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9月5日

京剧《东昌府》【三本】剧本唱词

作者 admin

京剧《东昌府》【三本】又名:《双盗印》剧本唱词

角色

黄天霸:武生
郎如豹:净
施世纶:老生
丑院子:丑
丑丫头:彩旦

剧情

郝素玉被黄天霸等打败,独自逃至其妹郝双凤家中。姊妹见面后,郝素玉将其兄郝文僧,如何拿获施世纶,及黄天霸如何营救,最后其母被杀,其父兄被擒等情叙述后,央求郎如豹报仇。郎如豹自烫死韩翠云,被韩佩到处控告后,心中终有不安。忽内监罗进忠来访,始知韩佩叩阙控告,万岁大怒。经索国舅与幼主讲情,得特将韩佩发回更审。罗进忠特带索国舅书信,及幼主密旨,求施世纶周全。郎如豹闻后,并求罗进忠转求施世纶,连郝世洪父子亦行释放。但罗进忠见施世纶后,施世纶断然拒绝。郝素玉见施世纶不准人情,又恐时日迟延,其父兄性命难保,乃单身夜入施世纶之公馆。适施世纶入睡,乃将印信拿出。欲杀施世纶,因魁星保护,使郝素玉手软刀落,乃仓皇逃走。施世纶闻刀声后,忽然惊醒,始知钢刀在地,印信已失,乃聚集黄天霸等商议找印及捉贼之策。郝素玉将印盗回,置于郎家祠堂天花板上。黄天霸知系郝素玉所盗,并预料郝素玉必至郎如豹处,乃在郎家周围满布埋伏。适遇郎如豹家人给知府送书,约明晚聚会,商议应付施世纶之策。黄天霸等得知,翌晚乃冒充知府人员混进郎家,不但将施世纶印信盗回,反将罗进忠之印盗去,故此剧又名《双盗印》云。

京剧《东昌府》【三本】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校尉同上,同站门。罗进忠上。)
罗进忠(引子)身长皇宫,朝金阙,相似真龙。 

(罗进忠坐。)
罗进忠(念)享受荣华乐无穷,龙楼凤阁任咱行。我国文武俱尊敬,辅保东宫守阙龙。

(白)咱家,罗进忠。自幼进宫伺候老主,万岁十分宠爱,又封咱家为幼主爷的谙达,在千岁宫内亦为首领,看起来咱家真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哈哈哈哈。这且不言。只因东昌府有一百姓进京叩阙,状告山东郎如豹一案,又有施公的本章参奏东昌府的各官。今有国舅索皇亲在幼主面前苦苦地求情,保救郎如豹的性命。是咱家奉旨面见施公,也好与镇山东托情。离京行了数日,前面已是东昌府。

校尉的,打道东昌府。

(四大校尉自两边分上,伞夫上。〖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郝素玉(内白)走哇!

(郝素玉上。)
郝素玉(白)哎,可恼哇,可恼!

(西皮摇板)一心只将天霸恨,

杀却我母命残生。

(白)奴家,郝素玉。可恨黄天霸假意定亲,黑夜之间将施不全偷去,又将我母亲杀死,拿去父兄,不知生死存亡。是我一人逃走,不免去到妹子那里,求亲家爹爹定计报仇。黄天霸吓,天霸!你姑奶奶若不杀你这小子,我誓不为人也!

(西皮摇板)自思自怨作事错,

羞愧难言无奈何。

(白)走哇!

(郝素玉下。)
【第三场】
(郝双凤上。)
郝双凤(唱)奴虽是闺阁女韬略广有,

自幼儿受父传武艺机谋。

恨我兄每日里逞凶贪酒,

心悬挂父母老难展眉头。

见乌鸦不住地眼前吼吼,

猜不透吉凶事是何情由。

(白)奴家,郝双凤。爹爹郝世洪。母亲武氏。生我兄妹三人,哥哥郝文,带发出家;姐姐素玉,力大无比,也有一身武艺,只是性情高傲。爹爹将我许配郎如豹之子天化为妻,家财丰富,与各官结交,真是一呼百诺,这且不言。今日心中烦闷,不免带领了丫头们,去到后花园游玩一番。

丫头!

众丫鬟(内同白)有。伺候大娘。

郝双凤(白)你们随我往花园演习武艺。

众丫鬟(内同白)啊!

(丑丫头上。)
丑丫头(白)走哇!

(念)丫鬟名字叫秀莲,生来美貌俏容颜。

(白)大娘在上,秀莲有礼。

郝双凤(白)秀莲,不在厨房煎茶,到我后面作什么?

丑丫头(白)我不在厨房煎茶,到后面作什么?大奶奶,娘家有人来了。

郝双凤(白)我娘家谁来了?

丑丫头(白)你老姐姐,我的姨儿。

郝双凤(白)我姐姐来了,快快请进来!

丑丫头(白)姨儿有请。

(郝素玉上。)
郝素玉(唱)红颜不负男儿量,

报却冤仇称心肠。

(白)妹妹!

郝双凤(白)姐姐。

郝素玉(白)妹妹请。

郝双凤(白)姐姐请。

郝素玉(白)请。

郝双凤(白)姐姐请坐。

郝素玉(白)妹妹请坐。

郝双凤(白)丫头们,见过姨儿。

丑丫头、
众丫鬟(同白)参见姨儿。

郝素玉(白)罢了。

郝双凤(白)姐姐,我看你面带愁烦,难道有什么心事吗?

郝素玉(白)哎呀,我的妹妹吓!咱们家有了杀身大祸了!

郝双凤(白)啊,咱们家有什么大祸了?

郝素玉(白)只因哥哥拿住施公,要与表兄天虬报仇,正要开刀,家院来报黄天霸来了吓!

郝双凤(白)哦,黄天霸他便怎么样吓?

郝素玉(白)他来救施公,杀得大败。我就要将施公杀死,哥哥不肯,反将赃官领在空房。不想黑夜之间,被他们将施公偷去,可怜母亲被天霸杀死!

