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1日

京剧舞台上的“车、马、舟、轿”

作者 admin

戏曲是我国传统艺术瑰宝,表演形式载歌载舞,有文有武,且说且唱,集“唱、念、作、打”于一体,在世界戏剧中独树一帜。戏台上道具简约,往往以少见多,以简代繁,有时一根马鞭即是一匹良驹,一桌二椅场景千变万化,深得中华传统美学精髓。戏曲声情并茂,气韵生动,手眼身步,各有门道,器乐多样,切末(指戏曲舞台上所用的简单布景和道具)讲究,实将多种艺术熔于一炉,文化内涵深厚。让我们透过戏台帷幕,一睹丰富而有趣的戏苑知识吧。

京剧舞台上的人物出行,离不开车、马、舟、轿,而京剧除了“有声皆歌,无动不舞”之外,传统上还“不许写实,不许真器物上台”,所以演出时不是把生活中用来代步的交通用具真的搬上舞台,并非真坐车、骑马、驾舟、乘轿,而是将车、马、舟、轿归为切末,高度提炼,借以虚拟、指代,达到约定俗成的假定性,并辅助演员的程式表演,创造出独特的舞台空间。

京剧舞台上的车,以两面画有或绣有车轮图案的方形黄巾旗代表。通常由龙套演员扮演车夫(有男有女),手持穿有木杆的车旗,坐车人站立两面车旗之间,手扶车旗,推车人、坐车人行进步法一致,表演配合密切。坐车的多为女子,但男子如诸葛亮、姜子牙也坐车,可见于《天水关》《渭水河》等剧。乘车者可为一人,也可为两人,如夫妇、母女、等。人物身份不同,车的形制也有所不同,比如《打龙袍》中李后所乘之车,车前有龙头装饰,车后跟随黄罗伞,不同于一般车辆,是为凤辇。此外,车旗的使用还有不少变化。《恶虎村》中李堃和四镖客上场,两面车旗前端并在一起,代表满载货物的镖车;《响马传》中派邓芳、徐亮押解皇纲,十六面车旗代表十六万饷银;《长坂坡》中两面车旗覆盖在“倒椅”两侧,表示甘夫人、糜夫人野外露宿,在车中睡觉;《挑滑车》中金兵不断从山口高处推下铁滑车,高宠连挑铁滑车,推车、挑车,演员们的身段表演相互配合,角色性格也充分凸显。当然,有的车不仅以车旗代表,比如姜子牙坐的文王车驾,乃由桌椅搭高台,车夫执车旗站立高台椅子之后,姜子牙上车是真正的“登车”,其“高大上”还在于文王亲自为他拉车。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龙凤呈祥·回荆州》中孙尚香所乘之车,“马力”强劲,能与刘备、赵云的战马并驾齐驱而不落后,孙尚香和车夫“跑车”及舞台调度上的“三插花”也十分精彩。

京剧舞台上的马,以马鞭代表。马鞭由藤条制成,其装饰,从两撮红羽缨到加缨穗,加绒球,加五色丝线,越来越美观,且有不少讲究。比如项羽的乌骓马用黑色,关羽的赤兔马用红色,赵云的白龙马用白色,秦琼的黄骠马用,穆桂英的桃花马用粉色,宝马、御马还系绸制彩球。骑马的各种动作,如上马、下马、疾驰、缓行,策马、勒马、牵马、系马,甚至马失前蹄、坠落马下、马儿嘶鸣都有特定的表演,马鞭的持、扬、收、放等姿势也有规制,颇具代表性的程式动作——“趟马”,不妨说就是一整套“马术”舞蹈。有行家称,论趟马出色,裘盛戎的《连环套》、周信芳的《斩经堂》、盖叫天的《贺天保》、高盛麟的《四杰村》,都可占据一席之地。舞台上有单人趟马、双人趟马,还有多人趟马,总之,武将驱驰的战场和好汉游荡的江湖都是马鞭飞扬的地方。除了骑马者,舞台上吸睛的还有马童,其表演技巧侧重翻腾跌扑,虽是配角,但《汉津口》《古城会》中关羽的马童、《昭君出塞》中王昭君的马童,都是京剧舞台上数得上名号、极显功力的马童。除了以马鞭代马,富连成科班演出《请清兵》时曾出现台上24人跑竹马,竹马是前后两半的竹马切末,一作马头,一作马尾,分别绑在演员腰间,外面蒙布。张君秋演出《汉明妃》时,也曾借戏剧学校的学生32人跑竹马,满台驰骋,有气势有噱头,其身段表演与使用马鞭不同。

