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9月14日

京剧名演员必须高薪,为艺人树立榜样

作者 admin

近年来,影视界个别明星虽然蜚声海内外,但逃税数额巨大,动辄上亿。 所以你可以想象她或他获得了多少巨额报酬。 。 近期,一些“网红”主播在直播间带货,不仅逃税,还夸大其词、冒充劣货、坑蒙拐骗,实在是大错特错! 虽然赚无心之财也能赚大钱,但想想《周易》上说的:“积恶行之家,必遭祸患”。 最好还是尽快停下来吧!

从这个社会现象中,作者让我想起了过去京剧界的著名演员。 这些德才兼备的伟大艺术家不仅给观众带来了精湛的表演,而且在片酬方面也遵循规律,从不浮夸。 一代大师的精神风范,可以为当今艺人树立榜样。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王珮瑜/

清光绪年间同庆班演出图片

角色:程组长体现绅士风范

再来说说三清班的老板,被誉为京剧鼻祖的程长庚。 清朝同光年间,三清班是京城最大的京剧班,规模比今天的影视明星工作室大得多,而程长庚就是三清班的班长。 当时三清班的架构是怎样的? 笔者认为是集体所有制。 班上的男女演员大致分为不同的年级。 三清班最大的角色当然是程长庚。 他是京城第一老生,三清班的班主,精忠寺的掌门。 他大致相当于现任戏剧协会主席。 他当了三十多年的剧团老板,但拿到的钱却不是班里唯一的,和老学生歌手卢胜奎、花脸歌手何桂山一样。 很多戏剧书上都是这样描述他的:穿着长袍、布鞋、撑着雨伞,“吃得慢如肉,行如马车”,看上去像一位乡村私塾老师。 他说道:“某人加入三清班已经几十年了,能够养活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也不乏以此为生的人。如果三清没了,那可就惨了。”这一代人很难找到职业。” (见《清白雷钞钞》)穆臣恭《灵史》记载:“长庚生威严,常宽宏。 虽然是演员,却有着学者、绅士的风范。 他曾掌管三清部,掌管众人时,手下手下留情。 他不能被欺负和低估。 财爱仁义,能济孤弱。 那些贫穷、年老和无助的人将得到金钱和大米。”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李胜素/

《同光十三奇》中的程长庚(中)

那么梨园第一人的收入是多少呢? 当时,三清班实行戏剧制度。 程长庚每演一部戏,他就付四十倍的片酬。 清朝同治年间,白银价格飙升。 四十两银子,相当于白银约256两。 如果程长庚每月演出二十场,乔纳将获得五千六百两白银。 每两白银折合人民币约200元。 每个月可以拿到一万多元。 他不仅比班里著名的小生明星徐晓翔低,而且每场演出都要七十加四毛钱,而他的戏份却几乎是他的两倍,还不如文武老生。光绪三年从上海回到北京,在三清班演出。 杨月楼,他接受了上海的茶园制度,并不满足于固定的角色。 他每次唱戏,都要分享总收入。 就算是百分之十,收入也会比班长高很多,但程长庚想要三清班的演出质量,也是同意的。 当然,杨月楼后来接替程长庚当上了班长,为维持三清班奋斗了十年。 最终因劳累过度而英年早逝。 这笔奖金可能早就被自动取消了。

当时,京剧团的名流如果想赚更多的钱,就去大官僚家里开会。 像程长庚这样的大人物,三场演出拿到两三百两银子是没有问题的。 但程长庚定下了一个班规:如果要在礼堂表演,必须全班同学都去,任何人都不能单独去。 这个规则首先包括他自己,并且严格执行。 换句话说,如果你想致富,每个人都可以致富,而不仅仅是一个人。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程长庚也坚决拒绝邀请他单独参加检察院的会议,即使被锁在柱子上也不会改变初衷。 你为什么不赚钱? 就是为了维护班规的严肃性。 因此,三清班的寿命很长,已经存在了107年。 程长庚一生唱戏,最后只留下西城区百顺胡同的一间平房。 他的高尚品质将永远受到人们的赞扬。

包银:上海茶园开创先河

当时的京剧班子,一开始都是拿角色、唱戏、领固定的钱。 无论有多少演员在场,风险都由主持人承担。 在清朝,当皇帝或皇后在“全国哀悼”中去世时,娱乐活动将暂停27个月,戏班也不能唱歌。 这些人的性命都得由班长来买单,一些不堪承受的班级社团纷纷倒闭。 但只有三清、四喜这样的大班,才能由程长庚、梅巧玲等班长维持。 ,能够承受。 比如,程长庚参加了每一场《说阿卡贝拉》演出,赚了钱,但他却没有用一分钱来支持同事们的生活。 梅巧玲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还向朋友石小芙借了钱。 那个人的态度很明确。 他居然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借钱给班长,为大家提供吃的喝的。 所以这两个人被称为“夏灵”。 也正是因为如此,梅巧玲当了四喜班班主任十几年,最终只在北京里铁拐街45号(今铁树斜街101号)留下一间小平房。 。 梅家几代人都继承了祖辈的善良家风。

