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9月18日

京剧《渑池会》剧本唱词

作者 admin

京剧《渑池会》又名:《完璧归赵》剧本唱词

角色

蔺相如:老生
秦王:净
赵王:小生
廉颇:净
李牧:武生

剧情

是剧系战国时蔺相如两次使秦,以智勇口辩屈服秦王故事。其出处本《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为京剧历史戏中,考据最凿确,事实最完全,唱白最雅正之作。第其戏品,当居第一流。在《列国志》中,其回目即为“蔺相如两屈秦王”。今按曲本中道白字句,多仍用《列国志》原文,向亦有取《史记》原句者,故语多雅驯,惜经俗口相传,已多沿讹。考《史记·廉蔺列传》,略谓赵惠文王得楚和氏璧,秦昭襄王闻而涎之,使人遗赵王书(剧本称秦使名胡伤系本于《列国志》,史传中初未明指何人)愿以十五城与赵易璧。赵王与诸大臣谋,欲予秦,恐秦城不可得,彼见欺。欲勿与,患秦兵来。计犹豫未定,欲求使报秦者,廷臣皆不敢应,宦者令(官名)缪贤,遂荐其舍人蔺相如,有智勇可使。赵王于是召蔺相如至,谘以秦城易璧事。蔺相如言秦以城求璧,赵不许,曲在赵。予璧而秦不与赵城,曲在秦,宁许以负秦曲。赵王问谁可使,蔺相如曰:“王必无人,臣愿奉璧往。若臣去而秦以十五城入赵,则臣以璧留秦,如不然,臣请为大王完璧归赵。”赵王于是遣蔺相如奉璧西入秦(剧中即拜蔺相如大夫之职系本《列国志》)。秦王闻赵璧至,大喜,集群臣于章台之上,以见蔺相如,既受璧,徒啧啧赞美。令示宫中美人及左右传观,果无意偿城。蔺相如乃以计绐取璧还,手持璧,却立倚柱,怒发上冲冠,力数秦王欺诈傲慢,及无意偿城之曲。且曰:“大王必欲逼臣,臣头今与璧俱碎于柱矣。”语毕,更持璧睨柱,愤然作欲击状。秦王恐璧碎,急止之,并谢过。即召有司至,按图示相如,谓愿以此十五城予赵。蔺相如知秦仍以诈术愚己,遂亦改容佯作致诚状,谓秦王必斋戒五日,会宾御大宴,乃敢敬献。秦王许之,遂馆相如于广成驿舍。蔺相如既退就馆舍,度秦王终必负约不偿城,乃使其从者乔装衣短褐,怀璧从间道先归赵,并令致意赵王,谓相如宁死不辱命。及期,秦王果升殿会诸侯使者,如大朝礼,以待受蔺相如璧。不意蔺相如乃徒手至,秦王急问蔺相如,蔺相如从容以实告,且朗声向各国使臣,历历数秦欺诈事,谓秦自穆公以来,历二十余君,从无以信义待邻国者,“今原璧实已归赵,臣愿待大王处以死罪。”秦王大怒,叱令左右武土缚蔺相如。蔺相如仍坦然无惧色,又奏曰:“秦强赵弱,大王如必欲得赵璧,当遣一介使,先割十五城予赵,赵岂敢吝璧而罪于秦乎。臣则既欺大王矣,愿请就汤镬。俾诸侯皆知大王以诈璧之故,而诛赵之使臣蔺相如,曲直自有在,愿大王与群臣图之。”秦王至此,知蔺相如不能以势屈,即杀蔺相如,亦终不得璧,徒失两国欢,细察蔺相如言,惟有与群臣相视作面面觑,卒乃翻然意释,仍以礼遣之归。蔺相如既归赵,赵王自逾格隆视。此以前即《完璧归赵》始末,为蔺相如第一次屈服秦王之事。然秦终不能释然于赵。至惠文王十九年,秦又设计遗使,约赵王修好于渑池。赵王惧秦之强而多诈,欲勿行。蔺相如与大将军廉颇均不可,谓王如不行,是示赵弱也。蔺相如愿从王行,保无他。赵王乃赴会,廉颇、李牧,则率精兵扈从境外,以备变故。赵王既抵西河与秦王会。秦王洒半酣,故颁令赵王鼓瑟,号召御史载诸简,以辱赵王。不意蔺相如亦捧缶进秦王前,请秦王击缶作秦声,秦王怒不许,蔺相如乃动色强秦王,且复厉声曰:“大王勿谓赵无人,五步之内,臣得以颈血溅大王矣。”语时,秦左右咸起近,欲刃杀相如,蔺相如才一张目怒叱,而左右皆靡,均不敢前,秦王乃不得已,为一击缶。纔相如亦召赵御史书诸竹简,以还辱秦。秦王至终席,卒不能加胜于赵而罢。此为相如第二次屈辱秦王之事。《渑池会》本至此而毕。

