性终究是缺乏的。 庆幸的是,京剧正处于起步阶段,声乐系统灵活多变,给表演者留下了很大的发展空间。 因此,演员们可以找到更多的方式来发展自己的门派。

从《同光十三诀》,到前后《三鼎》,再到《四大名旦》。 那是一个名人辈出、派别众多的时代。 艺术家潜心研究声腔和表演艺术,其学习水平不亚于昆剧。 他们的不懈研究,终于使京剧成为雅俗共赏的艺术。

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有哪些人_京剧名角/

【谭鑫培】

比如谭鑫培,博采众长,最后形成自己的风格,这是前所未有的。 在学习戏曲方面,余淑言更加努力。 他很欣赏谭鑫培的技艺,所以经常邀请朋友到台下看谭鑫培的戏,让大家记住他的声音、台词、姿势等,事后再仔细思考。 尽管他常常谦虚地自称学者,但他并不严格遵守规则。 他在谭氏的基础上,根据自身条件加以改进,唯取可学,最终形成了独特的演唱风格,史称“豫派”。

梅兰芳小时候患有轻度近视。 据说,他眼皮下垂,在风中流下了眼泪。 为了培养一双明亮而有活力的眼睛,他养了一群鸽子,每天定时放飞它们,眼睛跟着飞翔的鸽子。 这些年,我终于长出了一双明亮的眼睛,如秋水泛起涟漪。

爱在山,义在海

文人的介入,总会让原本属于大众的东西“变味”。 昆曲的高雅最终导致了表演与创作的分离,成为文人抒发志向的作品。 它晦涩难懂,一般人很难理解,更不用说听了。 因此,他逐渐脱离了公众利益,从舞台走向了案头。

然而,如果没有文人的支持,大众文化永远是粗陋的,难以登上舞台。 庆幸的是,京剧的优雅并没有追随前人的脚步。 京剧的伟大幸运就在于它遇到了一个开放的时代。

民国文人是新型文人,但他们依然热爱京剧。 新文化运动期间,胡适曾咒骂京剧,称其为“男人的胸脯”,甚至驱逐了喜爱京剧的学生。 但私下里,他也是一名戏剧迷。 梅兰芳去美国演出时得到了他很多指导。 北京人老舍是一位狂热的粉丝。 他不仅自编、改编京剧剧本,还会自己唱两遍。

不过,当时的京剧确实存在低俗现象。 有的演员甚至为了迎合观众的口味,故意做出猥亵的举动。 文人对京剧的呵护,使京剧更加精致,达到了雅俗共赏的顶峰。

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有哪些人/

【梅兰芳剧照】

电影《梅兰芳》中,仇如白被浓墨描绘,塑造了特工形象。 但其原型齐如山先生却是一位十足的学者。 齐如山早年留学欧洲,看到了西方戏剧,被其中蕴含的力量所震撼。 回国后,他对京剧的一切都不满意。

梅兰芳十几岁时就成名了。 齐如山在台下看着,觉得不太好。 他只觉得梅的天赋难得。 于是他写了一封长信,提及一些要点。 比如剧作《汾河湾》中,刘迎春入窑后仰面休息。 只有薛仁贵在唱歌,与故事环境极不相符。 因此,齐如山建议梅兰芳在歌曲中加入身体部位,以表达久别重逢的心情,与薛的歌词相呼应。

京剧名角有哪些人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王珮瑜/

【齐如山戏剧作品】

此后,他为梅兰芳创作剧本,创作了《神女散花》、《霸王别姬》等经典剧目。 每一个都精致、优雅、干净、感人。 还请梅兰芳偷学昆曲,学其姿势。 齐如山的优雅并没有让京剧文学化,而是让京剧变得更加丰富、饱满,将京剧的内涵发挥到了极致。 这些小细节,让梅兰芳一天天完善自己的技艺,练到从容自如的地步。

诗人罗英也是一位戏剧狂热分子。 他本来就是梅兰芳的粉丝。 见到程砚秋后,他觉得程的身体和声音都有着独特的魅力,能够突破梅的完美境界,开创出属于自己的一幕。 于是罗应公便帮助他退学,教他诗词书画,并让他向通天教教主王耀庆学习。 在王老师的指导下,程砚秋最终创造出了一种安静如哭的独特演唱风格,温柔、清亮、庄严,又似断断续续。 从此,天下有人能与梅兰芳抗衡了。

