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8月27日

京剧《卖绒花》剧本唱词

作者 admin

京剧《卖绒花》又名:《三不愿意》《绒花计》剧本唱词

角色

崔华:丑
二小姐:花旦
院子:丑
县令:老生
邓文焕:小生

剧情

相传良乡县生员邓文焕(或作郑文焕),父母在日,聘定同邑崔监生之长妹为妻,后崔监生因见邓文焕家计贫困,日就衰落,意图赖婚。邓文焕控诸县,县令见邓文焕系束身自爱之贫士,欲成全之,遂票传崔妹上堂,拟得女实供,以觇其向背。讵崔妹已先一夕遁走矣。先是,崔监生闻邓文焕控案,自知不直,即措办一千二百金,夤夜命仆人辇金至官衙行贿。但靳断离此婚,以绝其望。不意邑令乃清廉者,阳允其请,将贿金留下,一而乃催崔女到案。崔监生见事急,乃令次妹上堂,权为阿姊李代。在家教以口供,嘱其始终咬定“不愿意”三字,俾令不能违反人情,以强为断拢。孰意其妹一至堂上,初则供词支吾,渐露教唆破绽。入后睇见个郎温文尔雅,一表人才,则心乎爱之,恋恋不忍舍弃,遂一意迳行,尽翻不愿意之前供,而变为极愿意,且矢口无游词。邑宰乃当众取所贿千二百金,为崔妹奁资,承认邓文焕为干儿,立即断令当堂成婚。崔监生含怒不能发,有错不敢剖,竟无如之何。

注释

此剧情节无甚曲折,惟于教供及堂讯时,花旦甚吃重,描摹神情,颇难入扣,欲求其不即不离,亦正未易观也。

京剧《卖绒花》剧本唱词

【第一场】
(崔华上。)
崔华(引子)崔奴一去不回转,倒叫大爷挂心间。 

(院子上。)
院子(引子)一千二百两银子都花了,事情办得乱乱糟糟。

(白)大爷。

崔华(白)崔奴回来了?

院子(白)回来呢。

崔华(白)事情办好了没有?

院子(白)办好呢。

崔华(白)礼单收好了没有?

院子(白)收呢。

崔华(白)人情准了没有?

院子(白)准呢。

崔华(白)好会办事。大爷有赏。

院子(白)大爷都办好呢,只有一样……

崔华(白)哪一样?

院子(白)叫大小姐到堂上去点点名。

崔华(白)呸!混帐!我们花了一千二百两银子,为得是长脸。这一到堂上去点名,哪里是长脸,简直的是丢脸呢!不会办事。

(公差上。)
公差(白)崔奴崔奴,我们老爷坐了堂呢,叫你急急忙忙快点去,忘八肏的!

(公差下。)
院子(白)这个东西,赛过煤炭店的老板。

大爷,老爷坐了堂呢,差人来催了,叫我们快点去。

崔华(白)哎呀,这怎么好?快点请你大小姐出来,商量商量。

院子(白)咋咋咋。

有请大小姐。

二小姐(内白)大小姐不在家。

院子(白)回禀大爷的话:大小姐不在家。

崔华(白)吓,不在家。想必在这边斗牌呢。去叫她回来。

院子(白)咋。

隔壁的大妈,我们大小姐来了没有?

大妈(内白)大小姐七八天没来呢。

院子(白)咦,七八天没来呢,不要是跟人家跑了。

启大爷:大小姐七八天没有去了。

崔华(白)哎吓,七八天没有去了,上哪里去呢?这怎么好?

院子(白)我有了主意呢。

崔华(白)你有什么主意?

院子(白)大小姐不在家,叫二小姐到堂上去点点名,就好呢。

崔华(白)胡说。我的大妹子,给你害走了,又想害我的二妹子。不成功!

院子(白)大爷,回头到了堂上,还是你相大小姐,还是我相大小姐?