注释

今剧本则从《列国志》所载,较《史记》更多用兵交战。及以公孙异为人质等一段,又考《完璧归赵》与《渑池会》,中间实实相隔数年,于事实上本为两截,今剧本则牵合为一,此亦剧中随意离合之惯例也。此剧为老供奉孙菊仙之拿手杰作。仅在京师得见一次,近则虽或登台,亦久不演矣。环顾海上伶界,竟无一人能嗣其音者,老孙虽尚在,而此曲已成广陵散,才难之叹,能不慨然。于此益见品格高尚之戏,与品格高尚之剧中人,亦断非品格高尚之名伶工不能演奏。噫嘻老孙,曷再起而一演之。前刘鸿声来沪曾演此,吾未之见。

京剧《渑池会》剧本唱词

【第一场】
(李兑、廉颇、赵胜、传豹同上。)
李兑、
廉颇、
赵胜、
传豹(同点绛唇)平分三晋,韩魏无能,辅贤君,独敌西秦,笑张仪计晚成。 

李兑(白)某,赵国上卿李兑。

廉颇(白)上将军廉颇。

赵胜(白)平原君赵胜。

传豹(白)司马传豹。

李兑(白)请了。今闻秦国有使臣入境,非下说词,即使反间之计,故此请列公同之朝门侍候,看来使如何消息。

廉颇、
赵胜、
传豹(同白)一同上朝,好为准备。

李兑、
廉颇、
赵胜、
传豹(同白)请。

(李兑、廉颇、赵胜、传豹同下。)
【第二场】
(四军士引胡伤同上。)
胡伤(念)慕璧出咸阳,驱驰来赵邦。若得他应允,使臣亦有光。

(白)俺乃秦国磨长胡伤是也。今闻赵王新得卞和之璧,故此命俺,假以西阳十五城地土,以换此璧,观其强弱,意图进取赵国。前面便是邯郸城池,须速催马。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引赵王同上。)
赵王(引子)七雄纷争,安能得,干戈平定。

(念)五霸称强继七雄,邯郸不是剪桐封。未知天命归谁生,叹煞西周又变东。

(白)孤赵何。前因缪贤得来卞和之璧,寡人闻而召取,这厮隐藏不献,是寡人假以出猎为名,实入他家搜取,果是无价之宝也。正是:

楚国宝善不宝物,赵邦重物不重贤。

(缪贤上。)
缪贤(念)夺人好物是非礼,好在又来理不当。

(白)臣缪贤启奏大王:秦国差使臣来下国书,请主御览。

赵王(白)呈上待孤一看。

“奉书谨启赵君御览,寡人慕和氏之璧,常思有日,未得一见,近闻君王得之,寡人不敢轻请,愿以西阳一十五城,聊表奉酬,惟望君王许之。幸甚。”

缪贤(白)原来如此。

赵王(白)来使何在?

缪贤(白)现在朝门伺候。

赵王(白)命他暂住宾馆,候寡人回书。

缪贤(白)大王有旨:命秦国使臣,暂住馆驿,听候回信。

赵王(白)宣文武众臣上殿议事。

缪贤(白)大王有旨:宣文武众臣上殿。

(李兑、廉颇、赵胜、传豹自两边分上。)
李兑、
廉颇、
赵胜、
传豹(同念)簪缨观风雅,戎马定太平。

(同白)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赵王(白)众卿平身。

李兑、
廉颇、
赵胜、
传豹(同白)千千岁。

赵王(白)众卿,今有秦国,遣使臣前来下书,欲将西阳十五城,换孤和氏之璧。欲待将璧与秦,惟恐秦君得璧,不与城池;若不将璧与他,定然触动刀兵。故此宣诏卿等,筹议此事。

赵胜(白)臣启大王:社稷安危之际,岂在一玉璧乎,予之可也。

传豹(白)臣启大王:嬴秦自用商鞅以来,富而多诈,今将无据之城地,来诓有用之玉璧。倘得璧而不与城,是欺赵也,后必兴师并吞,今当不予此璧为是。

赵王(白)平原君所言,璧当予之;司马所奏,不予之璧。卿等以为何如?

李兑(白)依臣愚见,可遣智勇双全之辈,捧璧前往,得城则交璧。

廉颇(白)臣廉颇非敢自外,但此行必要智勇双全、能言舌辫,臣生来口钝,恐有误大事。

赵王(白)是吓。这等看来,我国竟无人矣。

缪贤(白)奴婢启上大王:臣有一舍人,名叫蔺相如,才略颇好,可胜此任。

赵王(白)吓,怎么舍人能捧璧入秦?

