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9月8日

京剧《烧绵山》剧本唱词

作者 admin

京剧《烧绵山》又名:《焚绵山》《介推逃隐》剧本唱词

角色

介子推:老生
晋文公:小生
介母:老旦
解张:外
颠颉:净
魏犨:副净
狐毛:末
狐偃:丑

剧情

此即《左传》所载晋侯赏从亡者,介子推不言禄,禄亦弗及之故事。按春秋时鲁僖公二十四年,晋文公既复国正位,大赏诸佐臣,分为三等赏,以从亡为首功,送款者次之,迎降者又次之。赵衰、狐偃、狐毛、魏犨、先轸、颠颉之徒,俱得褒首等功,独遗介子推未及叙。先是,介子推亦在从亡之列,途中曾割股疗重耳饥。适重耳济河之时,心鄙狐偃等有争功之心,遂耻居其列。左丘明所传“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下义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与处矣”等语,即介之推背地怨尤之言也。盖其秉性过于狷介,故归国后即托疾家居,奉母隐山林。晋文公亦因是不觉遗忘。介子推见赏不及己,遂益怨怼,立志不食晋禄。其邻人解张,颇代介子推不平,继见国门之上,悬有诏令:许有功遗赏者自陈。解张即欣然往告介子推,其母亦一再劝之出,讵介子推拗执不肯听。其母乃曰:汝既能为廉士,吾宁不能为廉士之母乎?即若是,吾与汝偕隐。介子推乃大喜,遂负其母奔绵山,隐于绵山之深林穷谷中。草衣木食,故旧鲜有知者。惟解张知之,为代作《龙蛇怨》词一首,夜悬于朝门。其词有:众蛇入穴,皆有宁宇;一蛇无穴,号于中野,等语。晋文公得之,知为介子推怨词,自承其过,急遣使往召,不得。乃拒问其邻右,谓有能言介子推隐处者,并官其人。于是解张进,为述介子推耻于求禄,及负母逃隐状。晋文公谢之,即拜解张宫下大夫。即日用法驾,同解张亲往绵山访介子推,执意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虽穷索数日,竟不得。从者乃有以举火焚林之说进,晋文公度介子推系孝子,果焚及,必当负母出避火。谅断无忍心害理,肯累母葬火窑,而自博其高名者,计亦良是。于是使军士从山后纵火,延烧其林,以迫之走。讵意介子推终不出,竟相抱,死于一枯柳之下。至三日后火熄,始寻得其骸骨。晋文公见之,懊丧自责,至涕不能仰,乃命祠葬于绵山之阳,以绵上为之田,供其岁祀,且改绵山曰介山云。即今山西汾州府介休县境,仍有冷食一日,家家不举火之俗,以报介子推。噫嘻介推,杀母杀身,以成己名,汝心究属何心乎?虽然,按《左传》言:本无举火烧山事,其结处仅言“遂隐而死,晋侯求之不获,以绵上为之田”云云。为此说者,盖《东周列国志》也。

注释

此剧为须生、老旦做工重头戏,其烧山时之跌扑,颇费力量,且最容易做得过火,反致不合视死如归之神理。故近来名伶如鲫,而鲜有以善演此剧名者。

京剧《烧绵山》剧本唱词

【第一场】
(狐毛、狐偃、颠颉、魏犨同上。〖点绛唇〗。)
狐毛(白)老夫狐毛。 

狐偃(白)老夫狐偃。

颠颉(白)某,颠颉。

魏犨(白)某,魏犨。

狐毛(白)列公请了。

狐偃、
颠颉、
魏犨(同白)请了!

狐毛(白)吾主周游列国一十九载,今日回朝复任,你我排班伺候。

狐偃、
颠颉、
魏犨(同白)香烟渺渺,圣上临朝。

(四太监引晋文公上。)
晋文公(引子)重整山河,万民安乐。

(念)金殿当头色色新,文武百官站朝廷。金钟三响群臣至,万紫千红拱百文。

(白)寡人晋文公,国号重耳。父王晋献公,宠爱丽姬,日斩贤良大臣。众卿保孤,周游列国一十九载,今日回朝复位,清赏功臣。

众卿!

