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9月27日

刘新阳:长烟水茫茫无尘心铭——纪念刘增福先生

作者 admin

京剧宫门带_京剧宫门带劝皇儿马连良_京剧宫门带马连良/

“早安京剧”系列公众号,全天候陪伴您欣赏京剧……

刘增福先生,字君之,别号春慧珠,生前为首都医科大学生理学教授。 但刘先生对京剧音韵、演唱表演、脸谱、历史理论等都有深入的研究,曾出版《京剧脸谱图解》,写有《京剧一观》等多部著作。脸谱》、《京剧脸谱梦》、《京剧脸谱艺术简介》、《京剧新序》、《京剧故事》、《刘增福京剧文献》、 2015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刘增甫戏剧作品集》。 这本《戏剧作品集》及公开发行的戏剧光盘,正在对《千秋岭》、《太平桥》等濒危戏剧进行挖掘和整理。 《困曹府》等传统京剧剧目,王、谭、羽等不同流派京剧的艺术特色,以及对京剧“粗”文学中“细”的欣赏,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献价值。

京剧宫门带马连良_京剧宫门带_京剧宫门带劝皇儿马连良/

回顾我四十年的人生,能够结识刘增福先生,有幸聆听他的教诲,是我一生引以为傲的宝贵精神财富。 但刘先生病逝后,我并没有写任何文字纪念他。 其实,工作忙只是一个借口。 更多的是因为我不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忆起脑海里十七年来感动我的无数画面和场景,让自己陷入更多悲伤和惆怅的情绪中。

弱冠幸知刺

京剧宫门带_京剧宫门带马连良_京剧宫门带劝皇儿马连良/

我是1995年9月认识刘增福先生的,当时第二届中国京剧爱好者节在沉阳举行。 刘老师、朱家新、李慧芳、苏毅、李军等前辈受邀来到沉阳参加本次活动。 我在著名京剧大师李临潼先生的带领下到酒店会见了刘先生。 当时正在餐厅吃早餐的刘先生听到李林潼先生对我的介绍后,立即站起来与我握手,然后时不时地转过身来与我交谈。 吃完早饭,刘老师让我去房间继续聊节目。 回房间的路上,我想帮刘老师,刘老师幽默地对我说:“别帮我,我要是摔倒了,我就再打你。” 那天我问刘老师的问题是:可以吗? 那么,著名京剧大师陈大羽先生是跟谁学习王式“文昭观”的呢? 豫派《法场变子》的由来和豫派《鱼肠剑》的表演方法。 刘老君没有保守的意见。 他们一一解答,随后刘老师讲述了《十三哀》和谭派《文照馆》的唱法。 期间朱嘉欣老师也不时插话,气氛十分融洽。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刘老师的热情、谦逊和知识渊博的记忆力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临别前,刘先生还请在场的弟子盛华先生帮我记下他在北京塔院的通讯地址。 那一年,李林潼先生去北京参加一个活动。 回到神州后,他递给我一盘戏说唱的磁带,刘老师让他转给我。 这让我由衷的感动,开始向刘老师寻求建议。 十七年的旅程。

鼓舞人心的家庭传统

当时我向刘老师请教,主要是关于豫派唱腔的歌词和唱法。 征求意见的方式主要是通过信函。 后来,随着IP长途电话卡的普及,我就用IP卡与刘先生保持电话联系。 现在我算了一下,我手里还保留着刘先生的来信近二十封。 至于十几年来我和刘先生打过多少通电话,更是无法计算。 在我的记忆里,每次和刘老师说话,刘老师都是那么和蔼可亲。 我提出的问题,刘老师总是一问一答,从不隐瞒和保留。 我曾向刘老师请教玉牌《鱼肠剑》中“西皮”一段的词唱,“姜太公不为官,躲在汾西”,但刘老师第一句话就纠正了对我来说就是剧中的《一事无成两鬓上》有三种唱法,和于叔岩的记录不一样。 后来,刘先生更正了张伯驹先生在《鸿书记猛士注》一书中因编辑疏忽而出现的错别字(“车前洛邑”应为“东前”“洛邑”),同时强调“渭水河”这句话”只唱“访贤人”,不唱“访贤臣”。 另外,“东迁洛邑,王刚陷落,各国诸侯分心”后有“断盟失信,争霸争权”两句,[26],然后“吴子守猛立帝位,“[26]压诸侯,征夷夷……”这一段文字细腻,演唱风格独特。演唱风格和艺术素质较高。

