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8月23日

京剧《进妲己》【全本】剧本唱词

作者 admin

京剧《进妲己》【全本】又名:《反冀州》《女娲宫》剧本唱词

角色

纣王:净
苏护:生
苏全忠:武生
妲己:旦
苏妻:旦
崇侯虎:净
崇黑虎:末
商容:外
比干:外
黄飞虎:末
梅伯:生
费仲:丑
尤浑:丑
姜桓楚:外
姬昌:生
鄂崇禹:末
崇应彪:小生
崇应龙:小生

剧情

商朝自成汤开国,继统二十八世。纣王受辛即位,任用费仲、尤浑。彼二人者,日事谄媚逢迎,以固其宠。虽朝廷上犹有正人君子。要皆无当于王心也。日者,纣王至女娲宫行香,见所塑神像,艳丽非常,不觉怦然心动。于粉壁上题七律一首,以寄其爱慕之情,中间辞意,俱极纤秾。私念贵为天子,宫闱内粉黛三千,皆不及女娲氏之美貌,倘有如是之尤物,日侍左右,亦何乐此南面王哉!费仲、尤浑窃窥隐情,怂恿纣王,颁诏各路诸侯,挑选良家绝色女子,以充后宫。朝臣交相谏阻,事不果行。适值各路诸侯入朝,费仲、尤浑二人,公然征收贿赂。冀州侯苏护,素以夤缘为耻,不肯同流合污,绝无礼物馈送。费仲、尤浑心中衔恨,乃进言于纣王,云苏护有女名妲己,丽质天生,允推绝代佳人,有倾国倾城之誉。纣王面谕苏护,使之进女。苏护抗言以争,触怒纣王,几为所杀。费仲、尤浑反为缓颊,赦之还国。冀其感激朝廷之恩,而欣然送妲己入宫也。苏护性本粗率,部下诸将士,均露不平之色,唆之叛反。苏护亦不忖度事情,援笔题十六字于午门。曰:“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看守午门官,抄呈纣王,指为叛反证据。命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领兵征讨。姬昌不欲结怨于苏护,约为后援。崇侯虎兵抵冀州,屡为苏护所败。崇侯虎之弟崇黑虎,自曹州来救。崇黑虎曾遇异人传授,精通法术,将苏护之子苏全忠擒获。苏护愤甚,自思亲子被囚,王师压境,满门受祸,众庶遭殃,皆因生一妲己,以致罹此鞠凶。提剑入后堂,意欲先杀妻女,然后自刎。适督粮官郑伦,由各路催运回来,进见苏护。苏护细述交战情形。且言目下,崇黑虎凶横,苏全忠陷没,冀州危在旦夕。郑伦毫不介意,昂然出城迎敌,与崇黑虎战未数合,鼻管中喷出两道白光,声若铜钟。崇黑虎闻声倒地,被军士,推入城中。苏护亲解绳索,待以宾礼,设宴以款之。二人本系旧交,崇黑虎力劝苏护,勿逆王命,速即进女赎罪,以息兵端。正在议论间,姬昌遣上大夫散宜生,賫书前来,陈说利害。且谓切不可怜惜一女子,而与天子相抗,自取灭亡。苏护恍然大悟,遵姬昌之教,命妲己束装起程,亲身护送。至恩州驿,歇宿于馆舍。三更后,众婢女哗言妖精出现。苏护提灯巡逻,急到妲己卧榻前,揭帐看视,与妲己互相谈话,并不稍露疑点。殊不知众婢女惊扰之时,妖精已将妲己灵魂吞食,而借用妲己之躯壳也。苏护何能辨别,以为贵人未曾受吓,心实滋慰。盖妖精之变化,实奉女娲氏之法旨。女娲氏见纣王之诗,亵渎神明,必欲降殃示罚。且预知商祚将终,故唤一狐狸精,使之入宫,蛊惑纣王。以应历数。乘此机会,狐狸遂托生于妲己之身,果为纣王一见醉心,迷恋不舍,竟至荒淫无度,断送商朝六百年之基业。

注释

是剧即《封神演义》第一回至第四回之事实,剧本亦无甚差别。枥老按经传,崇侯虎助纣为虐,文王有伐崇之举。崇为国号,侯爵,其君名虎,彰彰可考也。演义上所载,竟以为姓崇名侯虎,封北伯侯。其弟崇黑虎,封曹州侯,牵强附会,殊堪发噱。