崔华(白)哎吓对吓!回头到了堂上,还是他相大小姐,还是我相大小姐。这个主意不错,倒要依他的。

就请你家二小姐。

院子(白)咋,有请二小姐。

(二小姐内咳嗽,上。)
二小姐(念)上房绣鸳鸯,金簪别凤凰。

(白)哥哥。

崔华(白)妹子来呢。请坐。

二小姐(白)有坐。

崔华(白)哎吓!

二小姐(白)哥哥什么事情愁眉不展?

崔华(白)妹子你不晓得,咱们先人在世,将你姐姐许配邓文焕为妻。从前他家中富豪,如今弄得片瓦无存,常到哥哥这里来借钱,哥哥想把这门亲事打退。那一天,他到这里来借钱,我叫他写下一张退婚字据。他不肯写,我拿把刀吓唬于他,他将刀抢去,在老爷堂上把我告下来了。

二小姐(白)把哥哥告下来了,这怎么好?

崔华(白)老爷叫你姐姐,到堂上去点点名。你姐姐哪里去了?

二小姐(白)我姐姐……我也不知道。

崔华(白)你怎么不管管她?

二小姐(白)我自己管不来自己,我还管她呢。

崔华(白)这么办罢,你到堂上,替你姐姐点点名,好不好?

二小姐(白)这是她的事,我怎么好去得。

崔华(白)什么她的事你的事,总是我们家里的事。

二小姐(白)哥哥,想妹子长的这么大,大门不出,二门不站,我也没有见过官。见了官害怕,叫我说什么好?

崔华(白)对吓!我妹子没有见过官,见了官,叫她说什么好?

院子(白)大爷,我还有个主意。

崔华(白)你还有什么主意?

院子(白)好主意。二小姐不会说话吓,大爷你教给他好呢。

崔华(白)好,这个主意倒不错。

妹子,到了堂上,哥哥我教你就是。

二小姐(白)我学的会么?

崔华(白)学的会。

二小姐(白)学的会,你教给我。

崔华(白)你跟住我说。

二小姐(白)是。

崔华(白)比方这么说。

二小姐(白)比方这么说。

崔华(白)出了咱们这个门。

二小姐(白)出了咱们这个门。

崔华(白)上轿子。

二小姐(白)上轿子。

崔华(白)到了老爷堂上。

二小姐(白)哦,到了老爷堂上。

崔华(白)下轿子。

二小姐(白)下轿子。

崔华(白)见了老爷磕头。

二小姐(白)见了老爷磕头。

崔华(白)起来,挨住哥哥站着。

二小姐(白)起来,挨住哥哥站着。

崔华(白)老爷必然问道。

二小姐(白)哦,老爷必然问道。

崔华(白)“下站可是崔家小姐?”

二小姐(白)“下站可是崔家小姐?”

崔华(白)哎,这是老爷说的!

二小姐(白)哎,这是老爷说的!

崔华(白)咳,不给你说话,你不要说话!

二小姐(白)咳,不给我们说话,我们就不说话!

崔华(白)对呢,你不要说话。

二小姐(白)不给你说话。

崔华(白)老爷问道:“下站可是崔家小姐?”“下站可是崔家小姐?”

妹子你说话吓!

二小姐(白)哎呀,不是不给我说话么?

崔华(白)哎,这回该你说话呢!

二小姐(白)哦,这回该我说话呢?我说什么?

崔华(白)你说:“是是是,我的大老爷。”

二小姐(白)哦,是是是,我的大老爷。

崔华(白)对了。

二小姐(白)对了。

崔华(白)哎,没有这个“对了”。

二小姐(白)哦,没有这个“对了”。

崔华(白)老爷必然问你:“先人在世,将你许配邓文焕,你为何不随他前去?”

二小姐(白)我说什么?

崔华(白)你说:“我们不愿意,我的大老爷。”

二小姐(白)我们不愿意,我的大老爷。

崔华(白)老爷必然问你:“为什么不愿意呢?”

二小姐(白)我说什么?

