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9月29日

京剧《安居平五路》剧本唱词

作者 admin

京剧《安居平五路》剧本唱词

角色

诸葛亮:老生
刘禅:小生
邓芝:老生
孙权:净

剧情

刘备新丧,曹丕乘机以五路兵马侵蜀。诸葛亮设计退敌,并遣邓芝为使赴东吴修和。孙权设油鼎以待邓芝,邓芝见权后,以利害说之,孙权深服,遣使同邓芝去蜀修好。

京剧《安居平五路》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蛮兵同上,同站斜一字。孟获上,趟马。四蛮兵同挖门。)
孟获(唱)执掌西南多潇洒, 

银坑洞中是我家。

(白)某,银坑洞主孟获是也。坐镇西南七十二洞,倒也逍遥自在。今日天气清和,带领人马在山后操演。操演已毕,不免回洞去者!

(唱)某家生来威风大,

七十二洞尊重咱。

积草屯粮养兵马,

若遇机会夺中华。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贾诩、辛毗、曹真、司马懿同上。)
贾诩(念)自古良禽择木栖,

辛毗(念)如今喜得拜丹墀。

曹真(念)男儿须挂封侯印,

司马懿(念)正是英雄得志时。

贾诩(白)贾诩。

辛毗(白)辛毗。

曹真(白)曹真。

司马懿(白)司马懿。

贾诩(白)诸位大人请了!

辛毗、
曹真、
司马懿(同白)请了!

贾诩(白)今日早朝,万岁升殿,必有军情议论。

辛毗、
曹真、
司马懿(同白)大家分班伺候。

(〖吹打〗。四太监、大太监、曹丕同上。)
曹丕(引子)驾坐朝阁,承父业,重整山河。

(念)献帝无福民不安,人心归朕乐尧天。上苍若肯遂孤愿,扫平东吴灭西川。

(白)孤,曹丕。国号黄初在位。蒙众卿忠勇,扶孤继位,更改国号,深感上苍福佑。闻得刘备兵伐东吴,中了陆逊火攻之计,败入白帝城,气愤身亡。朕闻此信,心无忧矣。此番攻取西川,必获全胜。

众卿!

贾诩、
辛毗、
曹真、
司马懿(同白)万岁!

曹丕(白)刘备新亡,乘他国中无主,人心未定,攻取西川,必然唾手而得。

贾诩(白)臣、贾诩有本启奏。

曹丕(白)奏来。

贾诩(白)臣想刘备虽亡,必托孤于诸葛亮。那孔明感刘备知遇之恩,必要尽心竭力扶持嗣主。陛下不可轻伐。

司马懿(白)臣、司马懿有本启奏。

曹丕(白)奏来!

司马懿(白)西蜀新败,休容他养成锐气,若不乘此发兵,等待何时!

曹丕(白)卿家所奏,正合孤意。当用何计?

司马懿(白)若用中原之兵,恐难取胜。须用五路大兵,四面攻打,叫那诸葛亮首尾不能相顾,我军必胜也。

曹丕(白)哪五路呢?

司马懿(白)可修国书,差使臣去到鲜卑国,见那国王轲比能,贿以金帛,令起羌兵十万,攻打西平关,此一路也。

曹丕(白)二路呢?

司马懿(白)差人直入蛮洞,买通蛮主孟获,令起蛮兵十万,攻打益州、永昌、牂牁、越雋四郡,此二路也。

曹丕(白)三路呢?

司马懿(白)再遣能言使臣入吴和好,许以割地为约,令孙权起吴兵十万,入峡口、取涪城,此三路也。

曹丕(白)四路呢?

司马懿(白)即调孟达起上庸大兵十万,攻打汉中,此四路也。

曹丕(白)那五路呢?

司马懿(白)就命曹真起中原大兵十万,攻取阳平关,此五路也。共起大兵五十万,并力攻取西川。那孔明纵有吕望之才,难逃此五路雄兵也。

曹丕(白)此本奏之有理,孤王依计而行。

曹真听旨!

曹真(白)万岁!

曹丕(白)卿领大兵十万,攻取阳平关,得胜回来,另加升赏。

曹真(白)领旨!

(念)金殿领君命,校场点雄兵。

(曹真下。)
曹丕(白)退班!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青袍、二小军抬箱笼引差官同上。)
差官(白)吾乃魏主驾下差官是也。今奉我主之命,押解礼物,去到鲜卑国聘请国王轲比能,令起羌兵十万,攻打西平关。身奉君命,不敢怠慢。

军士们!

四青袍、
二小军(同白)有!

差官(白)速速趱行!