郝双凤(白)吓,母亲叫人杀了!

郝素玉(白)正是。

郝双凤(白)哎呀,我的妈呀!

郝素玉(白)妹妹醒来!

郝双凤(西皮导板)听一言吓的我魂飞天外,

(三叫头)母亲!亲娘!哎呀娘吓!

(唱)想起了养育恩痛伤心怀。

父母仇不共天仇恨难解,

拿狗官杀天霸方称心怀。

(白)姐姐,母亲被人杀死,难道不报仇吗?

郝素玉(白)不要提起。可怜爹爹同哥哥,俱已被擒,为此我一人逃走前来,与你商议。想求亲家爹,定计报仇,答救爹爹要紧!

郝双凤(白)带我与你妹夫定计,求公公与爹爹他老人家报仇就是了。

郝素玉(白)全仗妹子。

郝双凤(白)丫头们,老太爷与大爷回来,禀我知道。

众丫鬟(同白)是。

郝双凤(白)姐姐一路辛苦,请到后面歇息。

郝素玉(白)唉!

(念)祸事从天降,

郝双凤(念)定计作商量。

(郝素玉、郝双凤、众丫鬟、丑丫头同下。)
【第四场】
(郎如豹上。)
郎如豹(引子)势大权高,居皇亲,胜似当朝。

(念)虎体熊彪志包天,山东一带俺为先。府县州官诸尊重,谁不闻名胆战寒。

(白)某,镇山东郎如豹。生来两膀臂力过人,幼习弓马,当年科甲,得中一十三名进士。官居一等侍卫。只因俺在朝房,打死官军,万岁将俺取斩。多亏皇亲索国舅保奏,将俺发在山东为民。本地府县官员,与我结交来往。就是那些乡绅富豪,闻俺镇山东的威名,俱是望风而逃。只因前者韩佩之女,因奸不从,被俺将他夫妻杀死。谅那韩佩,必不干休,定要各衙叩告。

家院们!

(丑院子上。)
丑院子(白)老太爷。

郎如豹(白)命你在外打听韩佩音信,怎样了?

丑院子(白)回禀老太爷的话:小子在外,打听得韩佩为他女儿女婿,被老太爷打死,在这山东一带,大小文武衙门,全都告过了。

郎如豹(白)啊?他既在各处叩告,为何不见公差到来拿我?

丑院子(白)罢,哟,我的老太爷。本地府县州官,一来全与老太爷有交情,二来谁不知道当朝的索国舅,是你老的妹夫儿。别说是这个事,再比这个事大点儿,也没有人敢来惊动你老人家的大驾。

郎如豹(白)着哇!倒是你讲得有理。哈哈哈!

(丑丫头上。)
丑丫头(白)走哇!

(念)脚大走得快,有事两头忙。

(白)回禀老太爷,里海坞的郝亲家爷的令嫒、你老的亲家女儿、大奶奶的姐姐、我的大姨儿来了。

郎如豹(白)郝素玉来了。家院退下。

(丑院子下。)
郎如豹(白)有请!

丑丫头(白)大姨儿有请!

(郝素玉、郝双凤同上。)
郝素玉(唱)叹双亲遭不幸祸事天降,

郝双凤(唱)思想起不由我泪洒胸膛。

郝素玉、
郝双凤(同白)哎呀,(亲爹爹)(公公)吓!救命吓!

郎如豹(白)啊?你姐妹二人,为何这等狼狈至此?

郝素玉(白)哎呀,亲家爹爹!可恨施公,将我父兄拿去,又命天霸,黑夜将我母亲杀死了!

郎如豹(白)哎呀!可恼哇,可恼!

(唱)郝世洪居绿林曾经百战,

况且他弃江湖已有多年。

我两家住山东名镇四远,

但不知因何故得罪赃官?

(白)你父洗手归家多年,为了何事,被施公拿去?

郝双凤(白)不要问了,都是为我哥哥拿住,要与你老人家送来,究问情由。不想招出这样大祸,不是为你老,害了我娘家遭此大祸吗?

狼如玉(白)啊,赃官施不全,为俺前来私访。哈哈哈,大胆赃官,敢在虎口板牙。你姐妹二人,但放宽心。你父兄虽然被擒,待为公的修书一封,拜上知府,叫他照看你的父兄就是了。

郝素玉、
郝双凤(同白)拜上知府,焉能保得住我爹爹性命?还是要别的计较方好。

郎如豹(白)也罢,待俺亲自去见那施公,与亲翁父子讲个人情,他若准了人情便罢!

郝素玉、
郝双凤(同白)他若不准呢?

郎如豹(白)他若不准人情,待俺修书一封,命人星夜进京,拜上皇亲索国舅,参他诬拿良民为盗,本奏万岁,管叫施不全前程全休!

郝素玉(白)差人进京,求索皇亲上本参他。倘若施公要将我父兄杀了,岂不误了大事?

郎如豹(白)一面差人进京,再命人打听。倘若取斩,我带领众家英雄,劫夺法场,也要救他父子。有俺一人作主,还怕什么赃官!

郝素玉、
郝双凤(同白)此计甚好。

(郎天化上。)
郎天化(念)幼习棍棒志兼全,不怕王法不惧官。

(白)爹爹!

郝素玉(白)吓,妹夫回来了。

郎天化(白)姐姐请做。

郎如豹(白)儿吓,不在草场演习棍棒,到此何事?

郎天化(白)方才庄丁来报,京中千岁宫中的罗公公到来,不知为了何事?

郎如豹(白)啊,罗公公到了。你姐妹后面叙谈叙谈。

郝素玉、
郝双凤(同白)是。

(郝素玉、郝双凤同下。)
郎如豹(白)有请罗公公。

罗天化(白)有请罗公公。

(八校尉、罗进忠同上。)
郎如豹(白)吓,公公!

罗进忠(白)皇亲!