崔华(白)你说:“我们家里富贵,他们家里贫穷,因此我们不愿意,我的大老爷。”

二小姐(白)哦,我们家里富贵,他们家里贫穷,因此我们不愿意,我的大老爷。

崔华(白)对了。

二小姐(白)倘若再问呢?

崔华(白)再问你还是不愿意。

二小姐(白)我说什么呢?

崔华(白)“咱们家里有穿戴,他们家里没穿戴,因此我们不愿意,我的大老爷。”

二小姐(白)哦。我说“咱们家里有穿戴,他们家里没穿戴,因此我们不愿意。我的大老爷。”

崔华(白)对了。

二小姐(白)再问呢?

崔华(白)再问,你还是不愿意。

二小姐(白)咳,哪里有这许多不愿意!

崔华(白)妹子,不能愿意,一愿意这就坏了。

二小姐(白)哦,不能愿意。一愿意,这就坏了。那么我说什么?

崔华(白)你说:“我们家里有势力,他们家里无势力,因此我们不愿意,我的大老爷。”

二小姐(白)哦。我们家里有势力,他们家里没势力,因此我们不愿意,我的大老爷。

崔华(白)对呢。

二小姐(白)哥哥,咱们家里有什么势力?

崔华(白)你不晓得,哥哥那年花了几百两银子,捐得了一个京监。

二小姐(白)哦。哥哥原来是个京监。

崔华(白)对了。

(公差上。)
公差(白)崔奴崔奴,我们老爷坐了堂呢。头一案官司,就是你们。急急忙忙快点去!忘八肏的!

(公差下。)
院子(白)大爷大爷,老爷坐了堂呢。头一案官司,就是我们。差上催的来呢。

崔华(白)哎吓,这怎么好!快点搭轿。

院子(白)搭轿!

(轿夫上。)
崔华(白)妹子妹子,你那里算什么?

二小姐(白)我算算有几句。

崔华(白)哎吓,那还来的急!走呢!走呢!

二小姐(白)到哪里去?

崔华(白)到老爷堂上去。

二小姐(白)哎吓,我一句还不会呢。

崔华(白)哎吓,这怎么好?不要紧,到了老爷堂上,哥哥教给你好呢。

二小姐(白)我不去。

崔华(白)好妹子去罢。

二小姐(白)不去。

崔华(白)请你坐马车吃大菜。

二小姐(白)我不去。

崔华(白)买香椒与你吃。

二小姐(白)我还是不去。

崔华(白)好妹子好妹子,我们去去就回来。

(二小姐上轿。)
二小姐(白)吓,哥哥,怎么不走?

崔华(白)不走?我来看看。

哎吓,好妹子,你不走他怎么走?

二小姐(白)哎吓,坐了轿子还要我走吓。

崔华(白)你不走,今天这出戏不能完。

二小姐(白)那么我走呢。

崔华(白)妹子你回来。

二小姐(白)干什么?

崔华(白)你都忘呢,你就记着那个不愿意。

二小姐(白)哦,我就记着那个不愿意。

(二小姐下。)
院子(白)大爷,我去不去?

崔华(白)事情都是你办的,你怎么不去。你给我滚罢!

(院子、崔华同下。)
【第二场】
(四青袍引县令同上。)
县令(引子)官居县令,与黎民,判断冤情。

(公差上。)
公差(白)报,带到。

(邓文焕暗上。)
县令(白)带上来。

(院子、崔华同上。)
崔华(白)舍妹带到。

县令(白)带上来。

崔华(白)咋。

哟,妹子怎么还不来?