京剧宫门带_京剧宫门带马连良_京剧宫门带劝皇儿马连良/

1996年寒假我去北京,专程去塔原看望刘先生。 刘先生对我的来访并没有什么不满。 而是在电话里详细告诉了我转车路线。 到了刘府,刘老爷子正戴着花眼镜坐在桌前读《元音正考》。 话题从《原音正考》开始。 原因是刘先生向罗昌培先生主张使用《原音正考》。 》作为京剧尖团字的标准,我后来专门找到《原音正考》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总”、“中”等“中者”也分尖团。人物,但这次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元音正考》中没有体现。 说话间,刘先生的小女儿刘祖金阿姨给我泡了一杯龙井茶。 我冒昧向刘老师请教京剧唱唱的原则。 刘老师没有拒绝,而是根据他总结出来的四声、三级韵、合唱、“合一”的原则,结合了【原班】、【三班】、【抖音】的演唱风格。 《断臂说书》中的班]以及背诵的具体事例都经过精心分解,归纳讲解。 在刘先生看来,简洁、微妙、流畅、中庸是京剧的风格,而这些风格都包含在京剧的唱腔中。 刘先生正在谈论戏曲时,不时被电话打断。 他记得那天著名老大师耿其昌打电话给他要京剧《宫门台》中豫式李渊唱段的剧本。 刘老师找到了一本被广泛使用的黄氏的《京剧汇编》,根据剧本,加上自己的几处注释,他逐字逐句地向其昌老师背诵了歌词……虽然我已经学会了唱腔和唱腔。之前听专业老师的一些京剧老学员的朗诵,刘老师的剧目组合让我受益匪浅,谭宇通过实例的科学唱诵方法和唱诵原理,让我受益匪浅。 应用刘老师传授的《梨园家法》(京剧音韵、唱腔原理),让我认识到我唱戏的不是乐谱中的音符,而是人物的发音和声调。 更重要的是,我可以运用这些原理进行类似的推演,举一反三,进而掌握京剧唱念的基本原理,以及它不以任何形式为基础的更规范的标准和实际操作方法。歌剧。 我们不能忘记的是,晚饭时间到了,祖静阿姨又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腊八粥,笑着对我说:“过节了,吃一碗腊八粥吧!”

羞愧与崇雁冰

1998年夏天,我再次去北京见了刘先生。 还向京剧老手刘老师请教了子午相的步法和要领、舞台步、云手、七八以及《探望母亲》、《英雄会》中的姿势。 刘老君一一讲解、演示。 刘先生在一切身体动作中始终强调“腰”的重要性。 另外,刘先生演示的步法是利用腰带旋转身体,踢出直线,没有明显的“提臀”步法。 许多年后,我看到了关大元先生演示舞步的镜头。 关先生和刘先生对步骤的要求几乎一模一样。 刘老和杨彦辉在《探望母亲》中遇见孟金邦时,他的身材也非常独特,手上的动作也非常讲究。 《群英会·藏书》中刘老对鲁肃的缘分也是落落大方,没有惊慌失措的表现,非常符合鲁肃的身份。 刘先生还从家里拿了一根电镀钢棒,在楼下的花园里给我演示了《战争》的“射击结局”和《定军山》中的“剑的结局”,以及刘先生的“串手腕”特别滑。 用刘老师的话说:“练个云手、七把,再学‘小五套’,台下枪,台下刀,台上一切一目了然。” !” 不幸的是,直到今天! ,我还没学过“小五套”。 对我来说,刘先生的“恶作剧”表演仍然和对牛弹琴、对夏天的虫子说话没有什么区别。 但我忘不了的是,刘先生在84岁时为我做的一切示范,现在想起来,真为我的前辈们的一切心血感到羞愧。