【第一场】
(四云童、十六仙童各执莲灯同上。黄帝、伏羲、神农同上。)
黄帝、
伏羲、
神农(同点绛唇)混沌初开,天覆地载,阴阳谐,男女成胎,一统华世界。 

黄帝(念)衣裳冠冕满朝廷,君臣父子五伦明。

伏羲(念)阴阳八卦吉凶定,

神农(念)教民稼穑养生灵。

黄帝、
伏羲、
神农(同白)吾乃——

黄帝(白)轩辕黄帝是也。

伏羲(白)太昊伏羲是也。

神农(白)炎帝神农是也。

黄帝(白)请了。

伏羲、
神农(同白)请了。

黄帝(白)今当上方玉帝寿诞之期,我等也曾前去凌霄殿上寿。赴宴已毕,在玉清宫听讲善恶因果。诸仙已退,我等各归洞府便了。

伏羲、
神农(同白)请。

黄帝(白)护从们!

黄帝、
伏羲、
神农(同白)驾起祥云,洞府去者。

十六仙童(同白)领法谕!

(吹牌子。众人同大转场。黄帝、伏羲、神农同坐高台。八仙女、女娲同上。)
女娲(白)三皇在上,臣女娲朝见。

黄帝(白)神女免礼,请登莲台。

女娲(白)领法谕!三皇见召,不知有何吩咐?

黄帝(白)时才朝贺玉帝,道你补天有功,应受人间香火。朝歌城外,筑造宫殿,即请神女前去受享!

女娲(白)领法旨!

(八仙女、女娲同下。)
黄帝(白)宣诏已毕,各归洞府去者。

(吹牌子。转台。众人同下。)
【第二场】
(商容、比干、黄飞虎、梅伯、费仲、尤浑同上。)
商容、
比干(同念)位列上中下,

黄飞虎(念)才分天地人。

梅伯(念)五行生父子,

费仲、
尤浑(同念)八卦定君臣。

商容、
比干、
黄飞虎、
梅伯、
费仲、
尤浑(同白)吾——

商容(白)首相商容。

比干(白)亚相比干。

黄飞虎(白)武成王黄飞虎。

梅伯(白)上大夫梅伯。

费仲(白)中议大夫费仲。

尤浑(白)下大夫尤浑。

商容(白)请了!

比干、
黄飞虎、
梅伯、
费仲、
尤浑(同白)请了。

商容(白)万岁早朝,你我两班伺候。看香烟缭绕,圣驾来也。

(四太监、二内侍、纣王同上。)
纣王(引子)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商容、
比干、
黄飞虎、
梅伯、
费仲、
尤浑(同白)臣等见驾,愿吾皇万岁!

纣王(白)众卿平身。

商容、
比干、
黄飞虎、
梅伯、
费仲、
尤浑(同白)万万岁!

纣王(念)金殿当头紫阁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元日,五色云车驾六龙。

(白)朕,纣王受辛。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早朝。

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商容(白)臣商容启奏万岁:今乃三月十五日,女娲娘娘,圣诞之辰。望请陛下,驾临女娲宫,降香祈福。

纣王(白)想那女娲,有何德能,敢劳朕万乘之君,前去降香施礼?

商容(白)那女娲娘娘,乃上古之神女,生有圣德。只因共工氏,头触不周山,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多亏女娲娘娘,炼成五彩神石,以补青天。是有功于百姓,朝歌立祠以报之。陛下若祀此福神,则必四时康泰,灾害潜消,风调雨顺,国祚绵长!

纣王(白)呵哈哈呀,原来如此。就命众卿保驾,一同前去。

内侍,看辇伺候。

(西皮摇板)首相商容把本伸,

果然女娲是正神。

众卿摆驾往前进,

去到庙中把香焚。

(纣王上辇,众人同下。)
【第三场】
(商容、比干、黄飞虎、梅伯、费仲、尤浑、四太监、二内侍、纣王同上,纣王下辇。拉牌子。纣王拈香行礼。)
纣王(西皮导板)站立殿前来观定,

(西皮流水板)金碧辉煌照眼明。

画阁雕梁飞彩凤,

金童玉女把旙擎。

翔鸾舞鹤沉香座,

瑞霭祥光紫雾腾。

宝帐却被风吹动,

又只见神女美貌容。

(纣王看。)
纣王(笑)呵哈呵哈呵哈!

(白)看这女娲神像,艳丽非常,胜似蕊宫仙子、月里嫦娥,真真令人欣羡。

内侍,看文房四宝过来,待朕题诗一首。

(纣王题诗。)
纣王(笑)哈哈哈哈!