(二小姐上。)
崔华(白)吓,来呢。

二小姐(白)哥哥,好大一个庙。

崔华(白)妹子。不是庙。这是衙门。

二小姐(白)衙门?我们回去罢。

崔华(白)妹子不要回去,见老爷磕个头,问两句话就走。

二小姐(白)我不去。

崔华(白)好妹子去罢。

(公差喝。)
二小姐(白)哥哥,这是什么东西吓。

崔华(白)这个是红头黑炭跟他妈妈困个觉,养出来的。

二小姐(白)我怕。

崔华(白)不要紧,有哥哥呢。

(二小姐磕头。)
崔华(白)哎吓,怎么你与他磕头?你对那个带帽子的磕头。

(二小姐磕头。)
崔华(白)吓,妹子。你怎么对我磕头?你看我这个顶子,连倒马桶的都管不了。你要对那当中、帽子有两个翅的磕头。

(二小姐磕头。)
县令(白)罢了。

二小姐(白)哥哥,咱们回去罢。

崔华(白)不要走。老爷要问话呢。

县令(白)下站可是崔家小姐?

二小姐(白)啊。

崔华(白)说话。

县令(白)下站可是崔家小姐?

二小姐(白)哽。

崔华(白)妹子说话吓。

二小姐(白)我说什么?

崔华(白)“是是是,我的大老爷。”

二小姐(白)哦,是是是。我、我的大、大、大老爷。

崔华(白)哎呀,怎么罗嗦起来呢。

县令(白)你先人在世,将你许配邓文焕,为何不随他前去?

二小姐(白)啊。

崔华(白)说话吓。

县令(白)为何不随他前去。

二小姐(白)哽。

崔华(白)妹子说话吓。

二小姐(白)我说什么?说什么?

崔华(白)“我们家里富贵,他们家里贫穷,因此我们不愿意,我的大老爷。”

二小姐(白)我们家里富贵,他们家里贫穷,因此我们不愿意,我的大少爷。

崔华(白)哎,怎么大少爷!

县令(白)邓相公。

邓文焕(白)老父母。

县令(白)崔家小姐言道,她家富贵,你家贫穷,因此不愿随你前去。

邓文焕(白)若不贫穷,焉有今日。

县令(白)本县堂上,现有一千二百两银子,也够你夫妻用的了。

邓文焕(白)多谢老父母。

县令(白)崔家小姐,本县堂上现有一千二百两银子,也够你夫妻用的了。你就该随他前去。

二小姐(白)啊。

崔华(白)说话。

二小姐(白)哽。

县令(白)就该随他前去。

崔华(白)妹子,说话吓。

二小姐(白)我说什么?

崔华(白)你说:“我们家里有穿戴,他们家里没穿戴,因此不愿意。我的大老爷。”

二小姐(白)哦。我们家里有……

崔华(白)穿。

二小姐(白)穿……

崔华(白)快说吓。

二小姐(白)戴、戴、戴,他们家里没有穿戴,因此上我们不愿意。我的大、大、大、大、大爷。

县令(白)邓相公,崔家小姐说呢,她家有穿戴,你家没有穿戴,因此不随你前去。

邓文焕(白)纵有银钱,置买不及了。

县令(白)本县堂上,现有青布蓝衫,穿戴起来。

邓文焕(白)是。

(〖吹打〗。邓文焕穿衣。)
二小姐(哭)哎呀哥哥,我怕呢。

崔华(白)不要怕,老爷放炮呢。

县令(白)邓相公穿戴起来,就该随他前去。

二小姐(白)啊。

崔华(白)说话。

二小姐(白)哽。

崔华(白)妹子,说话吓。

县令(白)就该随他前去。

崔华(白)妹子说话吓。

县令(白)就该随他前去。

崔华(白)你说吓。

二小姐(白)我说什么?

崔华(白)你说:“我们家里有势力,他们家里没势力,因此不愿意。我的大老爷。”

二小姐(白)哦。我们家里有……

崔华(白)势。

二小姐(白)势、势、势。

崔华(白)力

二小姐(白)力、力、力。

崔华(白)怎么着?

二小姐(白)他们家里没势力,因此不愿意,我们大、大、大老爷。

县令(白)你们家里有什么势力。

崔华(白)“哥哥是京监,哥哥是京监。”

二小姐(白)哦,我们哥哥是个鸡蛋。

崔华(白)哎,走开点!