缪贤(白)是。

赵王(白)哈哈!奇谈奇谈!满朝文武大臣,不敢当此重任;汝家舍人,何能为哉?

缪贤(白)此人虽栖臣舍下,颇有英锐之气,大王不信,宣来便知。

赵王(白)命卿宜来。

缪贤(白)领旨。

大王有旨:宣缪贤舍人蔺相如上殿。

蔺相如(内白)领旨。

(蔺相如上。)
蔺相如(引子)志气凌云迷宇宙,襟怀如海荐乾坤。

(白)臣蔺相如见驾,愿大王千岁!

赵王(白)秦国将十五城来易寡人卞和之璧,允是不允?

蔺相如(白)大王问及小臣,小臣敢不实对:刻下秦强赵弱,不可不许。

赵王(白)寡人惟恐璧去而城不得,岂不受其欺骗?

蔺相如(白)秦以一十五城,换一玉璧,其价可为厚矣,赵不许璧,礼却安在。赵今未得城,先予秦璧,赵之礼直而且谦恭也。秦得璧不予赵城,其曲在秦,有何疑哉?

(西皮摇板)这曲直人所知何用臣讲,

赵王(白)平身。

蔺相如(白)千岁!

(西皮摇板)国家事在德行不在弱强。

卞和璧并非宝无之为上,

就便是城不得与赵无伤。

赵王(白)先生高论极妙。今孤欲求一士,护此璧入秦,卿可能一往否?

蔺相如(白)臣愿捧璧一往,秦与赵城,则臣以璧与秦。如其不然,臣当完璧归赵,决不有损国威。

赵王(白)如此甚好,就授卿为大夫之职,捧璧咸阳。

蔺相如(白)千千岁。

赵王(白)内侍取宝璧过来,再着孤亲丁四人,一同前去。

众人(同白)领旨。

赵王(白)先生入虎狼之穴,非等闲也。

(西皮摇板)孤先君武灵王山河开创,

六国中惟有赵独挡秦邦。

蔺先生捧至宝孤心难放,

此一番入秦庭紧要提防。

(众人把璧交与赵王。)
赵王(白)先生。

(西皮摇板)你今去函谷关事休卤莽,

璧事小国为重切莫荒唐。

蔺相如(白)千岁!

(西皮流水板)臣不是学聂政刺客孟浪,

臣不学苏秦相游说六邦。

为图他十五城捧璧前往,

予不予在长行以定弱强。

请君王听消息龙心宽放,

自有那保全计归报吾王。

(蔺相如下。)
赵王(西皮摇板)并不曾梦飞熊渭水寻访,

天赐来蔺相如可作栋梁。

(白)众卿,

(西皮摇板)只就他问答时举动形状,

众人(同白)大王。

(同西皮摇板)料然是有机变智出非常。

赵王(西皮摇板)君臣们且退朝听候音响,

众人(同白)领旨。

(同西皮摇板)但愿他似晏婴智服楚王。

(众人同下。)
【第四场】
蔺相如(内西皮导板)蔺相如今日里囊锥脱颖,

(四旗牌、四龙套、胡伤、蔺相如同上。)
蔺相如(西皮原板)出邯郸在马上前后思忖:

天下事论强弱各想吞并,

惟有这赵国地独挡西秦。

今献秦和氏璧本不要紧,

怕的是进一步得意忘形。

猛回头见来使骄傲过甚,

俨然奉可见伊目中无人。

他岂知周姜尚汤之伊尹,

隐版筑钓渭水不求见闻。

(西皮摇板)我此去必然要主意拿稳,

(笑)哈哈!

(西皮摇板)学一个奇男子万古留名。

(蔺相如大笑。)
胡伤(西皮摇板)因何故尔大笑必有高论,

又何如请言明缓缓而行。

蔺相如(西皮流水板)我见这山与水徊环抱隐,

想起了周平王东迁洛京。

却不应封此土立国为秦,

并诸侯首创乱怀逆欺君。

虽然出王霸主翊戴未定,

到今日并七国各自称尊。

空是些口舌徒欺诈奸佞,

我笑这天下事何日太平。

胡伤(西皮摇板)论时势分强弱现在为胜,

蔺相如(西皮摇板)只恐怕六国中还有强人。

胡伤(西皮摇板)且进了函谷关再看分寸,

蔺相如(西皮摇板)入龙潭蹈虎穴各有奇能。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魏丹、莘戎、公子悝、公子市、王龁、蒙敖、司马梗、司马错同上。〖点绛唇〗。)
魏丹(白)俺丞相魏丹。

