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12日

大戏看北京12月11-17日文艺资讯 看大戏《齐白石

作者 admin

齐白石是近代中国画坛的代表性人物,他秉承传统又锐意创新,博采众长,卓然成家。1953年,齐白石被文化部授予“人民艺术家”称号,1956年、1963年先后获得世界和平理事会授予“国际和平奖”、推举为“世界文化名人”。他的艺术和人生,赢得了国内外的广泛声誉,也受到世界人民的深切喜爱,成为一段不可复制的传奇。

新编京剧《齐白石》从齐白石1920年代“衰年变法”切入,以京剧的表现手法勾勒齐白石艺术创作上这一承前启后的重要转折时期。此次演出,艺术化地再现历史,将京剧与国画两大国粹艺术加以融合,有着深远的文化意义和独特的文化价值。

穿越天山山脉,行驶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和田玉龙号”列车像一条绿色“长龙”穿行在戈壁大漠,将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与和田玉的故乡紧密相连,被沿线南疆群众称为“金火车”。

剧情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在新疆和田县驻村领队扶贫6年的铁路干部赵承忠,因患甲状腺癌要回乌鲁木齐就医,旅途过程中不仅与车长古丽娅商议开通“农副产品小程序”上线事宜,也遇见旅途中发生的一些暖心的小事。

这是一部书写新时代在党的引领下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激发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通过艺术形式传递新疆人民对铁路建设者、铁路人的敬意,表达“各族人民心向党、共建美好新时代”的昂扬心声。

改编自法国作曲大师比才同名歌剧,取材于法国作家梅里美的同名经典名作。讲述了一位任性又迷人、天真又直率的吉普赛女郎——卡门,与士兵唐•何塞、斗牛士埃斯卡米洛之间爱恨纠葛的凄美爱情故事。

全剧共四幕十景,以忠于原著为特色,剧情丰满、人物众多、跌宕起伏,结合弗拉门戈与现代舞之美,融入音乐与戏剧的经典碰撞,将鲜活奔放、与四溢的吉普赛女郎带到观众面前。

西班牙马德里弗拉门戈舞团享誉世界舞坛,荟萃弗拉门戈大师级精英舞者,是皇家唯一的御用班底,常年随王室出访国外进行交流表演,该团被誉为舞蹈界的五大奇迹之一,至今拥有600多部保留剧目。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四张机是辩理,春逝是践行,双枰记是论情,对称性破缺是读史。无理无为,薄情寡恩,忘记来时路的人又如何算人,又如何三人成众,又如何野火不尽、月色奔流?‘文章气节少年人。’这怎么能是无用呢?”——观众

如今国家大剧院话剧《简·爱》再次唯美归来。朱杰、濮存昕再次搭档,以深情的舞台表演为这部经典带来了全新生命力。

“《简·爱》十年历程走过来,每一轮复排,都不是简单的重复,舞台艺术作品是可以做到常演常新的,演员每次演出都会融入新的理解与感悟,会更加丰富自己的角色。也期待下一个十年,让《简·爱》位列在国家大剧院的经典戏剧长廊中,一如既往地保持它的艺术品质。”

“《简·爱》这台标志性的驻院剧目, 难得甘醇,难得温暖,难得幽静,难得有张力却又不盲目发力。在我看来,喻荣军和王晓鹰的编导配置,不仅仅是强强联合这么简单,而是当下中国话剧界在各自领域阐释《简·爱》的不二人选。事实也是如此:编剧和导演有思想,整台戏就会有主张。”

由荣获第十七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奖”主角奖、国家一级演员杨溢,与荣获第十五届“佐临话剧艺术奖”最佳女主角奖、国家一级演员谢承颖领街主演,强强联手,力求将这个作品完美呈现在观众面前。

单立人喜剧2017年成立至今,推出《谐星聊天会》《无聊斋》等播客产品,也是《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首席内容战略合作伙伴。线下演出方面,也以提供优质喜剧内容为出发点,成功制作喜剧演出场次1000+,获得票房、口碑双丰收。全国有近30个城市的数十万观众在现场感受到了单口喜剧、sketch、漫才、即兴喜剧、默剧等诸多喜剧艺术形式的魅力。

沉浸式戏剧演出中,观众不再只是被动的旁观者,而是可以参与其中、与演员互动。观众可以感受到情节的紧张、角色的情感,甚至可以影响故事的发展走向。这种沉浸式的参与让人们在戏剧中获得了更深层次的情感共鸣,留下难忘的体验。

沉浸式戏剧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新生迭代,惊悚悬疑、犯罪推理、爆笑喜剧、歌舞秀等形式多样的沉浸式演出,吸引到无数的年轻观众到场打卡。

开心麻花环境式悬疑音乐剧《迷雾山庄》,曾在大麦演出榜“北京音乐剧高分榜”位列第一,正在77剧场火热上演。

开心麻花首部惊悚爆笑戏剧《开心聊斋·三生沉浸版》在A33剧场长期驻演。“人间说鬼话,地狱讲公平”,身临其境感受“地府”氛围。

12月13-17日,环境式悬疑剧场《朱莉小姐》、开心麻花酒馆秀《芝加哥之夜》分别在繁星戏剧村、Stage·One(望京店)演出。

“错乱拧巴的人物身份,微妙难言的情感关系,猝不及防的谎言开端,防不胜防的故事结局。”百老汇经典喜剧《爆笑晚宴》沉浸归来!在META CLUB 沉浸式剧场长期驻演。

刘伯骏(1921-2023)师从潘天寿、吴茀之、林风眠、李可染、诸乐三等先生,系统研习写意花鸟画,精研指画、彩墨。他的色彩既有中国古典“随类赋彩”的天真烂漫的象之本色,又有从林风眠而来的吸收西方现代派色彩表现性的主观情感表达。他还挖掘向日葵、鸡冠花、美人蕉、牡丹绘画,形成别具一格的“平民花中四骄子”题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