四青袍、
二小军(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报子甲、
报子乙、
报子丙、
报子丁(内同白)马来。

(四报子自两边分上。)
报子甲(豹子令)纷纷羽书似雪片,

腾腾报马如闪电。

报子甲、
报子乙(同豹子令)日夜不辞身辛苦,

报子丙、
报子丁(同豹子令)驰驱来到辕门前,

报子甲、
报子乙、
报子丙、
报子丁(同合头)奈丞相连朝不见音信传。

(同白)我等乃各路探子是也。

报子甲(白)近日探知魏王起五路大兵,来取西川,倘若五路边关失守,如何是好?

报子乙(白)事在燃眉,不得迟延,你我去报当地衙门,请他转达圣听;我料万岁一闻此信,自必发兵救援。

报子甲、
报子丙、
报子丁(同白)言之有理,就此分往各衙门报信去者!

(四报子同下。)
【第五场】
(四文堂、中军、孟达同上。)
孟达(引子)只为一着错,满盘棋尽输。

(念)昔事蜀君今事魏,俱是三呼称万岁。叹想原郡故乡土,谁到坟前化纸灰。

(白)俺,孟达。昔在汉中称臣,后来弃蜀投魏,魏王命俺镇守上庸等处。日前圣旨到来,命俺起兵十万,攻取汉中。我想永安宫乃李严镇守,我若攻打,有碍生死之交;如不攻打,有恐魏王见疑,好不两难人也!

(旗牌上。)
旗牌(念)四季关银饷,一年走慌忙。

(白)来此已是营门。

有人么?

中军(白)什么人?

旗牌(白)永安宫李严差人下书。

中军(白)候着。

启禀帅爷:永安宫李严差人下书。

孟达(白)传他进账。

中军(白)是。

下书人,里面传。小心了!

旗牌(白)是。

下书人叩头。

孟达(白)你奉何人所差?

旗牌(白)奉永安宫李老爷所差。有书信呈上。

孟达(白)后营用饭。

旗牌(白)多谢帅爷!

(旗牌下。)
孟达(白)待我看来。

(〖牌子〗。孟达看书信。)
孟达(白)传下书人!

中军(白)传下书人!

(旗牌上。)
旗牌(念)后营用,帐下听回音。

(白)谢帅爷的酒饭。

孟达(白)回复你家老爷,修书不及,照书行事。

旗牌(白)是,小人记下了。

(旗牌下。)
孟达(白)我正犹疑之间,李严有书到来,我岂能忘了生死之交,不免假装重病。

中军,传令下去:就说你老爷偶得重病,甚是沉重,暂将人马撤回,另听调用。

中军(白)得令。

下面听者:元帅偶得重病,暂将人马撤回,再听调用!

众将士(内同白)啊!

孟达(念)谁人不思故乡土,洛阳虽好不如家。

(白)哎哟,哎哟哟!好不痛死人也!

(二文堂搀孟达同下。)
中军(白)掩门。

(二文堂、中军同下。)
【第六场】
(〖牌子〗。四文堂、四下手、陆逊同上。)
陆逊(白)俺,东吴水军都督陆逊。今有北魏曹丕五路攻川,许以割地为约,令起大兵十万,出峡口攻打涪城。吾想吴、魏皆非诸葛之敌手,万难取胜,是我奏明主公,用两全之计,虚作人情,兵扎三江口,坐观胜败,就中取事。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下手(同白)有!

陆逊(白)三江口去者!

四文堂、
四下手(同白)啊!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四文堂、
四下手(同白)来到三江口!

陆逊(白)安营扎寨!

四文堂、
四下手(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太监、大太监、刘禅同上。)
刘禅(唱)先皇爷白帝城晏了圣驾,

多亏了老相父扶保邦家。

文治内武镇外太平天下,

民丰富国殷实同享荣华。

(董允、杜琼同上。)
董允(唱)曹丕无故兴人马,

杜琼(唱)忙上金殿奏根芽。

董允、
杜琼(同白)臣等见驾,我主万岁!

刘禅(白)二卿平身。

董允、
杜琼(同白)万万岁!

刘禅(白)上殿有何本奏?

董允(白)臣启万岁:今有曹丕结连东吴与羌兵蛮将,兵分五路,攻打西蜀,请主定夺!

刘禅(白)有这等事!

内侍!

大太监(白)有!

刘禅(白)命你去至相府,传孤旨意,召请相父诸葛亮速速入朝,说寡人当殿立等!

大太监(白)领旨。

(念)口衔君王命,召请辅国臣。

(大太监下。)
刘禅(白)想那曹丕闻父皇殡天,有意欺我也!

(唱)望着洛阳心头憾,

恼恨曹丕小儿男。

篡位臭名万难免,

尔不久现报在眼前。

(大太监上。)
大太监(唱)人言君命无敢慢,

岂知将令更森严。

(白)启万岁:奴婢奉旨去召丞相,相府门官说道,丞相染病,未便应召,特来缴旨。

刘禅(白)军务紧急,这便如何是好?