那些民国时期的著名演员都与文人雅士有着密切的友谊。 他们不仅在戏曲修养上受到了深刻的启发,而且他们的文化底蕴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荀惠生酷爱绘画。 他去上海演出时,专程拜访吴昌硕,向他请教绘画问题。 吴碰巧是一位戏剧迷。 他不仅耐心地教了荀慧生几句话,还收留了荀慧生。 从此,他成为了师徒。 吴昌硕曾为荀慧生题词:“香可留,色却空。佛说,如是闻空中风。”

当你爬山时,你会在山中充满情感,当你看海时,你的情感会在海中溢出。 这些文人对娇儿的影响与其说是代理人,不如说是艺术教父。 他们对京剧的改进不仅仅是京剧本身,还诞生了一批著名演员。 他们摆脱了演员的单薄形象,成为了真正的艺术家。 他们也体会到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终极境界。

中国美学

京剧被称为“国粹”,名副其实。 与中国传统书画一样,它最能代表中国人的审美哲学。

京剧唱跳并重,讲究表现力和写意。 人物的叙述有一种音乐魅力。 当它们被叙述时,它们自然地变成了歌曲。 演员的动作中有一种舞蹈的姿态。 当他走路时,就是舞蹈。 当他遮住脸时,就是舞蹈。 所有的身体动作都是舞蹈。 那些歌舞里,她诉说着跌宕、疯狂、华丽、昂扬,时而惊险,时而苍凉。

京剧的一切组织都是艺术性的。 比如每部剧的故事都不同,但服装几乎是一样的。 大多以明代服饰为蓝本,不受时间、季节的限制。 然而,这套服装有它自己的规则。 云肩上的褶子、箭衣和蟒袍,什么时候穿什么衣服,什么样的衣服对应什么样的人物,绝对不能有丝毫的混乱。

其目的是象征服装、暗示人物性格、呼应周围环境。 他们也是旦角演员。 花旦多为性格开朗的年轻女子,常穿短衣,显得明艳亮丽,如《龙戏凤》中的李凤姐; 青衣则端庄稳重,气质贞洁,常穿黑褶,如《龙戏凤》。 《三五》中的王宝钏。 脸谱是京剧中最直观的符号。 红脸代表勇敢和忠诚,蓝脸代表智慧、勇敢和不羁,黑脸代表粗暴和正直。

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有哪些人_京剧名角/

【梅兰芳剧照】

声音很大,大象却看不见。 京剧艺术就像中国书画一样,远离现实。 一切不求真实,只求一种意义、一种象征,夸张却又自然。

例如,京剧中的玉带与真品相去甚远。 它松松垮垮地挂在腰间,演员走路时常常得用手托着它,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气势。 水袖即夸张的袖子,意为舞衣,寓意“长袖善舞”。 程砚秋的水秀功是学太极拳的,很耐人寻味。

京剧中的大部分动作都是虚拟的,过河、骑马、蝴蝶飞舞、航海……无论是山河浩荡,还是恩怨情深,全靠演员的演绎。 空间和时间的界限在这里消失,维度之间,有天地。

对于观众来说,京剧不同于电影。 吸引人的不是剧情。 看剧的过程更像是读书或欣赏绘画。 她的一举一动都值得深思,她的每一个语气都让人回味无穷。

千里荒凉,百年荒凉。 京剧一片荒凉,只有过去,没有未来。 她很夸张,也很自然。 丝丝般的旋律,如同从中国血液中生长出来的枝蔓,蕴含着一种包裹着人们的身体和灵魂,令人难以言表的意境。

部分参考如下:

《齐如山回忆录》齐如山 辽宁教育出版社 2005年10月

(老男人的回忆录一般都不会太差。齐如山的书超级好,因为他有特殊的经历,很多内容都是第一次读。不仅是剧,还有对后期感兴趣的朋友清朝和民国。看看吧。)

《程砚秋自传》程砚秋 作者: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

《中国戏剧史》徐牧云 上海世纪出版社2008年5月着

《中国戏剧大师的命运》作家出版社2006年9期

(图片来源于网络,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