莘戎(白)华阳君莘戎。

公子悝(白)泾阳令公公子悝。

公子市(白)高阳令公公子市。

王龁(白)左护将军王龁。

蒙敖(白)右护将军蒙敖。

司马梗(白)奋勇将军司马梗。

司马错(白)扬武将军司马错。

魏丹(白)请了。幸得胡磨长赚来和璧入关,择于今日,大王亲临章台,召集文武,一同观璧,欲夸我国之强盛,藐视赵邦之来使。

莘戎、
公子悝、
公子市、
王龁、
蒙敖、
司马梗、
司马错(同白)正是此意。

魏丹(白)香烟缭绕,大王开殿,分班伺候。

莘戎、
公子悝、
公子市、
王龁、
蒙敖、
司马梗、
司马错(同白)请。

(四太监、四宫女、秦王同上。)
秦王(引子)香飘满地人声静,乐奏钩天御驾临。

魏丹、
莘戎、
公子悝、
公子市、
王龁、
蒙敖、
司马梗、
司马错(同白)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秦王(白)平身。

魏丹、
莘戎、
公子悝、
公子市、
王龁、
蒙敖、
司马梗、
司马错(同白)千千岁!

秦王(念)为臣不易为君难,张仪幸而入函关。六国合纵今破矣,只须兵马出歧山。

(白)寡人,秦昭襄王羸稷。受兄武王基业,国富兵强,六国无敢正觑,今为卞和之璧,特来章台,与群臣同观,以显西秦之胜也。

魏丹(白)臣启大王:赵国使臣,捧璧来献,不可谓非识时务也。

秦王(白)赵国既以璧来献,是惧我之深也,宣来见朕。

魏丹、
莘戎、
公子悝、
公子市、
王龁、
蒙敖、
司马梗、
司马错(同白)大王妙算,赵已输诚,管教指日列国来归朝秦庭。

(〖吹打〗。胡伤、蔺相如同上。)
蔺相如(白)赵国使臣蔺相如,拜见大王。寡君蒙送国书,特命臣捧璧来献,以取一十五城册籍。

秦王(白)呈上来。平身。

蔺相如(白)领旨。

秦王(白)妙吓!看此璧洁净无瑕,珠光润漫。真乃宝也!

魏丹、
莘戎、
公子悝、
公子市、
王龁、
蒙敖、
司马梗、
司马错(同白)果然宝物。

秦王(白)汝是赵国使臣?

蔺相如(白)是。

秦王(白)官居何职?

蔺相如(白)新授大夫之任。

秦王(白)汝可知此璧出处否?

蔺相如(白)怎么不知?

秦王(白)出于何处?

蔺相如(白)请听。

(西皮摇板)楚国天星历翼轸,

山川秀气在荆门。

璞中美玉无人认,

凤凰来仪石上鸣。

卞和识得献楚君,

励王不知反加刑。

刖去右足自不恨,

又献文王左足倾。

三次涕血武王省,

刻出方见希世珍。

人间至宝难藏定,

天命有归到赵庭。

君王求璧敢不允,

命臣来换十五城。

秦王(白)呀!

(西皮摇板)相如之言有凭证,

和氏宝璧幸入秦。

(白)收好了。

(西皮摇板)换城之事如何肯,

大夫且退暂消停。

蔺相如(白)呀!

(西皮摇板)他受璧已有两时整,

城池不提半毫分。

心中机关早拿稳,

不得不向虎口争。

(白)大王既受此璧,惟此璧上略有微瑕,大王可曾看见?

秦王(白)在哪里?

蔺相如(白)哈哈,在这里了!

秦王(白)吓,大夫欲将何为?

蔺相如(白)大王听者:和氏之璧,天下至宝也,寡君得大王手书,以十五城易换,当与群臣计议,皆曰秦自负其强,素无信行,璧去城池必不予。彼时臣即奏曰:布衣之交,尚不相欺,何况秦乃万乘之君乎,未可以不肖之心,而失邻邦之好,于是寡君斋戒五日……

秦王(白)唔。

蔺相如(白)然后使臣捧璧,敬送与君,可谓诚敬之至。

秦王(白)唔。

蔺相如(白)今大王坐而受璧,礼仪甚为倨傲。亵渎已极,以此便知大王无偿城之意,臣故复取此璧。大王今若逼迫,臣头与璧,皆碎于庭除之下,断不使秦邦得此全璧也。

(蔺相如举璧。)
秦王(白)吓吓吓。大夫请住手。寡人既已许城易璧,断不失信。

左右,命令尹将西阳十五城,造写册籍,付与蔺大夫,回复赵王便了。

魏丹、
莘戎、
公子悝、
公子市、
王龁、
蒙敖、
司马梗、
司马错(同白)领旨。

秦王(白)大夫,如今事已成矣,快将璧呈上来,哈哈。

蔺相如(白)吓!