董允、
杜琼(同白)陛下勿忧,待臣等亲到相府,将此五路入寇之事禀知,料丞相必有一番调度。

刘禅(白)事在燃眉,迟缓不得,就烦二卿代朕多多致意,请丞相早早退贼为要!

董允、
杜琼(同白)领旨!

董允(唱)那曹丕谋篡了汉家天下,

杜琼(唱)今又想兴兵将扰我邦家。

(董允、杜琼同下。)
刘禅(唱)为王我掌西蜀尚未坐稳,

那曹丕无故的又要兴兵。

内侍臣摆御驾后宫来进,

奏明了我母后紧急事情。

(众人同下。)
【第八场】
(门官上。)
门官(唱)丞相钧命挡众驾,

府门禁地免喧哗。

(四青袍、董允、杜琼同上。)
董允(唱)军务紧急无定准,

杜琼(唱)奉命来问智谋人。

(四青袍同下。)
董允、
杜琼(同白)来到相府。

尊官请了!

门官(白)原来是二位大人到此。请坐!

董允、
杜琼(同白)有坐。

门官(白)二位大人到此何事?

董允、
杜琼(同白)奉了圣命,求见丞相,有大事相商。

门官(白)我家丞相染病在床,须要静养,外人免见。

(念)门外高挂止步牌,一切杂务休禀来。

董允、
杜琼(同白)丞相近日起居如何?饮食可有增减?

门官(白)小官也曾打听明白。

(念)起居安适不曾衰,肥肉三餐不吃斋。

董允、
杜琼(同白)既然身健食壮,为何不理国事?

门官(白)小官想来,我家相爷是害心病!

董允、
杜琼(同白)害什么心病?

门官(白)二位大人,从来出入将相之家,不是歌童舞女成群,便是娇妻美妾无数;可怜我家相爷,喏喏喏,就是一位黄夫人,心性虽有姜嫄之德,其貌却如无盐之丑,叫我家相爷如何耐得住呢!

董允、
杜琼(同白)胡说!

门官(白)事情想来如此,不是小官妄说。

董允、
杜琼(同白)你可进去通报,就说我二人一来问候金安,二来还有大事面禀。

门官(白)相爷数日前传谕:所有大小官员,不得闯入禀事。方才圣命来召,尚还辞去,何况大人乎!

董允(白)你不知目下曹丕令五路大兵入寇西川,丞相若推病不出,岂不是误了国家大事!

杜琼(白)我等也是奉圣命而来,定要请见。

门官(白)待小官冒昧传禀便了。

(门官下。)
杜琼(白)大人,丞相果然有病还则罢了,不然,有负先帝托孤之言也!

董允(念)莫非有意效伊尹,规劝太甲入洞庭?

杜琼(念)今上虽懦无废政,何可作得那章程!

(门官上。)
门官(白)回禀二位大人:丞相说知道了,请二位不必进见,有什么国家大事,待病体稍愈,改日自出都堂会议。请二位大人回去吧。

(四青袍同上。)
董允(唱)老丞相竟不把国家惦念,

(四青袍同下,门官关门下。)
杜琼(唱)辜负了先帝爷托孤之言。

(董允、杜琼同下。)
【第九场】
(四宫女、吴后同上。)
吴后(唱)叹先王开基业心机用坏,

在桃园曾结义汉室重开。

对苍天发誓愿一再三再,

一人死三人亡神目鉴哉。

都只为荆州城未分地界,

因此上与东吴结下仇来。

实可叹关二弟在吴遇害,

先帝爷要报仇亲把兵排。

(白)哀家,吴后。先王刘备。太子刘禅,乃先后糜氏所生。只为先帝伐吴,在白帝城殡天。多亏相父保定皇儿安坐西川,军民俱服。思想先王一世劳碌,好不伤感人也!

(四太监、大太监、刘禅同上。)
刘禅(唱)外寇侵偏偏的丞相有病,

我只得见母后陈说共情。

(白)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吴后(白)皇儿平身。

刘禅(白)千千岁!

吴后(白)赐坐。

刘禅(白)谢坐。唉。

吴后(白)皇儿如此长叹,为了何事呀?

刘禅(白)启母后:大事不好了!

吴后(白)有何大事,如此惊慌?

刘禅(白)曹丕发动大兵五十万,兵分五路攻打西川,怎不叫人惊怕!

吴后(白)众文武就无退兵之策了么?

刘禅(白)文武虽多,惶惶无策。

吴后(白)诸葛丞相必有退兵之计,何不召来一问?