商容(白)臣启奏陛下:想这女娲娘娘,乃是上古之正神、朝歌之福主,老臣请驾拈香,祈求福禄。使万民乐业,雨顺风调,兵火宁息。今陛下作诗,亵渎神明,于理不合,似应命人,以水洗去,以免众百姓观看。

纣王(白)卿家说那里话来。朕看女娲之容,有绝世之姿,故作此诗,以赞美之,并无他意。不必多言,摆驾回宫。

内侍,车辇伺候。

(西皮摇板)观女娲美貌世无双,

壁上题诗又何妨。

内臣摆驾回宫往,

神清气爽喜洋洋。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仙女、女娲同上。)
女娲(西皮摇板)朝罢三皇回宫往,

(四仙女、女娲同转场。)
女娲(白)吓!

(西皮摇板)何人题诗在粉墙。

(白)这粉壁墙上,不知何人留题诗句,待我看来:

(念)“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装。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

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白)呀呀啐!我道是谁,原来是受辛这无道昏君!不想修立德政,以保天下,今反不畏上苍,吟诗亵读于我,真真可恼!想当日成汤伐桀,而得天下,享国已历六百余年,气数已尽,若不与他个报应,也不知我的灵验。

彩云童儿,看宝幡过来,将后宫中金葫芦取来。

(二童抬葫芦同上,女娲持幡转场。吹牌子,放火彩。葫芦内出狐狸精、琵琶精、雉鸡精。)
狐狸精、
琵琶精、
雉鸡精(同白)参见娘娘!

女娲(白)三妖听吾密旨:今当成汤气运已尽,天下将亡。凤凰鸣于岐山,西周已生圣主。天意已定,气数当然。命尔等隐其妖形,投生宫院,惑乱君心。待等武王伐纣之时,以助成功。不可残害生灵。事成之后,定保尔等,俱成正果。

狐狸精、
琵琶精、
雉鸡精(同白)领法旨。

(狐狸精、琵琶精、雉鸡精同下)
女娲(白)殷纣吓,受辛!

(念)你今提笔施才学,不久成汤社稷亡!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太监、二内侍、纣王同上。)
纣王(西皮摇板)有孤王坐江山风调雨顺,

普天下众百姓各各欢腾。

将身且把金殿进,

心中烦闷不安宁。

(白)来,宣费仲、尤浑上殿。

内侍甲(白)万岁有旨:费仲、尤浑上殿呐!

(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
尤浑(同念)忽听天子宣,迈步上金銮。

(同白)臣(费仲)(尤浑)见驾,吾皇万岁!

纣王(白)卿家平身。

费仲、
尤浑(同白)万万岁!将臣宣上殿来,有何国事议论?

纣王(白)二卿有所不知:只因前日,朕在女娲宫中降香,见神像容颜艳丽,绝世无双。朕这三宫六院,竟无如此美人。二卿有何妙策,以慰朕怀?

费仲(白)这有何难。陛下乃万乘之君,富有四海,天下之所有,皆陛下所有。就请陛下传下一旨,颁行四路诸侯:叫他们每一镇,选美女百名,以充后宫,则天下绝色美女,岂不尽入于王宫乎?

纣王(笑)呵哈呵哈哈!

(白)爱卿所奏,甚合朕意。就命二卿,明日发旨,分行四镇,不得有误!领旨退班。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将官同上,同拉起霸。)
将官甲(白)请了!

三将官(同白)请了。

将官甲(白)今日侯爷升帐,我等两厢伺候。

三将官(同白)请!

(四龙套、四下手、四马童、苏护同上。)
苏护(点绛唇)统领貔貅,威风抖擞,保殷纣,坐镇冀州,诸侯某为首。

(念)威风凛凛镇冀州,南征北讨统貔貅。各国不敢来争斗,扶保吾主锦龙楼。

(白)吾,苏护。纣王驾前为臣,镇守冀州一带等处。今当朝贺天子之期。

众将官,兵可曾齐备?

四将官(同白)俱已齐备。

苏护(白)起兵朝歌去者。

(吹牌子。众人同大转场,同下。)
【第七场】
(姜桓楚、姬昌、鄂崇禹、崇侯虎同上。)
姜桓楚(念)瑞霭祥光照九州,

姬昌(念)君欢民畅乐千秋。

鄂崇禹(念)九天阊阖开宫殿,

崇侯虎(念)万国衣冠拜冕旒。

姜桓楚(白)东伯侯姜桓楚,

姬昌(白)西伯侯姬昌。

鄂崇禹(白)南伯侯鄂崇禹。

崇侯虎(白)北伯侯崇侯虎。

姜桓楚(白)请了。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请了。

姜桓楚(白)今当朝贺天子,我等须要先见费、尤二位大夫。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言之有理。你我一同前往。

姜桓楚(白)请!