无尘之心的铭文

也是在1998年,我突然想请刘老师给我的书房起个名字,既表达我的心情,也为了纪念,尽管当时我还没有独立的书房。 我在信中向刘老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刘老师也没有拒绝。 而是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他选择了“无尘”二字,并用“云窗”二字来指代书房,然后又将“云窗”二字倒过来使用。 方法将我的书房命名为“云窗无尘”,并亲手写了一面锦旗,通过挂号信寄给了我。 信中,刘先生还谦虚地说:“我的字写得很差,没有笔,没有墨,也不练书法,眼镜(眼睛)也不好了,留着留个纪念吧。”这种书法不能用。” 虽然刘先生满足了我附庸风雅的虚荣心,但当时的我还不能完全理解“无尘”的含义。 后来我向刘老师请教。 刘老师耐心地告诉我,无尘就是不被世俗、灰尘所沾染。 然后他说,我们国家现在不是要“加入WTO”(指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吗? 我希望你“出生”。 我这才明白刘先生给他取名“云创无尘”的真正用意。 我在感激的同时,也努力的去完成刘老师心中对我的期望,直到今天。

京剧宫门带_京剧宫门带劝皇儿马连良_京剧宫门带马连良/

世事历尽沧桑

我并不否认,我有幸向刘老师学习京剧唱腔和表演艺术,这对于我这个年龄的“外地孩子”来说是一种荣幸。 跟刘老师学京剧对我来说也是快乐和充实的。 尽管我对京剧的热爱近乎痴迷,尽管我梦想成为一名戏曲理论研究者,但这种痴迷在毕业后的八年里从未实现。 那段时间,我经常写一些关于京剧的文章发给报刊,期间也经常向刘老师请教。 当时我向刘先生请教了杨小楼的“武文唱戏”以及他在《冀州之战》中的“抛城”方法。 杨小楼未能将《冀州之战》唱片中哭妻哭子的歌词录下来。 “三岔口”的原始表演及其演变,以及马鞭上流苏的演变……刘老师一如既往地回答道。 虽然写作和求教充满了快乐,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困惑和彷徨始终困扰着我。 令我难忘的是,刘老师除了教我如何学习戏曲、讲戏曲背后的原理外,还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期给予了我深刻的理解和支持。 他一方面不断地询问我最近的生活状况,另一方面不断地安慰和开导我,不要着急,要多积累,要耐心等待,要寻找机会。 刘老师还多次告诉我,爱迪生发明了电灯,贝尔发明了电话……他们的发明促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 今天我们都在享受着人类文明带来的便利,我们个人也对全人类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贡献可以忽略不计。 我知道刘先生这样说是为了让我安心。

刘平箴言

当我进入《莉莉》的时候,因为对自己逝去的青春感到遗憾,所以我想把我在20岁到30岁之间发表和写的文章出版成书,记录我这十年的足迹。 我把这本小册子命名为《无尘迹》。 这时,我请老人为这本《无痕尘埃》留下一点纪念品。 刘先生了解后,选择了“生命有极限,无极限唯有智慧。顺应事物的真实性很难,但依靠本性却很容易。春之傲岸”石头,咀嚼文字的意义,文字的果实载着心,剩下的心我抄了一段《你送来》给我留作纪念,最后写下了《不留尘埃》的标题。 “为我亲笔所写。

京剧宫门带_京剧宫门带马连良_京剧宫门带劝皇儿马连良/

2007年5月,我有幸受邀参加傅进教授主办的“京剧与中国文化传统——第二届国际京剧学术研讨会”,于是阔别九年来到北京。 会后,我专程去看望了刘总。 我们已经九年没有见到他了。 我和刘先生都很激动。 当时,刘老师不仅跟我讲了很多他的人生经历和经历,还鼓励我乐观、坦然地面对生活,坚定地对我说:“人——奋斗到底,为自己而奋斗”。能力。” 年底,我考入了辽宁省艺术学院(现辽宁省文化艺术学院),终于从事了我追求了八年的戏曲研究工作。 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刘老师时,他非常高兴,并教了我很多工作中应该注意的问题。