刘禅(白)母后有所不知。儿也曾宣召,怎奈他有病在床,不容人见,儿又命董允、杜琼同道相府问计,亦未见回奏。

吴后(白)哦!

(唱)闻言使人动无名,

难道诸葛昧了心?

他要效曹瞒那行径,

(白)天哪!

(唱)我孤儿寡母怎退兵!

(董允、杜琼同上。)
董允(唱)脚步踉跄走御道,

杜琼(唱)气喘吁吁似油浇。

董允(唱)丞相忠心改变了,

杜琼(唱)托孤之言抛九霄。

董允、
杜琼(同白)原来老承奉在此!烦劳转奏:董允、杜琼前来交旨。

大太监(白)二位大人回来了?

董允、
杜琼(同白)回来了。

大太监(白)万岁在延寿宫与国太等候回奏,待咱家与你二位请驾。

董允、
杜琼(同白)有劳老承奉。

大太监(白)启万岁:董允、杜琼宫门候旨。

刘禅(白)小王问明,回奏母后。

吴后(白)董允、杜琼乃旧日老臣,国事紧急,暂止肃避之条。宣进延寿宫,前来面奏,何必去问!

刘禅(白)母后之言甚是。

内侍,宣董允、杜琼进宫。

大太监(白)董允、杜琼进宫啊!

董允、
杜琼(同白)领旨!臣、(董允)(杜琼)参见国太,愿国太千岁!

吴后(白)二卿平身。

董允、
杜琼(同白)千千岁!

吴后(白)二卿同到相府求计,丞相有何良策?

董允、
杜琼(同白)臣启国太:丞相推病在府,不容臣等相见,特来回奏。

刘禅(白)哎呀母后哇!丞相以病为辞,并不入朝理事,又无良策,待儿臣我死了吧!

吴后(白)哎呀皇儿呀!休得如此,如今那孔明不上朝理事,我倒明白了。

刘禅(白)明白何来?

吴后(白)想你父临终之时,曾嘱托于他,言道:吾儿当辅则辅,如其不然,叫他自立为君。他今不设计谋,托病不出,看此光景,定因你父前言,怀有异志。也罢!我当亲身往见,叫他同进太庙,对先王御影问之便了!速速起驾!

董允、
杜琼(同白)太后不可轻往。料丞相不出府门,必有奇谋。依臣等之见,可请万岁御驾亲往,如若怠慢,再请国太宣召丞相入太庙可也!

刘禅(白)二卿奏之有理,不知母后圣意如何?

吴后(白)好,既然如此,二卿随驾速往。候听回奏。

董允、
杜琼(同白)领旨!

吴后(白)皇儿呀!

(唱)皇儿亲去见孔明,

必须要低心下气探真情。

他若不失君臣体,

定有奇谋退曹兵。

若是他仍然抗君命,

定然是谋反已露形。

那时节我将太庙进,

好对着先王斩叛臣。

嘱咐你言语须谨慎,

(吴后下,四宫女同随下。)
刘禅(白)起驾相府去者!

大太监(白)起驾相府哇!

刘禅(唱)祸福安危在此行。

军民仰赖惟师尹,

若怀异志国必倾。

暗祝先皇与列圣,

阴灵护持我嗣君。

(门官自下场门上。)
门官(白)小臣接驾!

刘禅(白)丞相今在何处?

门官(白)臣实不知。丞相钧命,叫百官勿得闯入。

刘禅(白)起来。

门官(白)谢万岁!

刘禅(白)众臣门外伺候,勿得喧哗。

董允、
杜琼(同白)领旨!

(四太监、董允、杜琼同下。)
刘禅(白)门官,引朕内室去者!

门官(白)领旨!

刘禅(白)带路!

(唱)弃乘舆进相府自度自问,

(门官、大太监、刘禅同进头门。)
刘禅(唱)将相家比内廷严肃十分。

常闻道我文帝劳军亲幸,

(门官、大太监、刘禅同进二门。)
刘禅(唱)到柳营不由得按辔徐行。

门官(白)已是三重门了,小官不敢闯入,请万岁爷御驾进幸。

(门官下。)
刘禅(白)内侍带路!

(唱)我父皇在茅庐三次顾请,

不料我今日也三进其门。

遵慈命收敛这皇王心性,

放出那卑躬礼请出贤臣。

(刘禅、大太监同下。)
【第十场】
(诸葛亮持竹杖上。)
诸葛亮(二黄三眼板)报国恩报不尽皇恩深大,

扭人心扭不过定数无差。

恨曹丕受禅台威逼圣驾,

臣欺君终有日报应相加。

我本当去问罪发动人马,

怎奈我兵新败怎能去杀!