郎如豹(白)公公请进。

罗进忠(白)皇亲请。

郎如豹(白)太尉请上,待俺参拜。

罗进忠(白)不敢,不敢。

郎如豹(白)太尉请坐。

罗进忠(白)皇亲请坐吓。

郎如豹(白)不知太尉驾到,未曾远迎,望乞恕罪。

罗进忠(白)好说。咱家来得卤莽,多有得罪。

郎如豹(白)岂敢。请问太尉,不在京都相伴幼主,来至东昌府,有何贵干?

罗进忠(白)皇亲有所不知。只因东昌府有一老民名叫韩佩,进京叩阙,将尊驾告下来了!

郎如豹(白)吓,韩佩告我何来?

罗进忠(白)道你仗势欺人,因奸至死男女二命,又将金银买动本地文物衙门,苦害良民,霸占东昌,人命无数。万岁大怒,多亏皇亲索国舅启奏一本,将韩佩发回本处衙门审问。国舅又到千岁宫中,拜求幼主爷的密旨,命咱家前来,面见施公,保全尊驾的性命。

郎如豹(白)哎呀,公公。施公将我亲翁父子拿去,如今求情,只怕这个人情,有些难讲。

罗进忠(白)咱家奉的是幼主爷的旨意,二来还有国舅的书信,谅那施公,也不敢不准。

郎如豹(白)但能保得两家无事,自当重谢。公公就在寒舍居住。

罗进忠(白)咱家带的人多,怎好打扰皇亲。

郎如豹(白)来,吩咐摆宴,与公公接风。

丑院子(白)是。

罗进忠(白)到此就要叨扰了!

郎如豹(白)来,将酒宴摆在前厅。太尉请!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官兵、黄天霸、关泰、朱光祖、王殿臣、何路通同上,同挖门。)
黄天霸(白)黄天霸。

关泰(白)关泰。

朱光祖(白)朱光祖。

王殿臣(白)王殿臣。

何路通(白)何路通。

黄天霸(白)列位请了。

关泰、
朱光祖、
王殿臣、
何路通(同白)请了。

黄天霸(白)我等奉命,抄杀郝世洪的家眷,且喜俱已拿获,公馆交令。

关泰、
朱光祖、
王殿臣、
何路通(同白)大家前往。

黄天霸(白)打道!

(众人同下。)
【第六场】
(金大力上。)
金大力(白)走哇!

(唱)大英雄时未至蛟龙遭困,

为绿林多潇洒岂有后程?

(白)俺,金大力。与众家弟兄分手之后,行至沧州,闻听施大人在东昌府下马,为此俺急急赶来,拜望天霸,叩见施大人,就此趱行。

(唱)与天霸分别后每日思想,

他英雄我好汉俱是栋梁。

(金大力下。)
【第七场】
(〖急急风〗。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刽子手、门子同上,同站门。施世纶上。)
施世纶(点绛唇)奉命出朝,地动山摇,除,捉拿土豪,谁敢犯律条!

(〖吹打〗。黄天霸、关泰、朱光祖、王殿臣、何路通自两边分上。)
黄天霸、
关泰、
朱光祖、
王殿臣、
何路通(同白)参见大人!

施世纶(白)众位英雄,多受辛苦,两旁坐下。

黄天霸、
关泰、
朱光祖、
王殿臣、
何路通(同白)谢坐。

施世纶(念)狂徒甚大胆,朝廷法律严。未拿郎如豹,先审文武官。

(白)本院,施世纶。前日私访被擒,多亏众位英雄,拿住郝世洪父子。凶僧,世洪收监。候拿住郎如豹,本奏万岁发落。

众位英雄。

黄天霸、
关泰、
朱光祖、
王殿臣、
何路通(同白)大人。

施世纶(白)郝世洪的庄院,可曾搜寻明白?

黄天霸(白)俱已搜寻明白,并无一人在内。

施世纶(白)只是素玉逃走,真为本院的后患。

黄天霸(白)郝素玉武艺高强,况且力大无比。拿住此人,方保无事。

(兵役上。)
兵役(白)启禀大人:公馆外面来了个彪形大汉,口称叫作金大力,要求见大人,拜望黄副将。

施世纶(白)哦,金大力来了?

黄天霸(白)大人,此人前来,要拿素玉,易如反掌。

施世纶(白)就是本院在三义庙会过一次,他今到此,乃天助成功。吩咐有请。

黄天霸、
关泰(同白)我等代迎。

兵役(白)有请金爷!

(兵役下。金大力上。)
金大力(念)豪杰威名重,男儿须立功。

(白)啊,黄爷,关爷。

黄天霸、
关泰(同白)金爷来了,请!

金大力、
黄天霸、
关泰(同笑)哈哈哈哈!

金大力(白)二位请。

大人在上,小人叩头。

施世纶(白)壮士少礼,请坐。

金大力(白)多谢大人。列为请坐。

黄天霸、
关泰、
朱光祖、
王殿臣、
何路通(同白)请坐。

施世纶(白)壮士因何至此呢?

金大力(白)小人独走江湖,行至沧州,闻听大人在东昌府下马,为此特地前来问安,二来拜望众位英雄。

黄天霸、
关泰、
朱光祖、
王殿臣、
何路通(同白)不敢。

黄天霸(白)金爷既然到此,何不弃却绿林,同辅大人,不失功名之望。

关泰、
朱光祖、
王殿臣、
何路通、
施世纶(同白)是吓。

金大力(白)大人若不弃嫌,愿效犬马之劳。

施世纶(白)难得壮士这等义气,你暂为漕运千总,得功再加升赏。

金大力(白)多谢大人。

施世纶(白)本院今日升堂,先审本地知府,然后再拿镇山东。尔等须要留心在意。

黄天霸、
关泰、
朱光祖、
王殿臣、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就请大人示下。

施世纶(白)参将听令。

关泰(白)在。

施世纶(白)命你带领人役,将东昌知府提来,速去即回。

关泰(白)遵命。马来!