狐毛、
狐偃、
颠颉、
魏犨(同白)臣。

晋文公(白)将功劳薄呈上,寡人升赏。

(西皮摇板)父王无道乱朝纲,

听信谗言斩忠良。

周游列国闲漂荡,

今日才得坐朝堂。

将狐毛封为左丞相,

狐偃官居右侍郎;

颠颉封为镇殿将,

魏犨提督保孤的家邦。

狐毛、
狐偃、
颠颉、
魏犨(同白)谢主龙恩。

晋文公(西皮摇板)一道圣旨往下降,

文武百官听端详:

有功早来请功赏,

过后休怨枉思量。

(白)众卿,

狐毛、
狐偃、
颠颉、
魏犨(同白)臣。

晋文公(白)这有谕榜一道,悬挂午门。凡有功之臣,限三日准期自报。

狐毛、
狐偃、
颠颉、
魏犨(同白)领旨。请驾回宫。

晋文公(白)摆驾。

(四太监引晋文公同下,狐毛、狐偃、颠颉、魏犨同下。)
【第二场】
(解张上。)
解张(念)桃花岁岁皆相似,面目年年大不同。

(白)老汉解张,今有晋文公,周游列国一十九载,今日封赏功臣。有榜文在外,凡有功之臣,限三日准期自报。我想介子推有割股之功,不免前去报他一信,叫他前去请功受赏。正是:

(念)乡邻做官,大家喜欢。

(解张下。)
【第三场】
(介子推上。)
介子推(引子)弃职罢朝阁,蹬断名利索。

(念)双足跳出是非窝,忙里偷闲得快乐。冷眼观看君王意,告职归家待如何?

(白)卑某介子推,晋献公驾前为臣,官居谏议大夫之职。因昏王无道,宠爱丽姬,立斩重耳。我与狐毛、狐偃、颠颉、魏犨,同保重耳太子周游列国一十九载。谁知黄河清渡,冷眼看破,是我告职归家。正是:

(念)忠良何所乐?勤以孝为先。

(西皮慢板)介子推坐草堂前思后想,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伤:

晋献公他把那谗言听上,

斩重耳灭人伦搅乱朝纲。

俺十人保重耳逃出罗网,

日同行夜同眠凄凄凉凉。

我也曾在荒郊取食觅浆,

我也曾割股肉奉过君王。

过黄河一个个争功乱嚷,

因此上介子推弃职还乡。

归家来织席履心快意爽,

蹬断了名和利侍奉高堂。

(解张上。)
解张(西皮摇板)好一个有道的仁义皇上,

见着了介子推细说一番。

(白)介兄开门。

介子推(白)是哪个?

解张(白)老汉到此。

介子推(白)吓,原来是邻舍到此。请进。

解张(白)请,老汉有礼。

介子推(白)还礼,请坐。

解张(白)谢坐。

介子推(白)老邻到此,有何见教?

解张(白)今有晋文公回朝复位,有谕榜在外:凡有功之臣,限三日准其自报。我想介兄有割股之功,愚下前来送信,介兄何不前去请功受赏?

介子推(白)依卑某看来,尽都是虚谬之事。

解张(白)怎见得是虚谬之事?

介子推(白)哎,老邻,若劳,我介子推奇功第一,就该有旨宣我入朝,加封才是;难道我自己前去请功受赏,岂不作了朽木而已?

解张(白)介兄吓!