哭献帝恸先王淋漓泪洒,

好叫我肝胆碎心乱如麻。

(大太监、刘禅同上。)
刘禅(唱)入相府穿厅厦肃静幽雅,

过几层曲弯处景色堪夸。

进花园见相父垂钓潇洒,

孤这里走近前细细看他。

诸葛亮(二黄慢板)汉高祖灭秦楚帝业创下,

二百年孝平帝丧了邦家。

光武兴白水村重整人马,

访邓禹收岑彭到处争伐,

诛苏献剐王莽神愁鬼怕,

洛阳城修宫殿一统中华。

东西汉四百载江河日下,

献帝爷坐江山盗贼如麻。

十常侍贼董卓朝堂独霸,

黄巾贼曾叛乱地陷天塌。

连环计刺董卓长安,

灭余党曹瞒贼把主欺压。

今曹丕篡汉位人人怒发,

先皇爷恨贼子咬碎齿牙。

在白帝受血诏遗言留下,

灭魏贼报国仇整理中华。

受君托臣须要扶定大厦,

保幼主安民心停止争伐。

(大太监下。诸葛亮观鱼指点。)
诸葛亮(唱)这鱼儿比陆逊行兵诡诈,

有此计无能人怎能退他!

刘禅(白)相父可安乐否?

诸葛亮(白)哎呀,臣罪该万死!

(诸葛亮跪。)
诸葛亮(唱)见万岁驾到此急忙跪下,

刘禅(白)相父平身。

(唱)相父病孤亲临来看卿家。

诸葛亮(白)请圣驾稍待,容臣,内堂参驾。

(诸葛亮下。)
刘禅(白)看相父如此潇洒,想是胸有成竹也。

(唱)见相父观鱼跃垂钓潇洒,

莫非是他胸中早有安插?

这件事好叫我放心不下,

候相父出堂来细问根芽。

(诸葛亮上。)
诸葛亮(唱)请万岁进内堂老臣参驾,

(刘禅、诸葛亮同进内堂。)
诸葛亮(唱)圣驾到臣门第蓬荜生花。

(白)万岁驾到,未曾远迎,罪该万死,望主恕罪!

刘禅(白)相父平身。

诸葛亮(白)万万岁!

刘禅(白)赐坐。

诸葛亮(白)谢坐。

刘禅(白)孤闻听相父身体不爽,放心不下,特来探病。

诸葛亮(白)老臣有何德能,敢劳圣驾宠临!

刘禅(白)孤一来探病,二来与相父商议军国大事。

诸葛亮(白)但不知所议何事?

刘禅(白)今有曹丕兵发五路,攻取西川,相父有病,不能出府理事,是孤放心不下,故尔前来商议退敌之策。

诸葛亮(白)臣启陛下:曹丕兵发五路,攻取西川而来,老臣安敢坐视不理!若用成都人马,黎民震动,不能安稳,机关泄露,大势去矣!臣已用计退去四路,今只有东吴一路,臣之观鱼,正为此事踌躇也!

刘禅(白)呀!

(唱)听一言来才知情,

老丞相果称得妙算如神。

开言便把相父问,

怎样退贼说分明?

诸葛亮(白)容奏!

(唱)鲜卑王轲比能武艺颇胜,

带领着兵十万来犯西平。

臣也曾命马超前去平定,

那羌兵见马超必然退兵。

他祖居西凉地声名远震,

那羌人称他是神威将军。

不用战管叫他东逃西奔,

此一路请陛下但放龙心、臣料定大功必成。

刘禅(唱)老相父讲兵法胸藏妙论,

常言道运筹帷幄是能臣。

南路有那孟获兵犯四郡,

但不知老相父怎样退兵?

诸葛亮(唱)孟获虽骁勇疑心太甚,

使魏延左出右进、右进左出叫他疑心。

统兵将必然是不敢前进,

出奇兵杀他个片甲不存。

刘禅(白)此二路不足为虑?

诸葛亮(白)是。

刘禅(白)还有曹真攻打阳平关甚紧,相父怎样退贼?

诸葛亮(白)容奏!

(唱)阳平关并非是用武之地,

山路崎岖粮草难行。

遣赵云统雄师把守关津,

密调那关兴、张苞暗地接应。

那曹真果然是前来攻打,

若交锋杀他个片甲不存。

刘禅(唱)恨孟达大不该把逆贼归顺,

他深知我西蜀地理真情。

倘若是领兵马西川来进,

杀我个措手不及军民吃惊。

(白)那上庸孟达深知西蜀地理,当用何人去退呢?