(西皮摇板)他骄傲一时假恭敬,

显然见得奸诈心。

将针就计暗逃遁,

(白)大王!

(西皮摇板)还有一事未禀明。

秦王(白)还有何说。

蔺相如(白)秦为七国之首,自不失信于人。但寡君遣臣捧璧之时,曾斋戒五日。今大王要受此璧,亦须斋戒五日,臣当殿奉献,以重两国之好,而显大王重宝之意。

秦王(白)如此,谨如大夫之言,寡人斋戒五日,受璧便了。

蔺相如(白)这等臣仍归馆驿,敬候大王之命。

秦王(白)大夫请便。

蔺相如(白)领旨。

(西皮摇板)两国交往凭行信,

不在强弱在礼行。

(蔺相如下。)
魏丹、
莘戎、
公子悝、
公子市、
王龁、
蒙敖、
司马梗、
司马错(同白)大王。

(西皮摇板)此人狂妄斩当庭,

秦王(白)非也。

(西皮摇板)璧在他手难用刑。

且候五日假恭敬,

群臣须当各自明。

(白)退班。

(众人同下。)
【第六场】
(蔺相如、四武士同上。)
蔺相如(西皮摇板)未出邯郸先料定,

秦王不是道德君。

诓璧到手虽侥幸,

五日之后怎样行?

(白)且住,我在赵王驾前,曾夸下海口,秦不予一十五城,定当完璧归赵。今秦王斋戒五日,分明是诈,倘若得璧,城仍不予,我有何颜面回去见赵王?唔唔,自有主意。

你们看看外面可有人?

四武士(同白)并无闲人。

蔺相如(白)好,你们既已随我到此,皆有性命之忧。我见秦王趾高气杨,诓璧是真,偿城是假。今欲将此璧交与你二人,穿了粗布衣衫,改扮贫人模样,用布袋缠璧腰间,混出秦邦,归见赵王,尔等可愿回去否?

四武士(同白)我等愿效犬马之劳。

蔺相如(白)好,随我后面改扮,待等明日五鼓,各国来朝之时,混出城去,小心要紧。

(西皮摇板)英雄作事有血性,

犹如蛟龙变化形。

怀璧逃归事要紧,

我自有胆量在秦庭。

(蔺相如笑,下。)
【第七场】
(四文堂、王蠋、黄歇、骑劫、晋鄙同上。)
王蠋(白)某,齐国使臣王蠋。

黄歇(白)楚国使臣黄歇。

骑劫(白)燕国使臣骑劫,

晋鄙(白)魏国使臣大将军晋鄙。

请了。

王蠋、
黄歇、
骑劫(同白)请了。

晋鄙(白)我等奉本国国王使命,前来修好。昨日闻秦王传旨,各国使臣俱至殿前,同看赵国献和氏之璧,此乃夸示列国之意也。

黄歇(白)和氏之璧,乃是我国之珍宝,何用称夸?

王蠋、
骑劫、
晋鄙(同白)他既夸示,大家落得一看。

王蠋(白)有理,请。

(〖牌子〗。众人同下。〖吹打〗。四值殿、四护卫、四太监、宫女、秦王同上,秦王上高台。王蠋、黄歇、骑劫、晋鄙同上。)
王蠋、
黄歇、
骑劫、
晋鄙(同白)臣(齐)(楚)(燕)(魏)国使臣,朝见大王千岁!

秦王(白)平身。

王蠋、
黄歇、
骑劫、
晋鄙(同白)千千岁!

秦王(白)寡人已准赵使所请,为此斋戒五日,开殿受璧,今当吉期,为此以待相如虔诚捧璧来献。不然,则以油鼎烹之。

武士们传旨:命赵国使臣捧璧上殿。

(众人同看。)
蔺相如(内白)来也!

(西皮导板)遣璧已归四日整,

(蔺相如上。)
蔺相如(西皮原板)孤身侍众在秦庭。

今日吉期当听令,

侍卫传呼似雷鸣。

整冠束带将殿进,

(白)呀!

(西皮快板)阶前斧钺照光明。

文官故意威风凛,

武将装出虎狼形。

殿前设立是油鼎,

各国使臣脸带青。

秦王高坐假恭敬,

一团杀气是幽冥。

天既生我有命定,

纵死也要留忠名。

假装无事心拿稳,

照常施礼见霸君。

(白)赵国使臣蔺相如拜见大王!