(四官兵、关泰同下。)
施世纶(白)列位英雄。

黄天霸、
朱光祖、
王殿臣、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大人。

施世纶(白)少时知府到来,看我眼色行事。叫拿就拿,叫绑就绑,不可轻放。

(关泰、四官兵、李忠同上。)
关泰(白)候着。

禀大人:知府带到。

施世纶(白)着他进见。

关泰(白)吓。

知府,大人传你进见,小心了。

李忠(白)吓。东昌知府李忠进见。大人在上,卑职参见。

施世纶(白)贵府少礼。

李忠(白)谢大人。

施世纶(白)看坐。

李忠(白)大人在上,卑职不敢对坐。

施世纶(白)坐了好讲话。

李忠(白)谢坐。大人传唤,有何训示?

施世纶(白)贵府,本院奉旨巡视淮安,路过此地,不知贵府所管之处,人物如何?

李忠(白)回禀大人,这东昌一带,官是清官,民是顺民。

施世纶(白)唔,既然官清民顺,为何又有无法狂徒,因奸不从,害死男女二命?

李忠(白)既是狂徒害死人命,无人叩告,叫卑职无处去访。

施世纶(白)无人叩告,贵府不知?

李忠(白)正是。

施世纶(白)唗!现有一老民名叫韩佩告状,本地官员,贪财受贿,与镇山东通同作弊,苦害良民。你还佯推不知?

李忠(白)韩佩当堂自认,诬告镇山东谋害人命。卑职当堂,将他释放,他反刁告上状。望大人详情。

施世纶(白)唗!身受皇恩,不能与民分忧,其情可恼!

来!

众人(同白)有。

施世纶(白)与我将他去了冠带!

众人(同白)啊!

(兵役上。)
兵役(白)禀大人:旨意下。

施世纶(白)旨意下。将他纱帽暂记头上,且候接旨之后,再参你的前程。下去!

李忠(白)罢!

(李忠下。)
施世纶(白)众位英雄,随本院接旨吓!

黄天霸、
关泰、
朱光祖、
王殿臣、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啊!

(〖吹打〗。八校尉、罗进忠同上。)
罗进忠(白)吓,施大人。

施世纶(白)吓,公公请。

罗进忠(白)大人请坐。

施世纶(白)公公驾到,未曾远迎,望乞恕罪。

罗进忠(白)岂敢。咱家来得卤莽,大人恕罪。

施世纶(白)岂敢。吓,公公奉旨前来,为何不开读?

罗进忠(白)亦非圣旨,乃是幼主爷的密旨。命咱家到此,问候大人。

施世纶(白)哎呀呀,下官有何德能,怎敢蒙幼主问候。谢幼主千岁,千千岁!

罗进忠(白)还有这皇亲索国舅书信,奉拜大人请安。

施世纶(白)公公,想索国舅与我素无来往,这封书信,是何缘故?

罗进忠(白)大人,只因韩佩进京叩阙,状告镇山东郎如豹。为此索国舅叩求幼主的密旨,保护郎如豹无事,二来国舅有书,拜上大人,将韩佩发回本院,求你看在幼主金面,国舅的份上,只要镇山东在,不要镇山东坏。若是保其无事,国舅还要重谢。

施世纶(白)吓,公公,你此言差矣。想那郎如豹,仗势欺人,结连贼寇,害死人命,本院恨不得将他碎剐与民除害。国舅还要与他求情,若不看在幼主份上,定要参他与贼同党。烦劳公公拜上幼主,道本院实难从命。

罗进忠(白)大人若是不从此事,可知道国舅的来意?

施世纶(白)他无非与郎如豹有郎舅之亲,我只忠心保主,执法无私。公公你休要在此絮絮叨叨,本院必要点兵捉拿郎如豹,好完此案。公公快快请便!

罗进忠(白)哈哈哈!施世纶,当真不准?

施世纶(白)当真不准!

罗进忠(白)看你敢把郎如豹怎么样?

校尉的,打道哇!

(八校尉引罗进忠同下。)
施世纶(白)且住。怪不得镇山东在此猖狂,他依仗索国舅的势力。也罢,待等拿住郎如豹,打本进京,先参国舅,与那些赃官!

黄天霸(白)大人,想他此去,必然与镇山东定计。若不早早拿获,恐生后患。

关泰(白)大人,依俺之见,先拿罗进忠,然后点兵,擒那郎如豹。

施世纶(白)我岂不知他们同党,但是罗进忠奉了幼主爷之命到此,若是将他拿下,岂不有失幼主金面?

黄天霸(白)倘若罗进忠将郎如豹带进京都,岂不枉费劳神?

施世纶(白)命你等在外寻访罗进忠居住何处,并知府与郎如豹的动静,本院自有妙计,一股成擒!

黄天霸、
关泰、
王殿臣、
朱光祖、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大人高见。

施世纶(白)本院屡遭大难,全仗列位英雄齐心协力,众人役就在二堂大摆筵宴,与众位英雄贺功!

黄天霸、
关泰、
王殿臣、
朱光祖、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多谢大人!

施世纶(白)掩门!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八场】
(四家丁同上,同站门。郎如豹上,丑院子上。)
郎如豹(唱)恨韩佩进京都叩阙上告,

多亏了索皇亲本奏当朝。

千岁宫求幼主讲情来讨,

罗公公作了主我命可逃。

行不安坐不宁心惊眼跳,

怕的是施不全执法不饶。

(郎天化上。)
郎天化(白)启爹爹:罗公公到。

郎如豹(白)有请!

郎天化(白)太尉有请!

(八校尉、罗进忠同上,罗进忠笑。)
罗进忠(白)啊,皇亲!

郎如豹(白)公公请坐。

罗进忠(白)请坐。

郎如豹(白)太尉,辛苦了!

罗进忠(白)好说。

郎如豹(白)太尉可曾见过施大人?

罗进忠(白)施公不准人情,倒还罢了,反将咱家羞辱一场,还要参国舅与尊驾同党。

郎如豹(白)为我一人,岂肯连累别人。太尉早早回京,俺拚了性命,与他见个雌雄!