诸葛亮(白)臣启陛下:想那孟达,与我朝李严乃是生死之交,臣套写李严假信一封,命人送到孟达营中,孟达见了此信必然装病而回;况且孟达非李严对手,臣回成都留李严镇守永安宫正为此故。四路之兵,圣上万勿忧心。东吴孙权与我国久有和好之意,若遣一能言之人,前去顺说于他,必然罢兵。

刘禅(白)听相父之言,这五路大兵不日全退了?

诸葛亮(白)然也。

刘禅(白)哎呀呀,相父真有神鬼莫测之机,移星换斗之智,使寡人万虑皆释矣!

诸葛亮(白)陛下既释疑怀,请圣驾快快回宫,奏知太后要紧。

刘禅(白)既有如此万全之计,何必这等着忙,定要奏知太后呢?

诸葛亮(白)不是呀,陛下若不即早回奏,诚恐太后在太庙召臣,那时叫老臣何以担当得起!

刘禅(白)此话相父何以知之?

诸葛亮(笑)哈哈哈……

(白)臣不过推情度理。

刘禅(白)哎呀呀,羞煞人也!

(大太监暗上。)
刘禅(白)内侍,吩咐外厢伺候!

大太监(白)领旨!

刘禅(白)相父哇!

(唱)老相父设奇谋令人钦敬,

果不愧调和鼎鼐臣。

诸葛亮(白)陛下呀!

(唱)鞠躬尽瘁臣之份,

怎忘先帝重托恩。

(诸葛亮、刘禅、大太监自两边分下。)
【第十一场】
(四蛮女、祝融夫人同上。〖点绛唇〗。)
祝融夫人(念)自幼生长在南方,喜读战策演刀枪。上阵能斩千员将,谁人敢犯我边疆。

(白)咱家、乃孟获之妻祝融夫人是也。只因中原曹丕兵发五路,攻取西蜀,遣使臣前来聘请咱家大王,起蛮兵十万攻取西川四郡。去之日久,不见回来,是咱家放心不下,为此催办粮草,置买水牛菜蟒,咱家要亲身押赴军营听用。

众将进帐!

(四蛮将同上。)
四蛮将(同白)参见夫人!

祝融夫人(白)命你们所办粮草等物,可曾齐备?

四蛮将(同白)齐备多时。

祝融夫人(白)随咱家解送军营去者!

四蛮将(同白)啊!

祝融夫人(唱)汉室三分争江山,

曹魏使臣把兵搬。

大王率领兵十万,

攻打四郡夺西川。

咱家算来日期远,

不见大王转回还。

解押粮草日夜赶,

到军营夫妻们重续团圆。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风入松〗。四蛮兵、四蛮将、孟获同上。)
孟获(白)俺、孟获。受魏王聘请,起蛮兵十万,攻取四郡,到此安营扎寨,数日不见蜀将出马。素闻孔明用兵,诡计多端,不要中了他人之计。不免将人马撤回,观其动静,再来交战。

呔,众蛮兵!

四蛮兵(同白)有。

孟获(白)人马撤回!

四蛮兵(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魏延上,起霸。)
魏延(念)当年失意走天涯,后投曹操守长沙。弃暗投明归玄德,保定刘氏锦邦家。

(四龙套同上。)
魏延(白)某、西蜀大将魏延。奉了军师将令,擒住蛮王孟获,不准临阵交锋,只叫我军每日左出右进作为疑兵之计。那蛮王生性多疑,必要自退。军师之言,不可不信。也曾命人前去打探,未见回报。

报子(内白)报!

(报子上。)
报子(白)蛮兵不战自退。

魏延(白)再探!

报子(白)得令!

(报子下。)
魏延(白)且住,果然不出军师妙算。

众将官!

四龙套(同白)有!

魏延(白)杀上前去!

四龙套(同白)啊!

(魏延、四龙套同下。)
【第十四场】
(四蛮兵、四蛮将、孟获同上。)
报子(内白)报!

(报子上。)
报子(白)蜀将追杀前来!

孟获(白)再探!

报子(白)得令!

(报子下。)
孟获(白)众蛮兵!迎上前去!

四蛮兵、
四蛮将(同白)啊!

(魏延、四龙套同上,同会阵。)
孟获(白)蜀将通名!

魏延(白)听者!某乃西蜀大将魏延!既知某家厉害,快快下马受死!

孟获(白)孤家开恩,饶尔不死,竟敢前来追赶孤家,自来送死!

魏延(白)住了!蛮贼无故兴兵助逆,侵我边界,占我疆土,要想逃走,留下尔的人头!

孟获(白)休要多言,看枪!

(孟获、魏延同起打,众人同下。四上手、关兴、张苞同上,过场,同下。孟获、魏延同上,同起打。四蛮将同上,同包围魏延。四上手、关兴、张苞同急上,同包围孟获、四蛮将,同起打,同下。)
【第十五场】
(四蛮兵、四蛮女、四蛮将同上,同站门。祝融夫人上。)
报子(内白)报!