秦王(白)寡人已经斋戒五日,升殿受璧,你今不捧璧来献,莫非诈乎?

蔺相如(白)诈出在秦庭,相如何曾有诈?

秦王(白)寡人曾诈谁来?

蔺相如(白)大王可容臣讲?

秦王(白)讲!

蔺相如(白)谢大王!秦国自穆公以来,相继二十余君,皆以诈术用事。远则祀子欺郑,孟明欺晋,商鞅欺魏,张仪欺楚。今日之事,大王又欲欺相如。相如已将璧交从人夜行,回归赵国去了。

秦王(白)哦,将璧付与从人夜行,回归赵国去了?

蔺相如(白)是。

秦王(白)来,将油鼎抬上殿来。

(众人同抬鼎。)
众人(同白)鼎镬当阶。

秦王(白)相如你敢匿璧欺孤,似你这鸡肋匹夫,何敢如此!

武士将他洗剥了。

蔺相如(白)哦,谁敢近前!

武士(同白)好生厉害。

蔺相如(白)大王暂请霁威,容相如一言,然后烹之,也还不迟。

秦王(白)不怕飞上天去,容他讲。

蔺相如(白)大王请听!

(西皮快板)五霸尚且行德政,

宋君欲思仁义行。

如今七国图吞并,

称强夺地在明君。

卞和之璧不打紧,

欲换秦王十五城。

赵国得城济根本,

秦国失城损军民。

兴败之旨王当省,

相如之言字字真。

秦王(白)住口!

(西皮摇板)秦国山河有天命,

谁敢与孤论重轻!

早献璧出是汝幸,

少若迟延油鼎烹。

蔺相如(西皮摇板)王要此璧心已定,

必须先交十五城。

相如回赵复君命,

管保捧璧人秦庭。

众人(同白)呔!

二将(同西皮摇板)殿廷之上敢任性,

言语狂妄藐视君。

罪入油锅理当正,

急速洗剥莫消停。

蔺相如(白)住了!

(西皮摇板)笑你秦邦犬戎性,

贪而无礼君与臣。

行同桀、纣设油鼎,

诈璧不得反烹人。

独我相如不惧恨,

偏要在此留美名,

何妨脱袍与漏顶,

(蔺相如脱袍,笑。)
蔺相如(西皮摇板)相告各国大夫听:

你我同类暗同病,

秦为诓璧烹赵臣。

天下自然有公论,

骂他不如桀、纣君。

(白)罢!

(西皮摇板)拚着一死向鼎奔,

(蔺相如三冲。)
秦王(西皮摇板)凛凛威风使人惊。

(白)将油鼎抬下去。

吓,大夫视死如归,使寡人不胜敬服之至,当以原礼遣回,以励人臣忠义。

来,与蔺大夫。

蔺相如(白)多谢大王。

(蔺相如穿衣。)
秦王(白)真乃忠勇之臣也。

(西皮摇板)忠勇义胆令人惊,

岂为一璧害贤臣。

(白)列位大夫,

(西皮摇板)须陪相如馆驿等,

容孤择日好送行。

四大夫(同白)领旨。

蔺相如(白)谢大王。

(西皮摇板)君德变化如尧舜,

太和之气忽然生。

收回怒气列位请,

四大夫(同西皮摇板)不愧使命是先生。

(蔺相如、四大夫同下。屺敖上。)
屺敖(白)相如如此狂诈,大王为何容放他去?

秦王(白)此人在秦虽然狂诈,在赵实为忠臣,孤若油鼎烹之,反使各国使臣,议孤不仁。莫若赦之,两全其美。

众人(同白)此乃大王如天之德乎。

屺敖(白)不治相如之罪尤可,卞和之璧,空入秦庭,岂不令天下入耻笑?

魏丹(白)臣有一计,可仍使胡伤与约,约赵王至渑池之地,共为衣冠之会,赵王如若不来,然后起兵征伐;彼若来时,就而擒之,焉能逃乎。

众人(同白)此计大妙。

秦王(白)如此,相国与孤办理此事。

魏丹(白)领旨。

秦王(白)六国之中,惟赵国最为要紧也。

(西皮快板)得璧、失璧事要紧,

事有强弱败与兴。

安排牢宠设陷阱,

(秦王退班,下。)
众人(同西皮摇板)渑池会上擒赵君。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赵王同上。)
赵王(西皮快板)喜得完璧已归赵,

只愁相如命难逃。

仔细思量无计保,

可惜失却一英豪。

(蔺相如上。)
蔺相如(西皮摇扳)鳌鱼脱却金钩钓,

摆尾摇头转回朝。

(白)大王!