(西皮慢板)介兄把话你错讲,

细听老汉说比方:

前朝有个姜吕尚,

八十二岁遇文王。

下山背的封神榜,

兴周灭纣周武王。

介子推(西皮慢板)老邻舍把话休要讲,

细听卑某说端详。

讲什么兴周灭纣姜吕尚,

(西皮快板)说什么武王伐成汤。

我今无官身飘荡,

散淡逍遥奉萱堂。

解张(西皮快板)一十九载伴驾往,

鞍前马后受风霜。

有功不去请功赏,

卧马摇铃枉身扬。

介子推(西皮快板)晋文公为君少肚量,

弃旧迎新不决王。

我也曾对天把誓降,

至意不扶无道君。

解张(西皮快板)介兄生来秉性强,

至意不肯入朝堂。

施罢一礼抽身往,

介兄休怪老汉言癫狂。

(解张下。)
介子推(白)少送了。

(西皮快板)好一个邻舍老解张,

絮絮叨叨言偏长。

劝我前去请功赏,

我至意不肯入朝廊。

闷恹恹坐在草堂上,

(介母上。)
介母(西皮摇板)寂寞度日光。

介子推(白)儿拜揖。

介母(白)一旁坐下。

介子推(白)儿告坐。

介母(白)儿吓,时才何人到此?

介子推(白)邻舍解张。

介母(白)到此何事?

介子推(白)他言道晋文公回朝复位,封赏功臣,叫孩儿前去请功受赏。

介母(白)既是这等说,我儿就该前去请功受赏。

介子推(白)老母,想儿随驾一十九载,又有割股之功,就该宣儿入朝,反叫儿自行前去请功,岂不做朽木而已?

(西皮慢板)晋文公复位坐朝廊,

靠赏功臣枉思量。

一十九载随驾往,

鞍前马后受风霜。

反叫儿自己请功赏,

他是那无道不决王。

介母(西皮慢板)孝当竭力把忠尽,

侍亲奉君礼所当。

既是君王请功赏,

我儿就该入朝堂。

介子推(西皮快板)四四方方一座墙,

多少明人里面藏。

纣王无道乱朝纲,

宠爱妲己斩忠良。

比干谏奏反斩丧,

箕子、微子一命亡。

儿要学古今前朝样,

落得个芳名天下扬。

介母(西皮摇板)我儿既不请功赏,

们还要作商量。

(白)儿吓,我何处安身。

(解张暗上,听。)
介子推(白)老母,去至二十里之地,有一绵山,山高崎岖,那厢可以安身。

(解张下。)
介母(白)为娘后面收拾。

介子推(白)老母请。

(介母下。)
介子推(西皮摇板)老母仁德世无双,

白发苍苍年迈娘。

虽然年高花甲上,

一片慈悲达上苍。

(介母上。)
介母(西皮摇板)双双跪草堂,

拜别祖先泪汪汪。

介子推(西皮摇板)用手拨开天罗网,

双足跳出是非场。

(介子推、介母同下。)
【第四场】
(四太监引晋文公同上。)
晋文公(西皮摇板)一十九载闲漂荡,

今日重振旧家邦。

(大太监引解张同上。)
大太监(西皮摇板)用手带定老解张,

品级台前奏君王。

(白)站定了,奴婢启奏千岁:有一庶民,名叫解张,知道介子推的下落。

晋文公(白)宣他上殿。

大太监(白)宣解张上殿。

解张(白)草民见驾。

晋文公(白)解张可知介子推下落?

解张(白)他逃走了。

晋文公(白)逃往哪里去了?

解张(白)逃往绵山去了。

晋文公(白)吓,卿家吓!

(西皮摇板)听说此言泪汪汪,

割股忠良一旦亡。

心思切切意彷徨,

亲到绵山走一场。

(白)解张封为下大夫,朝房官带。

解张(白)谢千岁!

(解张下。)
晋文公(白)内侍传孤旨意,颠颉、魏犨打扫校场。

(四太监引晋文公同下。)
大太监(白)千岁有旨:命颠颉、魏犨打扫校场。

(颠颉、魏犨内同允。大太监下。)
【第五场】
(介子推搀介母同上。)
介子推(西皮摇板)搀扶老母到山洼,

不贪富贵共荣华。

(白)老母,来此绵山。

介母(白)儿吓,这高山怎样崎岖,为娘怎生行走?