(报子上。)
报子(白)大王被围!

祝融夫人(白)再探!

报子(白)啊!

(报子下。)
祝融夫人(白)杀上前去!

四蛮兵、
四蛮女、
四蛮将(同白)啊!

(众人同下。孟获败上,四上手、关兴、张苞同追上。四蛮兵、四蛮女、四蛮将同上,同站门。祝融夫人上,同救孟获下。四上手、关兴、张苞同追下。孟获、祝融夫人、四蛮兵、四蛮女、四蛮将同上。)
孟获(白)汉家杀法厉害,如何是好?

祝融夫人(白)待咱家飞刀伤他。

孟获(白)引他到来!

(张苞上,祝融夫人抛飞刀,张苞坠马,四上手、关兴同上,同救张苞下。)
孟获(白)且住,孤自起兵以来,从无此败,今有何面目回见各家洞主,不如死了吧!

祝融夫人(白)胜败乃兵家常事,大王不可行此短见,不如暂且回洞,整顿人马,再报此仇!

孟获(白)好,人马撤回!

四蛮兵、
四蛮女、
四蛮将(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魏延、张苞、关兴、四龙套、四上手同上。)
魏延、
关兴(同白)将军怎么样了?

张苞(白)我身未受伤,可惜我的战马被那贼飞刀砍伤了!

魏延、
关兴(同白)且喜将军不曾受伤,此乃万千之幸,谢天谢地。那贼已败,收兵进关。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同白)有!

魏延、
关兴(同白)收兵!

四龙套、
四上手(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水底鱼〗。报子上。)
报子(念)西蜀边报紧,使命往来行。

(白)俺,能行探子是也。今有西蜀诸葛亮派邓芝来我东吴,不免飞报朝中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报子下。)
【第十八场】
(黄门官上。)
黄门官(唱)适才探马来报信,

孔明已退四路兵。

打金钟忙把吴侯请,

(黄门官打钟。四太监、二大太监、孙权同上。)
孙权(唱)边防必有急军情。

黄门官(白)黄门官见驾,吾主千岁!

孙权(白)平身。有何本奏?

黄门官(白)适才探马报道:羌兵来到西平关,见了马超不战自退;南蛮孟获,中了魏延疑兵之计,败回山洞。

孙权(白)哦,西南两路俱退。还有两路呢?

黄门官(白)上庸孟达,兵行半途,忽然有病,不能进兵;曹真在阳平关被赵子龙挡住,不能前进,已经退去了。

孙权(白)唔咴呀!有这等事,果不出陆伯言所料也!

(唱)探马报四路兵俱已退了,

诸葛亮比乐毅不差分毫。

若不是陆伯言胸有谋略,

险些儿与西蜀又种仇苗。

(张昭、顾雍、虞翻、张温同上。)
张昭、
顾雍(同唱)西蜀的邓伯苗东吴来到,

虞翻、
张温(同唱)他今番来和吴一同拒曹。

张昭、
顾雍、
虞翻、
张温(同白)臣等见驾,吴侯千岁!

孙权(白)有何本奏?

张昭(白)今有西蜀遣邓芝到此,求见主公。

孙权(白)邓芝来见,是何意也?

张昭(白)定是孔明退兵之计,遣邓芝来为说客耳。

孙权(白)孤何以答之?

张昭(白)依臣之见,先于殿前设一油鼎,再派长大武夫千人,各执刀枪,从午门摆至殿前,再唤邓芝上殿,莫等他开口下说词,以郦生说齐故事质之,看他如何答对。

孙权(白)好,替孤传旨安排者!

(张昭、顾雍、虞翻、张温同下。)
孙权(唱)独霸江东承天运,

黄武称号顺人心。

近来全仗小陆逊,

年幼智广谋超群。

西蜀今日遣使臣,

(白)摆驾上殿!

(四太监、二大太监、孙权同走圆场,四太监、二大太监同挖门。)
孙权(唱)孤要学齐王烹郦生。

銮仗此际料齐整,

(〖大吹打〗。孙权上高台。张昭、顾雍、虞翻、张温、四大铠同上,四武士同抬油鼎上,油鼎设于台前。)
张昭、
顾雍、
虞翻、
张温(同白)叩见吴侯!

孙权(白)站立两厢!

(唱)器仗刀枪亮如银。

殿角下又设大油鼎,

油沸火烈烟腾腾。

叫那蜀使来认一认,

方知我东吴非虚名。

即与寡人传旨命,

快宣邓芝来见寡人!

张昭、
顾雍、
虞翻、
张温(同白)蜀使上殿!

邓芝(内白)来也!