赵王(白)吓,先生为孤辛劳,不用礼拜,请坐了讲话。

蔺相如(白)谢大王。为臣幸不辱命,前者宗宝二公,镶璧而归,大王可曾收下?

赵王(白)寡人已经收过,闻秦庭无偿城之意,但不知如何脱离虎口?

蔺相如(白)为臣吓!

(西皮快板)未出邯郸先预料,

将城换璧是笼牢。

故此秦庭夸重宝,

叫他斋戒重献交。

暗命怀璧回归赵,

五日拚臣命一条。

秦王虽然是,

为臣巧言转回朝。

赵王(白)吓!

(西皮摇板)先生胆量实非小,

竟把秦君毒气消。

酬谢勤劳当相报,

职授上卿辅国朝。

蔺相如(白)谢千岁!

(西皮摇板)君恩原重臣荣耀,

上卿之职位过高。

赵王(西皮摇板)加赏理正道,

卿归府去暂逍遥。

蔺相如(白)领旨。

(西皮摇板)谢过吾王王恩浩,

那秦邦未必就开交。

随后必有人来到,

诈谋不知哪一条?

且到朝房思计较,

准备两国动枪刀。

(蔺相如下。李兑、赵胜、廉颇同上。)
李兑、
赵胜、
廉颇(同西皮摇板)一计不成二计到,

急上金殿报根苗。

赵王(白)卿等何事如此仓忙?

李兑(白)秦邦又遣胡伤,请大王赴渑池衣冠大会。

赵王(白)有这等事?今以此计诓孤,明是欺也。嬴稷吓嬴稷,你好毒计也!

(西皮摇板)欲待不行失和好,

惹起干戈几时消?

(白)有了!

(西皮摇板)快宣相如来计较,

李兑、
赵胜、
廉颇(同白)蔺相如上殿。

蔺相如(内白)领旨!

(蔺相如上。)
蔺相如(西皮快板)果然不差半分毫。

上殿且装不知道,

大王宣臣为哪条?

赵王(白)嬴稷一计不成,又生二计,今遣胡伤约寡人赴衣冠之会,孤去与不去?

蔺相如(白)哈哈,大王,嬴秦其犬戎之性也!

(西皮快板)此事未来臣早料,

渑池分明设计较。

如若不去列国笑,

偏向虎穴走一遭。

(白)廉将军,

廉颇(白)先生。

蔺相如(西皮摇板)仗你威勇把君保,

我凭舌尖挡枪刀。

文武同心把君保,

哪怕龙潭与虎巢。

廉颇(白)先生。

(西皮摇板)某家谨领先生教,

随主赴会马后劳,

蔺相如(西皮摇板)文武修备是紧要,

廉颇(白)着吓!

(西皮摇板)先生远虑见识高。

蔺相如(西皮摇板)大王且请息烦恼,

赵王(西皮摇板)先生何计祸患消?

蔺相如(白)臣愿同众位将军,保驾前往。

廉颇(白)臣愿领禁卒五千,护驾而行。

赵王(白)妙吓,蔺卿智能完璧归赵,廉卿勇敢奋威,文武同心保护,有何虑哉。

赵胜(白)大王虽有蔺、廉二人保驾,无奈嬴秦虎狼之地,奸雄并峙,臣愿保太子居邯郸,再着代州守关将李牧,统领大军,离渑池三十里外屯扎,提防不虞之变,方可万全。

赵王(白)平原君之言正是。寡人此去,以三十日为期,倘若不归,卿可效楚国故事,即立太子为君,以绝秦人之念,全我赵氏社稷,就于代州掣回李牧,一同行事去者。

众人(同白)领旨。

赵王(白)正是:

(念)一将有余蔺杰士,百身奠赎楚怀王。

蔺相如(念)今番同赴渑池会,

众人(同念)文武方知赵国强。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发点。司马梗、司马错、公子悝、秦王、胡伤、魏丹、莘戎、王讫、蒙鳌、四校尉同上。)
秦王(西皮快板)怀志称雄一统天,

无奈群英急难剪。

觑他们,似鹰鹯,

怎当孤机谋险,文臣偏偏,武将勇当前。

虎视耽耽会今贤,

有谁敢把他技殿。

秦王(念)冠裳不是晋文会,

众人(同念)机谋须防鲁定臣。

秦王(白)寡人为争卞和之璧,故于渑池之地,名为约会,暗实劫杀,择于今日开筵。正是:

(念)安排打虎牢笼计,

众人(同念)擒拿惊天动地人。

龙套(内同白)赵王到!

秦王(白)有请!