罗进忠(白)哎,想咱家兄弟罗四虎被他斩首,此仇未报。一不做,二不休,我等慢慢定计,与他个厉害!有什么大事,咱家一面承管!

郎如豹(白)多谢美意。太尉请到书房,歇息片刻,就来奉陪。

罗进忠(念)量小非君子,

郎如豹(念)无毒不丈夫!

罗进忠、
郎如豹(同白)请!

(罗进忠下。)
郎如豹(白)来!

丑院子(白)有。

郎如豹(白)请二位姑娘出堂。

丑院子(白)有请二位姑娘出堂。

(郝素玉、郝双凤同上。)
郝双凤(唱)母仇未报心头恨,

郝素玉(唱)哑吃黄莲对谁云?

郝素玉、
郝双凤(同白)(亲家爹)(公公)!

郎如豹(白)坐下。

郝素玉、
郝双凤(同白)谢坐。(亲家爹)(公公)有何吩咐?

郎如豹(白)儿吓,今有人进京上告为公的,多亏国舅保奏,罗太尉面见施公,与我两下求情。

郝素玉、
郝双凤(同白)准了没有?

郎如豹(白)赃官言道,先拿为公的,后参索国舅。你道恼是不恼?

郝双凤(白)好个施不全吓!

郝素玉(白)施不全,我与你誓不干休!亲家爹但放宽心,待俺显个手段,今晚去至公馆,盗取他的印信,管叫赃官性命难保!

郝双凤(白)吓,姐姐,施公手下,能人甚多。倘有差错,岂不被人耻笑?

郎如豹(白)着哇!你若前去盗印,倘惊动官兵,寡不敌众,还是不去的好。

郝素玉(白)天霸尚且大败,何况那些无用之辈。先害死施公,再拿住天霸,才消我心头之恨!

郝双凤(白)吓,姐姐既有此胆量,若是盗得施公印信,纵有什么大事,我姐妹一身武艺,也不怕那些小辈。

郎如豹(白)哈哈哈哈!好吓!但得此去成功,为公的拜上索国舅,先参赃官,失落印信,管叫他丢官丧命。

来,备酒与她姐妹庆功!

(唱)也非俺心不良伤风败化,

恨施公来私访故将我拿。

他依仗奉圣命兵权势大,

一条计胜交战将他斩杀!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官兵同上。)
四官兵(同念)文臣习孔孟,武练百力弓。

官兵甲(白)列位请了。

三官兵(同白)请了。

官兵甲(白)我等跟随施大人,巡视淮安,一路拿了多少恶霸。前日拿住郝世洪父子,凶僧碎割,等拿住镇山东与郝世洪,听候圣上发落。

官兵乙(白)郝素玉逃走。那丫头武艺高强,副将尚且不能胜她,别人更不行了!

官兵丁(白)闲话少说,大人摆宴,与众位老爷贺功,命咱们预备。

三官兵(同白)你我在此伺候。

(施世纶、黄天霸、关泰、朱光祖、王殿臣、何路通、金大力同上。牌子)
施世纶(白)来,

四官兵(同白)有。

施世纶(白)酒宴可曾齐备?

四官兵(同白)俱已齐备。

施世纶(白)屡次勤劳,本院今日之宴,一来为众家英雄贺功,二来与金千总接风。

黄天霸、
关泰、
王殿臣、
朱光祖、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多谢大人!

施世纶(白)众位英雄请!

黄天霸、
关泰、
王殿臣、
朱光祖、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大人请!

(〖牌子〗。)
施世纶(白)列位英雄,你等可知罗进忠在何处落宿?

何路通(白)回禀大人:罗进忠既来讲情,一定在镇山东家中安住。

朱光祖(白)大人,罗进忠乃是罗四虎的胞兄,与我等也是仇人。今与郎如豹交好,据俺朱光祖看来,只怕连知府,也与他们俱是。

金大力(白)朱爷所想不差。大人何不早早拿获,免生后患。

关泰(白)金爷所料不差。若不早擒奸臣恶霸,倘有异变,如何是好?

施世纶(白)这个……

黄天霸(白)列位英雄,谅那罗进忠、郎如豹残臣佞党,何须在意。明日点兵,拿获余党,听候旨意,何须过滤。

施世纶(白)副将言之有理。天色已晚,大家再饮几杯,各自安歇。

黄天霸、
关泰、
王殿臣、
朱光祖、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大人请!

(〖合头〗。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场】
(〖起初更鼓〗。郝素玉上,起霸。)
郝素玉(念)幼习纵跳与飞檐,一身本领蒙父传。可恨天霸心太狠,不报冤仇誓不还。

(白)俺,郝素玉。只因天霸将我母亲杀死,偷去施公。为此今夜悄到公馆,盗印行刺,方消心头之恨。

(〖起二更鼓〗。)
郝素玉(白)看天已二鼓,就此前往。

(斗鹌鹑)俺只为父母冤仇,

入馆驿行妆志有。

恰便似白猿偷丹盗去桃园,

这事儿机关难漏。

(白)来此公馆后院,待俺进入。

(斗鹌鹑)一路上悄语藏头,

凭着俺,这武艺,风云愁。

杀得个尸骨难留,

管叫他命丧官丢!

(郝素玉下。)
【第十一场】
(〖起三更鼓〗。四红文堂、门子拿灯笼、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唱)访民词里海坞险遭不幸,

多亏了副参将英勇才能。

割凶僧方消我胸中痛恨,

罗进忠奉密旨来将人情。

若不看幼主面定要拿问,

除却了镇山东急速斩刑。

修本章奏万岁龙心自醒,

管叫那索国舅性命难存。

(白)本院与众位英雄饮酒,天色已晚,已交三鼓,你们各自安歇,明日早堂伺候。

(四红文堂同允,四红文堂、门子同下。)
施世纶(唱)官贪赃民刁野俱是,

枉受了爵禄恩不保朝纲。

我一心扫尽那盗寇奸党,

(锣鼓。郝素玉上,上桌子。)
施世纶(唱)落美名留千古赤胆忠良。

(郝素玉下桌子。〖起四更鼓〗。施世纶睡。)
郝素玉(白)哎呀,赃官吓,赃官!为保一人,害了我家败人亡。今才知道姑娘的厉害吓!