介子推(白)老母,

(西皮摇板)这座绵山高接天,

峡崴四壁锦物佳。

云横峻岭甚潇洒,

清泉涧下照眼花。

猿猴献果枝头耍,

乌鸦林中叫喳喳。

攀藤扶草上山洼,

古木松林可为家。

(白)老母,此地可以安身。

介母(白)此地到好,不知终日何以为食?

介子推(西皮导板)老母不必自嗟呀,

(西皮慢板)草衣木食可为佳。

无是无非真潇洒,

胜似蓬莱第一家。

介母(西皮摇板)我儿说的哪里话,

为娘岂有此嗟呀?

且把松林下,

介子推(西皮摇板)儿把这功名二字付黄沙。

(介子推、介母同下。)
【第六场】
(颠颉、魏犨同上,四龙套、四下手同上。)
颠颉(念)十万狼牙箭,

魏犨(念)血染马蹄红。

颠颉(白)俺,颠颉。

魏犨(白)俺,魏犨。

颠颉、
魏犨(同白)请了。

颠颉(白)千岁绵山访贤,在此伺候。

(四下手引晋文公同上。)
晋文公(念)孤王到校场,绵山访忠良。

颠颉、
魏犨(同白)参见千岁。

晋文公(白)人马可齐。

颠颉、
魏犨(同白)俱已齐备。

晋文公(白)摆驾绵山。

(〖泣颜回〗。众人同下。)
【第七场】
介子推(内西皮导板)春竹青青隐翠围,

(介子推上。)
(西皮慢板)叮咛结草依。

我好比箕子绝宗义,

我好比鸿雁隐山溪。

不愿在朝争名利,

终朝每日马不停。

耳边听得人马喊,

此言叫我难猜疑。

站在高山用目视,

(介子推上山。晋文公、颠颉、魏犨、四龙套、四下手同上,过场,同下。)
介子推(西皮慢板)彩旗不住空中飞。

五色旌旗当空立,

(晋文公、颠颉、魏犨、四龙套、四下手同上,过场,同下。)
介子推(西皮快板)刀枪剑戟排得齐:

见几个怀抱双黄锏,

见几个手拿打将锤;

见几个手执画杆戟,

见几个手拿银战杆。

莫不是哪国烟尘起?

莫不是千岁把兵提?

莫不是要把山头洗?

莫不是访我介子推?

我也曾对天把誓立:

永不在朝挂紫衣。

观罢一场心上气,

一腔恶气往上提。

任你搜来任你洗,

(介子推下山。)
介子推(西皮摇板)死在绵山总不回!

(介子推下。)
【第八场】
(晋文公、四下手同上。)
晋文公(西皮摇板)野草闲花遍地黄,

亲到绵山访忠良。

(颠颉、魏犨同上。)
颠颉(西皮摇板)水底捞月无踪影,

魏犨(西皮摇板)沙窝捞金莫处寻。

颠颉、
魏犨(同白)参见主公。

晋文公(白)可有踪迹?

颠颉、
魏犨(同白)并无踪迹。

晋文公(白)卿家吓!

(西皮摇板)听一言来好惨伤,

找不着忠良在哪厢。

二卿一齐把马上,

东山西岭访忠良。

颠颉(西皮摇板)辞别千岁把马上,

魏犨(西皮摇板)东山西岭访忠良。

(众人同下。)
【第九场】
(介子推上。)
介子推(西皮摇板)四下不住喊声近,

叫人难解其中情。

回头便把老娘请,

(介母上。)
介母(西皮摇板)我儿请娘为何因?