(〖大吹打〗。四太监、四师军、李兑、赵胜、廉颇、传豹、蔺相如、赵王同上。)
赵王(白)大王请。

秦王(白)多蒙君王勿吝玉趾,使稷不胜增光。

赵王(白)岂敢。既是君王使命,敢不如约。

秦王(白)君王之言,足见亲情之爱。

来,看酒。

(〖吹打〗。安席。)
众人(同白)上宴。

秦王(白)皇兄请。

(〖牌子〗。)
秦王(白)寡人闻得君王善于音乐,故而携有宝瑟在此,烦君与孤一奏,幸勿吝教。

(赵王羞。)
赵王(白)这……寡人虽为消遣之具,今逢场作乐,不妨当筵一奏。

秦王(白)取宝瑟过来。

(秦王捧上与赵王。)
赵王(白)污耳。

秦王(白)好说。

(赵王抚瑟。秦王、众笑。)
秦王(白)妙吓,孤闻赵之始祖,列侯好音,今日君王抚瑟,真乃不失家传也。

御史过来。

(公子悝允。)
秦王(白)可将今日之事,载之于简。

公子悝(白)领旨。

(公子悝持简书。)
公子悝(白)“秦二十七年春三月,秦君与赵王会于渑池,秦君令赵王鼓瑟。”

(秦王、众人同大笑。)
秦王(白)妙吓!

(〖牌子〗。)
蔺相如(白)寡君闻大王善于秦声,臣谨奉盆缶。请大王击之,以相欢乐,你请吓。

秦王(白)唔。

蔺相如(白)吓,大王之意,敢谓秦之强乎?喏,今五尺之内,相如得以颈血溅污大王耳!

(蔺相如猛上前。)
秦众人(同白)呔,何敢无礼!

蔺相如(白)呔,谁敢来!

(〖牌子〗。)
蔺相如(白)请吓!

秦众人(同白)这厮委实厉害。

秦王(白)哈哈,逢场取乐,有何不可,取来寡人一击。

(赵王、众人同大笑。)
赵王(白)够了够了!

蔺相如(白)御史亦当上前,载之于简。

传豹(白)“赵于十九年三月间,赵王秦王,会于渑池,赵王令秦王击缶。”

(赵王、众人同大笑。〖牌子〗。)
秦众人(同白)大王今日惠顾,当割赵之五城,献与吾君为寿!

廉颇(白)也好,某闻礼尚往来,吾王便割五城与秦,汝主不可不报,亦须以咸阳呈献吾主为寿。

秦众人(同白)你是廉颇?

廉颇(白)然也。

秦众人(同白)众将拿下!

(众人各归各边,同起打,同下。)
【第十场】
(四文堂、四上手、李牧同上。)
李牧(白)俺,代关守将李牧。奉大王旨意,统领大兵扎驻渑池会,提防不虞,适闻信炮连天,必有他变。

来,迎上前去。

(李牧下。廉颇上,起打,蒙鳌上,李牧上。)
蒙鳌(白)来者何人?

李牧(白)大将李牧。

蒙鳌(白)看刀!

(蒙鳌、廉颇战下。秦王上桌。廉颇、李牧同上。)
廉颇、
李牧(同白)呔,敢是惧战?

秦王(白)慢着慢着,寡人已知二位将军英勇,从今以后,愿与你两国和好,决不再动干戈。

廉颇、
李牧(同白)便动干戈,何惧于汝!若要收兵,须要禀知吾主。

秦王(白)就烦将军面你主答话。

廉颇、
李牧(同白)有请大王。

(四文堂、四文官、蔺相如、赵王同上。秦王下桌。)
秦王(白)吓,王兄。

赵王(白)怎么说?

秦王(白)你我原为和好而会,不料诸将致动干戈,寡人无以解释,愿将吾孙异人为质,与王兄从此结为唇齿,永不相犯,皇兄意下如何?

蔺相如(笑)哈哈哈!

秦王(白)先生为何大笑?

蔺相如(白)臣笑大王今日,可为知时务也。

赵王(白)君王既愿罢息干戈,真乃二国生民之幸,寡人自当遵命。

秦王(白)如此容孤归国,即遣吾孙异人来质,君王相别,容孤一拜。

赵王(白)寡人也有一拜。

(秦王、赵王同下马。〖牌子〗。)
赵王(白)告辞了。

(赵王、四文堂、四文官、廉颇、李牧同下。)
秦众人(同白)臣启大王:和好足矣,何必又以王孙纳质于赵,是何理也?

秦王(白)赵国文有相如,武有廉颇、李牧,势难钦服。孤今日纳质于他,稳住其心,方好用兵。

秦众人(同白)大王远见,臣等不及。

秦王(白)就此人马回朝。

(〖牌子〗。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