(小桃红)俺将这身儿紧纵到此来,

脚步儿把公馆踏。

笑着那众役官兵逞雄,

再怕什么天霸来。

凭俺豪强心在声明大!

(白)且喜印信到手,早早回去。哎,一不作,二不休,何不将他杀死,以除后患!

(小桃红)凭俺这胆气前来,

学个伦踰趱路遇公差。

(魁星暗上,架住郝素玉刀。郝素玉惊,丢刀,上桌丢镖下。魁星写诗,下。施世纶惊醒。锣鼓。)
施世纶(白)啊?本院朦胧睡去,忽然桌案声响,是何缘故?哎呀,地下明亮,不知是何物件,待我看来。啊,原来是把钢刀。

(锣鼓。)
施世纶(白)且住!失落钢刀在此,房门大开,莫非有人前来行刺,事有可疑。

施安哪里?

(施安上。)
施安(白)伺候大人。

施世纶(白)方才可有人进来?

施安(白)夜尽更深,并无一人到此。

施世纶(白)吓,悄悄去至后面,请副参二将进来。

施安(白)遵命。

(施安下。)
施世纶(白)我想既是有人行刺,为何又失钢刀在此?倒叫本院难测了。

(施安、关泰、黄天霸同上。)
黄天霸(唱)听谯楼五更后梆锣齐响,

关泰(唱)铁甲将夜渡关带月披霜。

黄天霸、
关泰(同白)参见大人。

施世纶(白)少礼,请坐。

黄天霸、
关泰(同白)谢坐。大人夜尽更深,呼唤我等,有何示下?

施世纶(白)方才本院打睡,忽听桌案响亮一声,将本院惊醒。只因房门大开,地下失落钢刀一把。

黄天霸、
关泰(同白)啊!

施世纶(白)细想此情,一定是有人行刺与我。你等去想,是与不是?

关泰(白)大人,既是行刺为何将刀失落,内中定有奸诈。

黄天霸(白)关爷,我想贼人失落钢刀,乃自己卖弄。

内使,

施安(白)有。

黄天霸(白)看看大人印信可在吓?

施安(白)是。哎呀,二位大人!印信不在了,留下金镖一支!

施世纶(白)哎呀!

黄天霸、
关泰、
施安(同白)吓吓吓!

施世纶(西皮导板)听言来吓得我魂飞魄散!

黄天霸、
关泰、
施安(同白)大人醒来!

施世纶(白)哎呀,罢了!

(唱)失印信叫本院怎样为官?

既盗印贼就该将我取斩,

(白)哎呀,二位!

(唱)按律条灭满门命丧黄泉!

(白)二位,本院今夜失落印信,万岁闻知,我全家不保。

黄天霸(白)哎呀,大人不必惊慌,待卑职等各处寻找,若是无有,俺情愿替大人之罪。

关泰(白)大人但放宽心,若是有了印信便罢,倘若无有,我等情愿同死一处!

施世纶(白)咳,本院每遭不幸,多蒙你等搭救。想今朝之事,也是我命该如此,岂肯连累二位。你们各自散去,休管本院生死。

(锣鼓。黄天霸、关泰同惊。)
黄天霸(白)且住!想俺天霸出身绿林,今日竟有此能人,盗去印信,留下钢刀一把,分明取笑我等,显他手段!

关泰(白)这……黄爷,想那贼寇,盗去印信,留下钢刀一把。这支金镖,是哪里来的?

(黄天霸看。)
黄天霸(白)这金镖吗?

(黄天霸看诗。)
黄天霸(念)“赤耳钗裙进公衙,王字出头合丝麻。全上无人加一点,智谋定计方擒拿。”

(笑)哈哈哈!

关泰(白)大人,墙上写有字迹,大人请看。

施世纶(白)在哪里?待我观看。

(念)“赤耳钗裙进公衙,王字出头合丝麻。全上无人加一点,智谋定计方擒拿。”

(白)哈哈哈,二位英雄,“赤耳群柴进公衙”,“赤耳”并在一处乃是“郝”字。“王字出头合丝麻”,乃是“素”字。“全上无人加一点”,“全”字除掉“人”字是个“王”字,“加一点”分明是个“玉”字。“智谋定计方擒拿”。这盗印之人,莫非叫作郝素玉?

关泰(白)着哇!大人详此不差。

黄天霸(笑)哈哈哈哈!

施世纶、
关泰(同白)为何发笑?

黄天霸(白)大人,关爷,这支金镖,乃是前日被那丫头接去。想这盗印之人,定是郝素玉那丫头。但不知这字迹是何人题写?

施世纶(白)乃是苍天怜我,念神灵指教,将本院惊醒。且候天明再定计策,千万不可声张失印之事。

黄天霸、
关泰(同白)啊。

(〖起五更鼓〗。)
施世纶(白)天已五鼓,吩咐人役,升堂伺候。

(施世纶下。)
黄天霸、
关泰(同白)呔,升堂!

(黄天霸、关泰同下。〖吹打〗。四红文堂、四青袍、四刽子手、何路通、王殿臣、朱光祖、关泰、黄天霸、金大力同上,同站门。施世纶上。)
施世纶(念)满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

黄天霸、
关泰、
王殿臣、
朱光祖、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参见大人。

施世纶(白)站立两旁。

黄天霸、
关泰、
王殿臣、
朱光祖、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大人传齐我等,有何吩咐?