启禀老父母:生员是个京监。

县令(白)下去。

二小姐(白)哦,哥哥是个京监吓。

崔华(白)你方才骂我鸡蛋,我回去打你。

县令(白)邓相公,崔家小姐言道,她家有势力,你家没势力,因此不跟你前去。

邓文焕(白)身在黉门,要什么势力!

县令(白)好。将你拜在本县名下,一门干亲,也就托上他家哥哥那个京监。当堂一拜。

邓文焕(白)遵命。

(〖吹打〗。邓文焕拜。)
县令(白)崔家小姐,邓相公拜在本县堂上一门干亲,托上你家哥哥那个京监,就该随他前去。

二小姐(白)啊哽。

崔华(白)哎呀,叫我妹子说什么?

二小姐(白)我们商议商议。

县令(白)你与哪个个商议?

崔华(白)来来来,跟哥哥商议。

二小姐(白)我跟我家哥哥商议。

县令(白)快去商议。

崔华(白)过来,跟哥哥商议。

二小姐(白)哎,哥哥,你看邓相公,长的好看,我跟他去罢。

崔华(白)吓妹子,你去不得。这是你姐姐的事情,你等一会。

启禀老父母:舍妹要带回去了。

县令(白)哽,下去。

二小姐(白)坏呢。

县令(白)崔小姐,你商议过了没有?

二小姐(白)我商议什么,我们愿意,我哥哥他不愿意,他不愿意。

县令(白)当堂一拜。

(邓文焕、二小姐同拜。)
崔华(白)哎呀坏了。妹子拜不得。

二小姐(白)哥哥咱们再见呢。

(邓文焕、二小姐同下。)
崔华(白)妹子去不得去不得。

崔奴,我给你一千二百两,你怎么样办的?你跟我去问去!

院子(白)大爷,你不要生气,我问去。

哎,李知县,我们花了一千二百两银子,你怎么断了我们一个人财两空?

县令(白)依你怎么样?

院子(白)给我们长长脸。

县令(白)你要长脸?

来,打!

院子(白)哎呀大爷大爷!

(公差打。)
崔华(白)都是他办坏了。打死这个忘八蛋。

县令(白)赶了下去。

院子(白)大爷,你看长脸不长脸?

崔华(白)你滚回去吧!

(院子下。)
崔华(白)李知县,你这官司断的不公。

县令(白)怎么不公?

崔华(白)我们花了一千二百两银子,怎么断我们一个人财两空?

县令(白)一千二百两银子,亦非本县所用。

崔华(白)谁用的?

县令(白)与你妹子做嫁妆了。

崔华(白)我们自己家里不会陪嫁妆,要跑在你堂上来陪嫁妆?

县令(白)依你怎么断法?

崔华(白)依我把那邓相公带上堂来,打他几十板子,出出我的气。

县令(白)我就是这样断法。

崔华(白)你就是这样断法,我就要上告。

县令(白)你要上告?

崔华(白)要上告。

县令(笑)哈哈。

崔华(笑)哈哈。

县令(笑)哼哼。

崔华(笑)哼哼。

县令(白)任你州上去告,府上去告,任你铜嘴铁舌头,本县与你做对头!

赶了下去。

(县令、四青袍同下。)
崔华(白)不成功。你回来,我们一定要上告!

公差(白)嘿,你不要告我们老爷,你告我好呢。

崔华(白)你是什么东西?

公差(白)我叫生铁蛋。

崔华(白)鸡蛋、鸭蛋都见过,生铁蛋没看见过。你不打听打听,良乡县的监生老爷,谁不晓得。

公差(白)哦,监生老爷,我看看。

(公差抓顶子。)
公差(白)你家里花了几个钱,捐了一个京监,在此摆来摆去。

(公差摔顶子。)
崔华(白)不成。要上告。

公差(白)走出去!

崔华(白)不成。

公差(白)走出去!

(公差下。)
崔华(白)哎呀。这桩事办糟呢。银子,妹子,顶子,统统没有呢。别的不要紧,就是我妹子,哎呀,今天晚上,哎呀难受吓!

(崔华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