京剧舞台上的舟,多以桨代表。桨为木制,分男用、女用,前者较短,后者较长且有绘饰。江河湖海水上行,驾船的人需要用一支桨表现解缆、开船、划船、停船的动作,表现遭遇风雨以及行船在静水、湍流、激浪中的不同情形,而船上所有人都需要配合进行相应的身段表演,比如上下船,行船期间的起伏和摇晃,调头转向的挪移和倾斜等,从整体上进一步渲染环境。观众比较熟悉的舟中戏,如《秋江》老艄公与陈妙常的以舟追舟,《打渔杀家》萧恩、萧桂英父女的双桨行舟捕鱼,《白蛇传》游湖时许仙、白娘子、小青的三人同舟等,都以细腻入微的动态表演、相映成趣的舞蹈身段而为人津津乐道。船上故事的表现手法多种多样。比如《九江口》演绎张定边救驾,500军士和一众战船,以八人八桨借代,老英雄除单人表演外,还与众军士的合桨配合,以桨为兵器与敌兵对打,威武而场面热烈;《群英会》演述草船借箭,场上却并不见战船和众军士,只在舞台内侧斜放装束整齐的兵装草人,外侧斜放一桌二椅,演诸葛亮与鲁肃在指挥船坐饮,两人左右各有一船夫划桨,配合角色唱念,便把这一经典场景展现出来,舞台调度与角色心理上举重若轻的松弛感相得益彰。昆曲舞台上曾以桌椅组合模拟船,比如用一桌一椅,桌前放撑船竿;用两椅横放,椅背相对,上面放置一旗作为船舱。也有的用桌椅拟船与桨、橹、渔篮搭配,营造船家氛围。

京剧舞台上的轿,有的以轿帐代表,有的以演员的“无实物表演”呈现。用轿帐,通常由轿夫手持轿杆。轿帐有大小之分,小帐子一人手持,形制较小;大帐子二人共持,形制较大,帐帘为双撩。大小轿子同场,贫富立现的莫过于《锁麟囊》中薛湘灵与赵守贞出嫁路遇:小帐子陈旧简朴,颜色“红不红,黄不黄”,大帐子鲜亮奢华,大红打底,金绣龙凤。春秋亭避雨,薛女、赵女各自坐在帐中,富贵逼人和贫苦寒酸的对比,一目了然。不用轿帐,以身段表演展现无形之轿更为多见。上轿时,吩咐顺轿、摆轿,乘轿人迈过轿杆,俯身入轿,退步坐定,侍从作势放下轿帘。行进时,侍从皆在前,乘轿人在后。下轿时,吩咐停轿,侍从作势掀起轿帘,乘轿人起坐前行,躬身出轿,跨过轿杆。除了一般性坐轿程式外,《春草闯堂》中知府胡进和相府丫鬟春草先后坐轿的一段表演,别具特色,可能是受地方戏表演的影响,坐轿细节和行进过程刻画真切。丑扮胡进,坐轿赶路,心中急切,但为了等候刻意磨蹭的春草,只能慢行。官轿是他常坐的,所以胡进步法悠闲,表情滑稽。后来春草赌气快走,胡进和轿夫急行追赶,步法凌乱,让胡进跌出轿外。花旦扮春草,借口不能走路以拖延时间,胡进让她换乘官轿。春草偶坐官轿,所以开始时有些紧张,手脚颇不自在,后来心事开解,放松下来,行路中上坡、下坡的特定表演和手法、步法变化多样。总之,无论是胡进还是春草,乘轿人的表演与剧情、行当、角色心理相适应,都生动喜人。

以上所说车、马、舟、轿,其实并不能概括京剧舞台上全部的交通用具,以马为例,除了马,剧中人还有骑驴的,比如《探亲家》的乡下妈妈胡氏。最擅演《探亲家》的名丑刘赶三,甚至养了一头黑驴,陪伴他演出,还曾进宫应差。骑真驴上台,可谓别出心裁,真驴日常经过特殊训练,在台上也不惧怕锣鼓喧阗。据说刘赶三演出《变羊计》还用过真羊,看来一个优秀的伶人还必须是一个成功的饲养员。近代以来,不仅真驴、真牛、真马、真骆驼曾上过舞台,真洋车、真自行车、真汽车、真火车等也都被搬上过舞台,有的当然是为吸引眼球,有的则是剧情需要、舞美设计理念和审美变化所致,也有的是经过精细研究,创造出耳目一新的身段动作,比如《骆驼祥子》里祥子的洋车舞,在程式创新的探索上有一定贡献。

如果把车、马、舟、轿看作人世间的交通用具,那么神仙、鬼怪是否也有交通用具?有的。我们都知道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可见他是不要交通用具的,不过敷演《西游记》故事的清宫大戏《升平宝筏》剧本中,描述观音菩萨的变化,称其时而“骑白鹤切末”绕场,时而“骑异兽切末”绕场,白鹤、异兽都是坐骑,也就是交通用具。京剧里虽然没有见到阎王、判官有车驾,但是《钟馗嫁妹》里的钟馗是骑驴的,跟随他的五小鬼中有一个即是驴夫鬼,由武丑扮演,为钟馗牵驴,在台上翻跳,与钟馗有身段配合。还有一种说法,认为云帚也属于交通用具,为神怪用以腾云驾雾,比如《洛神》之洛神所用,《白蛇传》盗草之白素贞所用。

京剧舞台上的车、马、舟、轿集合了无数伶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不止京昆,在地方戏中,交通用具也丰富多彩,表演上更加自由,如楚剧《推车赶会》,上场的是独轮车,演员为两男一女,推车、拉车、坐车,三人配合,载歌载舞。高甲戏女丑“跑驴”,还成为该剧种行当流派艺术的表演核心。可以说,交通用具等切末及与之关联的表演技艺都是戏曲艺术精华的一部分。 (作者:张静,系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研究员)

人民日报社概况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数据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保护联系我们

人 民 网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