施世纶(白)王殿臣、朱光祖。

王殿臣、
朱光祖(同白)在。

施世纶(白)命你二人在外巡防,若遇知府的衙役,与我带来听审,不得有误。

王殿臣、
朱光祖(同白)遵命。

(王殿臣、朱光祖同下。)
施世纶(白)金大力、何路通。

金大力、
何路通(同白)在。

施世纶(白)命你二人打听罗进忠可曾回京,速报我知。

金大力、
何路通(同白)遵命。

(金大力、何路通同下。)
施世纶(白)副参二将。

黄天霸、
关泰(同白)在。

施世纶(白)命你二人,打听镇山东庄后路径,也好进兵。附耳上来。

黄天霸、
关泰(同白)遵命。

(黄天霸、关泰同下。)
施世纶(白)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丫鬟、郝双凤同上。)
郝双凤(唱)雾散云开天明亮,

一轮红日出扶桑。

姐姐盗印独自往,

为何不见早还乡?

莫非失身入罗网,

吉凶祸福事难详。

(郝素玉上。)
郝素玉(白)走哇!

(〖水底鱼〗。)
郝双凤(白)姐姐回来了!

郝素玉(白)回来了。

郝双凤(白)姐姐还是杀了赃官,还是盗来印信?

郝素玉(白)为姐去到公馆盗印,施不全睡着了,我将要杀他,只见金光一道,身上麻木,难以提刀。这是印信,你看看吧。

郝双凤(白)姐姐辛苦了哇。

丑丫头(白)姨儿,你老人家,真把印信偷来了,真有本事,哈哈好!

郝素玉(白)你打着我尽吹牛哨儿呢!

丑丫头(白)你老何曾吹过。

大奶奶,这印是要紧的东西,可得好好地收起来。

郝双凤(白)言之有理。

丑丫头(白)没理我说。

郝双凤(白)就将印信藏在大厅后头,祖先堂的天花板内,将门封锁,料然无事。

郝素玉(白)丫头,别嘴快胡说。

丑丫头(白)是了,你老。

郝双凤(白)丫头,备酒与我姐姐贺功。然后我再禀知公公。

姐姐请!

郝素玉(白)妹妹请。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何路通、朱光祖、王殿臣、金大力同上。)
何路通、
朱光祖、
王殿臣、
金大力(同唱)公馆奉了大人命,

将军各自奔前程。

何路通(白)列位请了!

朱光祖、
王殿臣、
金大力(同白)请了。

何路通(白)我等奉了大人之命,打听知府与罗进忠的动静,各自前往。

(唱)遇见差役将贼擒,

太尉不知可回京。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黄天霸(内西皮导板)假扮公差将贼访,

(黄天霸上。)
黄天霸(唱)料人难解这行装。

盗印之人显志量,

大胆题诗粉壁墙。

大人今早把令降,

探听路径捉虎狼。

不图成功求恩赏,

落个英名万载扬。

斩尽奸臣拿贼党,

(关泰上。)
关泰(唱)乔装改扮人难防。

黄天霸(白)关爷请了。

关泰(白)请了。

黄天霸(白)我等只为那件事在危急,为此扮作公差模样,探访镇山东的消息,不见动静,如何是好?

关泰(白)想那丫头将印……

黄天霸(白)噤声!

(黄天霸望。)
黄天霸(白)“印”什么?

关泰(白)将印信盗去,必然投奔镇山东。你我就在他的庄前庄后,日夜巡防,定然成功。

黄天霸(白)言之有理。就此往里海坞去者!

关泰(白)请哪!

黄天霸(唱)仁兄之言有志量,

果是妙计胜张良。

逢人休要直言讲,

四院子(内同白)走哇!

黄天霸、
关泰(同白)呀!

关泰(唱)只见众人走慌忙。

(白)黄贤弟,你看那边来了几人,行走慌忙,必有缘故。

黄天霸(白)就在此等候他们。附耳上来。

关泰(白)着哇!

(黄天霸、关泰同斜站。四院子同上。)
四院子(同唱)遵奉差遣不敢抗,

一路之上要紧防。

黄天霸、
关泰(同白)呔,你们哪里来的?

丑院子(白)我来处来的。

黄天霸、
关泰(同白)往哪里去?

丑院子(白)往去处去。怎么样,倚着这个样儿是官人,要盘问我。告诉你,唬你一裤子尿。爷们是郎府上来的。

黄天霸、
关泰(同白)吓,敢是镇山东府上的么?

丑院子(白)吓,没两家儿。

黄天霸、
关泰(同白)我们不知,多有得罪。

丑院子(白)罢了。你们是哪衙门里来的?

黄天霸、
关泰(同白)我们是府衙的公差。

丑院子(白)哦,原来是知府衙门里来的。咱们全是自家。二位贵姓?

黄天霸(白)俺姓擒。

关泰(白)俺姓拿。

丑院子(白)吓,原来是擒头儿,拿头儿。咱们常见,都忘了。

黄天霸、
关泰(同白)列公今欲何往?

丑院子(白)我告诉你们二位说,我们奉了太尉罗公公、家爷之命,请你们老爷,今个晚上,到我们宅里商议大事。

黄天霸、
关泰(同白)你家主人同罗公公,请我们知府大老爷,商议何事?

丑院子(白)我告诉你们二位,只因罗公公为我们家爷,面见施不全求情不准,反出恶言冲撞。家爷动怒,命大姑奶奶公馆盗印吓。

黄天霸、
关泰(同白)啊。

丑院子(白)别诈听话。

黄天霸、
关泰(同白)请讲。

丑院子(白)请你们老爷,就为了这个事情。

黄天霸、
关泰(同白)此事重大,知府岂能作主?

丑院子(白)不怕,有罗公公作主。

关泰(白)倘若施大人知道,岂肯干休?

丑院子(白)哎,这个事情,又不背人说。施大人怎能知道?

关泰(白)施大人还要带兵,先捉拿你们家主,后拿知府。

丑院子(白)拿我们家爷?唔,就是我们大姑奶奶姐妹二人,能挡百人。

黄天霸、
关泰(同白)大姑奶奶叫什么?

丑院子(白)铁棍郝素玉。

黄天霸、
关泰(同白)吓,她妹子呢,叫什么?