(西皮导板)邓芝囊锥脱颖现,

(邓芝上。)
邓芝(唱)今奉钧旨到江南。

只因曹丕兵势展,

五路进攻夺西川。

军师妙策早筹算,

只愁无人见孙权。

是我邓芝秉赤胆,

不怕斧钺入龙潭。

大摇大摆忙上殿,

刀枪剑戟列两边。

文东武西两边站,

又有油鼎设殿前。

此事邓芝不入眼,

人生怕死非奇男。

已入虎穴殿前站,

问我一声答一言。

(白)吴侯在上,邓芝拜揖!

孙权(白)大胆邓芝,见了孤家,为何只行常礼?

邓芝(白)我乃上国天使,来此小邦,你不倒履相迎,便为不恭,为何拜你!

孙权(白)你不自量,欲凭三寸之舌,要效郦生说齐乎?你来看!

(孙权指油鼎。)
孙权(白)可识此物?

邓芝(笑)哈哈哈……

(白)人皆言东吴多贤,不料惧怕我一个儒生,何其鄙哉!

孙权(白)寡人富有半壁江山,雄兵数百余万,你乃一匹夫,何惧之有!你为诸葛亮来作说客,欲孤绝魏向蜀么?

邓芝(白)我实奉汉大丞相诸葛孔明的钧谕,特来为汝来陈说利害,请问吴侯,如今是向蜀还是向魏呢?

孙权(白)曹丕据有中原,有磐石之坚,西蜀刘禅焉能与魏抗衡!

邓芝(笑)哈哈哈……

(白)大王此言差矣!魏虽窃据中原,实为篡贼苗裔,想汉室自高祖创业以来,四百余载,传至献帝,馋臣当道,曹操专权乱政,残害忠良,上欺天子下压诸侯,逼死董贵妃,绞杀伏皇后,带剑入宫,目无君上。其子曹丕心怀篡逆,南郊以外设下受禅台,篡夺汉室天下,可谓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今日吴侯与魏讲和,北面称臣,这东吴九郡八十一州锦绣山河,必将付与东流矣。蜀虽暂出西川,实为汉帝宗脉,自上古以来,谁见篡逆之后,而能长享之理也!

(唱)邓芝出言原不慎,

目无高下妄批评。

试问那王莽移汉鼎,

他怎能遗留到子孙?

一朝事败身家殒,

惨祸波及害满门。

曹丕贼目下虽侥幸,

谅他不久祸临身。

我主继位承天运,

不日旧业复重兴。

吴侯扪心自思忖,

只恐怕前车之鉴你后车跟!

孙权(唱)言如金石令人信,

不似苏张凭舌唇。

兴亡大事且不问,

为今之事怎样行?

邓芝(唱)吴侯问我实言秉,

不敢乖谬论世情。

我主诚是真命主,

丞相也算佐命臣。

一边仗有山川险,

一边仗有江汉深。

若能联和为唇齿,

兼并山河可共分。

如若弃蜀把魏顺,

我川兵不久顺流征。

那时节魏蜀合兵进,

你便是铁打的山河也保不成!

孙权(唱)孤便绝魏从你请,

谁为介绍两通情?

邓芝(唱)吴侯信我我从命,

若还疑我便烹臣。

我今甘愿扑油鼎,

(邓芝扑油鼎。)
孙权(白)且慢!

(唱)先生自是有信人。

孤一时不明听谬论,

(白)快快将油鼎撤去!

(四武士同抬油鼎下。)
孙权(唱)险些错待大贤人。

孤王下殿忙相请,

(孙权、邓芝同见礼。)
孙权(唱)请入偏殿有话云。

(白)先生请坐!

邓芝(白)谢坐。

孙权(白)孤一时冒昧,有慢先生,请勿见怪。

邓芝(白)臣言语冒渎,吴侯恕罪。

孙权(白)先生之言,正合孤意。我今与署主言合,先生可肯与我致意否?

邓芝(白)适才欲烹小臣,乃大王也;今又用小臣,亦大王也;大王犹自孤疑未定,安能取信与人!

孙权(白)孤意已决,先生勿疑。

众卿!

张昭、
顾雍、
虞翻、
张温(同白)臣。

孙权(白)孤愿与蜀主和好,当遣使同邓先生入川,以达孤意。不知何人愿往?

张昭、
顾雍、
虞翻(同白)这……

张温(白)臣张温愿往。

孙权(白)恐卿到蜀,见了孔明不能达孤之情。

张温(白)孔明不过一人耳,臣何畏彼哉!

(唱)臣今奉命到西川,

转达圣意有何难。

孙权(唱)公同伯苗蜀主见,

替孤致意问金安。

邓芝(唱)吴蜀联和同心愿,

和好无间扫中原。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