京剧宫门带_京剧宫门带马连良_京剧宫门带劝皇儿马连良/

当我开始从事歌剧研究工作后,我有更多的机会去北京。 每次我去北京,我一定会去拜访刘先生。 当我在工作或学习中遇到困难时,我总是想起向刘老师请教。 除了工作和学习上的指导外,刘老师还非常关心我的生活,总是在家庭生活的各个方面给予我指导。 就连饭后漱口这样详细的生活常识,也是我从刘老师那里学到的。 在那里学到的。 刘老师对我的教导不仅仅限于京剧。 他在生活和工作的不同阶段也给了我很多关心和帮助。 回顾我从19岁到36岁向刘老师求助的人生阶段,大概就是我的“三观”逐渐形成的阶段。 可以说,刘先生对我“三观”的形成、人生追求的确立起了重要的作用。 资深学者。

仁臣骑鹤

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刘先生接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 听朋友说,刘先生因食管狭窄,接受了食管支架手术。 我为此感到非常高兴。 我以为98岁的刘先生还有一个问题。 我没有任何危险地通过了检查,但后来听常立胜先生说刘先生开始接受血液透析,我心里升起了一种不为人知的预感。 2012年6月26日,我去北京参加歌剧学院毕业典礼。 那天晚上我接到吴欢的电话:“刘先生病危了……”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我赶到友谊医院见到了他。 刘先生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 那一刻我很难过,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阿姨们……第二天早上,陈超告诉我,刘先生已于6月27日7点25分安详离世,告别刘先生的遗体追悼会定于7月1日举行,在友谊医院举行,所以我把机票改成了延迟回程机票,一大早和师弟刘锋一起去友谊医院看望刘先生。刘先生踏上最后的旅程……

扪心自问,我既不是名门千金,也不是业内人士,也不是刘先生的亲戚、邻居。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 刘先生从未因为我的平凡身份和我的处境的曲折而改变对我的态度。 相反,他对待我这个请教的后辈,始终就像是春风化雨般的亲密长辈。 事实上,受益于刘先生教诲的年轻人不计其数。 是什么样的情怀和胸怀,让刘先生对他眼中的“年轻人”格外关注和关怀,直到他读到了老师马明杰先生的《大学士,古君子》一书。 写完《怀念顾颉刚先生》一文后,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 我想,刘老师毫无保留地和我讨论戏曲,可能和刘老师的想法很相似。 顾颉刚与大学刚毕业的马明杰老师讨论戏曲。 或许在刘先生眼里,前来求教的年轻人没有职业、身份、地位的区别;都是有身份的人。 或许他觉得和这些热爱京剧、热爱民族传统文化的年轻人坐在一起,可以轻松愉快地回忆起来。 遇到的名演员的高超技艺,他们聊生活、唱歌、听戏,让这些年轻人增长了一些知识。 在“无尘”的心态下,我们才能更加理性地看待生活,认识到京剧的魅力和价值,让京剧“简单、虚假、真实、俗套、发人深省”的共同特点并在未来得到延续和传播。 这是一个非常正式的,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刘先生的情谊和引导、支持年轻人的博大胸怀,始终激励着我前进,令我不敢忘记……

梦想带着泪水回来

2016年春节后的一个冬天的夜晚,我突然在梦中见到了刘老师——那是一个灯笼初亮的秋夜。 我又来到了塔楼院刘先生的公寓。 刘先生还坐在自己的小房间里。 在这里,他很高兴看到我来访,所说的都是当年的情景。 当我在梦中与刘先生交谈的那一刻,我心里还在想:刘先生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当我从梦中醒来时,我发现眼角还残留着一滴未干的泪珠……谨在此抄写我后来写的一首小诗,纪念刘增福先生。我尊敬和敬佩的一位资深学者。

《梦访春晖怀君之先生》

弱冠幸识荆棘,尝春光香茗。 感激家法,却羞于对冲无言。

烟水长阔,铭刻无尘心。 世事沧桑,谚语送六平。

盘桓十七年,任臣骑鹤。 突然我去的那天已经是黄昏了,但我对面的灯还亮着。

他谈笑自如,尊重礼仪,并不感到惊讶。 回答的时候我还是一头雾水,梦里都哭了。

京剧宫门带劝皇儿马连良_京剧宫门带马连良_京剧宫门带/

2017年国庆假期期间在神水河北岸云创无尘撰写并修改

(《中国戏剧》2018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