丑院子(白)郝双凤。

黄天霸(白)女流之辈,怎能成其大事?

丑院子(白)这还有书信一封,请殷家堡的殷家父子相助。这些英雄好汉,怕什么施公手下的无赖子。

黄天霸、
关泰(同白)言得极是。

丑院子(白)这些个,也不怕哥们儿知道,可别告诉外人。

黄天霸、
关泰(同白)知道。今晚我们跟随府大老爷,去到你家。到了你们那里,望求众位多多照应。

丑院子(白)非也,说远了。知府同我们家爷相好,咱们是一顺子。你二位放心,今晚上到那,准没人拦阻你们。

黄天霸(白)承情,承情。列位请便。

丑院子(白)晚上见,不见没落儿。

(四院子同下。)
黄天霸(白)关仁兄,此乃天助成功,今晚探听,他家有人盘问,就说跟随知府、罗公公的。

关泰(白)好,快些禀知大人,好拿镇山东。

黄天霸(白)请。

(念)踏破拖鞋无觅处,

关泰(念)得来全不费工夫。

(黄天霸、关泰同下。)
【第十五场】
(四红文堂同上,同站门。何路通、朱光祖、王殿臣、金大力、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唱)只为印信无踪影,

本院时刻挂在心。

思前想后甚烦闷,

(黄天霸、关泰同上。)
黄天霸、
关泰(同唱)见了大人说分明。

(同白)参见大人。

施世纶(白)你等打听之事,可有动静?

黄天霸(白)原来郎如豹、罗进忠与知府俱是。郝素玉盗去印信,要与大人作对。

关泰(白)那厮邀请殷家堡父子。大人须要准备。

施世纶(白)既然如此,何路通、金大力。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在。

施世纶(白)命你二人带兵里海坞,四下埋伏,休要放走罗进忠。

何路通、
金大力(同白)遵命。

(何路通、金大力同下。)
施世纶(白)朱光祖、王殿臣。

朱光祖、
王殿臣(同白)在。

施世纶(白)命你二人带兵在玄坛寺内埋伏,休要放走知府李忠。

朱光祖、
王殿臣(同白)遵命。

(朱光祖、王殿臣同下。)
施世纶(白)参将。

关泰(白)在。

施世纶(白)命你带兵将郎如豹贼宅团团围住,捉拿余党,小心在意。

关泰(白)遵命。

(关泰下。)
施世纶(白)副将。

黄天霸(白)大人。

施世纶(白)那镇山东的余党甚多,本院意欲调取兖州官兵,方可成功。

黄天霸(白)大人高见。

施世纶(白)传兵丁进见。

(四官兵同上。)
四官兵(同白)小人们叩头。

施世纶(白)拿我令箭,命你等调取兖州府参将,带兵速速前往。

四官兵(同白)得令。

(四官兵同下。)
施世纶(白)不知那郎如豹家下出入路径。

黄天霸(白)待卑职今晚先探路径,再作道理。

施世纶(白)本院备酒,与副将贺功。

黄天霸(白)卑职多谢大人。

施世纶(白)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殷洪(内白)众孩儿,趱行。

(〖牌子〗。殷洪、殷龙、殷凤、殷虎、殷豹同上。)
殷洪(白)俺,殷洪。

殷龙(白)殷龙。

殷凤(白)殷凤。

殷虎(白)殷虎。

殷豹(白)殷豹。

殷洪(白)今有镇山东,有书相请,共灭施公。众儿郎就此前往。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八手下同上,同站门,王定国上。)
王定国(点绛唇)威风凛凛,报效朝廷,操演兵,捉拿强人,每日甚辛勤。

(念)腰挂封侯印,须立汗马功。马踏花世界,与主定江洪。

(白)本府,兖州府左营参将王定国是也。只因施大人有令,调取本府,为此升堂点兵。

来,有请众位老爷。

八手下(同白)有请众位老爷。

(游击、都司、守备同上。)
游击、
都司、
守备(同白)大人。

王定国(白)列位少礼。

游击、
都司、
守备(同白)大人有何示下?

王定国(白)施大人有令,调取我等速到里海坞,不知为了何事。

游击、
都司、
守备(同白)大家前往。大人传令。

王定国(白)众兵丁,打道里海坞。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黄天霸上,起霸。〖石榴花〗。黄天霸过场,下。)
【第十九场】
(二更夫同上,过场,同下。)
【第二十场】
(郎如豹、罗进忠同上。)
罗进忠(念)要报弟仇恨,

郎如豹(念)定计斩世纶。

(丑院子上。)
丑院子(白)启上公公,府大老爷到。

郎如豹、
罗进忠(同白)有请。

(丑院子下。四青袍同上,同下。李忠上。)
李忠(白)吓,皇亲、太尉。

郎如豹、
罗进忠(同白)啊,哈、哈、哈,请!

李忠(白)请。

太尉在上,卑职参见。

罗进忠(白)贵府少礼。请坐。

李忠(白)请坐。太尉驾临,少来问安,多多有罪。

罗进忠(白)好说。郎皇亲之事,贵府多有分心。

李忠(白)岂敢。些须小事,何必在意。

郎如豹(白)亲翁郝世洪父子,多承照看,当面谢过。

李忠(白)太谦了。亲翁还在,郝文已被施公斩了。

郎如豹(白)啊,郝文斩了?哎呀!

(〖牌子〗。丑院子上。)
丑院子(白)回禀家爷,殷寨主到。

郎如豹(白)有请。

丑院子(白)有请殷寨主。

(丑院子下。殷洪、殷龙、殷凤、殷虎、殷豹同上。)
殷洪(白)啊,皇亲。

郎如豹(白)老寨主。

殷洪、
郎如豹(同笑)哈哈哈!

(同白)请!

郎如豹(白)老寨主,见过太尉、知府大人。

殷洪(白)叩见太尉,府大人。

罗进忠、
李忠(同白)少礼,少礼,这就是殷大王吗?

殷洪(白)不敢。

罗进忠(白)请坐。

郎如豹(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