清同治初年,上海开设了几处专营精二黄的茶园,如丹桂、丹桂轩、满庭芳等茶园。 他们从北京请来了很多京剧名家来茶园演出,受到了上海观众的热烈欢迎。 每天都很难买到票。 茶园主见有利可图,便高价前来接下这份工作。 他首先与演员们协商片酬。 这被称为“公务”,每月或每季度结算一次。 不是按照演出次数来计算的。 这是一个银包系统。 比如从北京到上海演出的杨月楼,丹桂茶园每月给的银子就是1200两,比程长庚要高得多。 当然,这也包括给他打弦、打鼓的人的工资“头钱”。 茶园主还必须有“四管”规定,即演员及其琴、鼓、侍者等,必须负责演员的接、送、吃、住。 娇儿离开北京前,要交一大笔押金作为安家费。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王珮瑜/

《点石斋画报》描绘清代上海丹桂戏院的现场表演

这仅限于从外地引进的角色,那么配角由谁来扮演呢? 茶园或剧院还需要组织一个剧团,充当外来演员的配角和助手。 他们被称为“子保”或“地保”演员,保保时间一般为半年或一年。 雇佣的大脚虽然待遇不错,但对他的要求也很苛刻。 如果合同是一个月的工资,那么你就得每天演出,有时一天要演出两场,不分昼夜。 天气不好,无论晴雨; 即使你生病了,只要你不是躺在床上,即使你生病了,你也要表演。 所以,在银工资制下,演员虽然赚的钱多,但风险也很大。 因此,当聘请的演员平安归来时,他们是无比幸运的。

随着上海的进一步商业化,上海招工的趋势有增无减。 据文化学者张文瑞考证,清代光绪庚子年间,著名老学生孙举贤受邀到上海天仙园,月薪3000两。 谭鑫培此时第三次来上海,他在天仙花园的月薪是2600两。 一百两。 从此以后,他每次到上海演出,工资都越来越高。

那么其他角色呢? 1913年,19岁的梅兰芳第一次与王派老学生王凤庆一起到上海丹桂一院演出。 花园每月提供的银包为王凤庆3200元,梅兰芳1400元。 王凤庆奋力拼搏,花园开始加价至1800元。 众所周知,梅先生凭借文艺武打兼备的《穆克村》轰动上海,并在浦江赢得了万千铁杆粉丝。

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

1945年10月10日,抗战胜利后,梅兰芳首次登上舞台,在上海兰心剧院的《老虎》演出后台拍照。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到上海的著名京剧演员鲍银的身价暴涨。 他还谈到了梅兰芳大师。 到了20世纪30年代,他在上海发行的纸币已增至每张数万银子。 然而,当日本侵略中国时,他留起了胡子,并明确表示十年内不做日本傀儡。 你不会从表演中赚到一分钱。 如果只从经济上考虑,你就损失了很多钱。 但梅大师坚持民族气节,宁愿卖画谋生,也不愿弯腰做一个有主见的中国人。 受到全体国人的崇敬。 可见,钱虽好,但有的可以拿,有的却不能拿! 不要失去尊严,更不要触犯法律!

从轮班制到片酬制:名演员按实力付费

清末民初,最先开始在京城“选演员”的还是演艺界的王者谭鑫培。 他曾六次到过上海。 他受到上海剧院系统的启发,他也有能力。 只要他演出,上座率就是100%,于是他选了演员,组建了自己的剧团。 他赚的钱除了演员的戏份和税费外,全部由班主任承担。 何熙源采取分账制,要么28人,要么37人,剧团占大部分。 一般来说,如果出席率超过50%,就不会损失任何钱。 当然,谭王每次上演120%席位的节目,都是只赚不亏。 但老人并不贪心,每个月只表演八九次。 晚年,他多次为北京、天津等地受水旱灾害的同胞进行慈善演出,也为支持同学的生活而努力演出,故于去世后去世。 宣南大外郎营1号仅剩一栋平房。 没有豪宅,也没有豪车。 年轻一代大多是京剧艺术家,但他们也过着平凡的生活。 因此,谭氏家族七代人一直坚持艺术创作。 这得益于良好的家庭传统和教养。

自谭王以后,著名演员基本都实行选角制度。

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

《同光十三奇》中的谭鑫培

新中国成立后,北京京剧团基本上是国有的,实行工资制度。 到了20世纪50年代,演员开始根据他们的技术水平进行评级。 那个时候的标准是非常高的。 文学艺术界有16个级别。 北京的京剧演员只有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惠生,还有京剧团的马连良、谭富英、张君秋、邱盛荣。 中国京剧院的赵燕霞、李少春、袁世海、叶盛澜等五位演员为一级演员,杜锦芳、李和增、叶盛章、张云熙等大艺术家均为二级——当时的演员水平。 当时一流演员的片酬是335元,非常高了。 然而,在这些艺人被评级之前,他们的片酬都在1000多元。 政府没有做出一揽子决定,但允许他们领取保留工资。 他们也一次次有意识地放低自己。 的保留工资。 改革开放后,复杂的16级改为简单的4级,即初级、中级、副高级、高级。 每层分为4个摊位。 各个级别和小摊的差别不是很大,但也不是平等的。 有利于激励从业者努力进取、提高。 因此,笔者觉得这是京剧200年历史上最好的一场演出。 好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