介子推(西皮摇板)老娘有所不知情,

重耳带兵将儿寻。

介母(西皮摇板)既是重耳将儿寻,

就该前去见圣君。

介子推(西皮摇板)老母说话欠思论,

孩儿立意不回心。

介母(白)哪里安身?

介子推(西皮摇板)搀扶老母东山进,

东山以内避躲君。

(介子推、介母同下。)
【第十场】
(颠颉上。)
颠颉(西皮摇板)吾主本是有道君,

君访贤臣臣隐林。

将人马齐把东山进,

东山以内寻贤良。

(颠颉下。)
【第十一场】
(介子推搀介母同上。)
介子推(西皮摇板)扶定老母西山进,

西山内面去安身。

(介子推、介母同下。)
【第十二场】
(魏犨上。)
魏犨(西皮摇板)吾主有道坐龙庭,

忘却忠臣割股情。

人马齐把西山进,

西山以内去搜寻。

(魏犨下。)
【第十三场】
(介子推搀介母同上。)
介子推(西皮摇板)们同把中山上,

(介子推、介母同上山,同下山。)
介子推(西皮摇板)中山内面去安身。

(介子推、介母同下。)
【第十四场】
(晋文公上。)
晋文公(西皮摇板)百鸟不住叫山岗,

何处深林将卿藏?

(颠颉、魏犨、四龙套、四下手同上。)
颠颉、
魏犨(同白)启奏千岁:满山寻尽,并无踪迹。

晋文公(白)这便怎么处?

颠颉、
魏犨(同白)千岁传下旨意,火焚绵山。

晋文公(白)岂不将他烧死内面?

颠颉、
魏犨(同白)吓,千岁,想那介子推,乃是大孝之人,见火一起,他必定背他老母,前来见驾。

晋文公(白)好,吩咐火焚绵山。

(颠颉、魏犨同允,同放火。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介子推上。)
介子推(西皮摇板)耳旁听得炮连声,

(介子推跌。)
介子推(西皮摇板)重耳放火烧山林。

东山不进西山隐,

(介子推跌。)
介子推(西皮摇板)西山烈火密层层。

回头便把老母请,

(介母上。)
介母(西皮摇板)我儿慌张为何因?

介子推(西皮摇板)老母不解其中情,

重耳放火烧山林。

介母(西皮摇板)既是重耳烧山林,

我儿速速去见君。

介子推(西皮摇板)老母不必将儿劝,

孩儿立意不回还。

介母(西皮摇板)在哪里安身?

介子推(西皮摇板)扶定老母东山进,

(放火。介子推跌。)
介子推(西皮摇板)东山烈火如烟腾。

搀扶老母西山隐,

(介子推跌。)
介子推(西皮摇板)西山烈火密层层。

一言未尽火扑面,

(介子推跌,散连子。放火。介子推两边望。)
介子推(西皮摇板)一命赴幽冥。

(介子推死,介母死。晋文公、颠颉、魏犨、四龙套、四下手同上。)
颠颉、
魏犨(同白)启千岁:介子推已死。

(晋文公哭。)
晋文公(西皮摇板)孤哭、哭一声老伯母,

叫、叫一声介子推!

(白)孤周游列国一十九载,回朝复位,封赏功臣,一时将卿忘记。孤王有旨宣卿入朝,加官受爵。卿家至意不肯入朝,你来在绵山,孤万般无奈,只得火焚绵山。不料你烧死火光之下。老伯母,介卿家!

(哭)孤的卿家吓!

晋文公(西皮摇板)哭断肝肠也枉费,

(白)也罢!

(西皮摇板)倒不如拔剑一命亡。

颠颉、
魏犨(同白)乃是他大数已定,千岁还要封赠于他!

晋文公(白)尸身搭下。

(介母、介子推同下。)
晋文公(白)二卿听孤传旨:从今绵山改为介山,每逢清明佳节前一日,以为“寒食节”。寡人回朝,在午朝门外修造忠良祠,每逢春秋二祭。来,人马回朝。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