(姜桓楚、姬昌、鄂崇禹、崇侯虎同下。)
【第八场】
(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念)眉头一皱计千条,

尤浑(念)舌头杀人不用刀。

费仲(白)各路诸侯,为何还不见到来?

尤浑(白)想必来也。

(院子暗上。)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内同白)四路诸侯到。

院子(白)有请!

(姜桓楚、姬昌、鄂崇禹、崇侯虎同上。)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二位大人。

费仲、
尤浑(同白)君侯请坐。未知众位君侯驾到,下官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我等来得卤莽,望求大人海涵!

费仲、
尤浑(同白)岂敢!

姜桓楚(白)为何不见冀州侯。

费仲(白)想是他看我不起!少时等他到来,我定要与他一个厉害!

苏护(内白)冀州侯到。

院子(白)有请。

(四龙套、四马童引苏护同上。)
苏护(白)吓,二位大人!

费仲、
尤浑(同白)君侯!

苏护(白)大人请!

(费仲、尤浑同背身。苏护气,坐。)
苏护(白)众位君侯驾到,恕我苏护来迟,当面恕罪。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岂敢。

二位大人!

费仲(白)君侯。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明日朝贺天子,还望二位大人,在天子台前,关照一二。

费仲、
尤浑(同白)众位君侯但放宽心,有什么大事,均在吾二人身上。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全仗二位大人。

费仲、
尤浑(同白)好说。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同白)吾等现有些薄礼,望祈二位大人收纳。

费仲、
尤浑(同白)吾等无功受禄,实实不敢领。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同白)我等远道而来,不成敬意,还望二位大人笑纳。

费仲、
尤浑(同白)既然如此,我等就愧领了。多谢多谢。

崇侯虎(白)二位大人,现有避尘珠一颗、夜光璧一双、明珠一斛,望祈二位大人收纳。

费仲、
尤浑(同白)嗳呀嗳呀,吾等有何德能,敢领君侯,这等重礼。断断不敢领!断断不敢领!

崇侯虎(白)想我崇侯虎,在朝为官,全仗二位大人提拔。就是粉身碎骨,也难图报。些些薄礼,务要收下!

费仲、
尤浑(同白)如此说来,吾等只得拜领。只是礼物太厚了。

崇侯虎(白)不成敬意。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我等告辞。

费仲、
尤浑(同白)明日朝房再会。

(姜桓楚、姬昌、鄂崇禹、崇侯虎同下。)
费仲(白)来,打道午门。

(费仲、尤浑同下。苏护气。)
苏护(白)且住!适才那三路诸侯,送费仲、尤浑二人的礼物,无非是平常酬应。唯有崇侯虎,一份礼物,价值数万金。如此贿赂,可算得是夤缘奔走小人。我苏护不送他礼物,看他把我怎样!

来,带马!

(苏护、四龙套、四马童同下。)
【第九场】
(四太监、二内侍、商容、比干、黄飞虎、梅伯、纣王同上。)
纣王(西皮摇板)金钟三下出宫庭,

朝臣待漏在午门。

撩袍端带龙廷进,

且等众卿把本伸。

(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
尤浑(同念)诸侯来朝贺,启奏圣明君。

(同白)臣(费仲)(尤浑)见驾,吾皇万岁!

纣王(白)卿家平身。

费仲、
尤浑(同白)万万岁!臣启陛下:今有四镇诸侯,前来朝贺,俱在午门候旨。

纣王(白)宣他等上殿。

费仲(白)领旨。

万岁有旨:四镇诸侯上殿!

(姜桓楚、姬昌、鄂崇禹、崇侯虎同上。)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纣王(白)众卿平身。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万万岁!

纣王(白)众卿镇守各路,可有什么军情?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臣镇守四路,蒙陛下洪福,边关宁靖,国泰民安。

纣王(白)此乃众卿之功也。朕曾下诏,命尔等挑选民间美女,可曾选来?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臣等奉旨,尚未选就,俟臣回国,定当送进朝歌。

纣王(白)卿等务要在意,领旨下殿。

姜桓楚、
姬昌、
鄂崇禹、
崇侯虎(同白)谢万岁!

(姜桓楚、姬昌、鄂崇禹、崇侯虎同下。)
费仲(白)臣启陛下:今有冀州侯苏护,他有一女,生得天姿国色,幽娴贞静。陛下何不将他宣上殿来,叫他将此女献上朝歌,以充后宫。

纣王(白)苏护今在何处?

费仲(白)现在午门。

纣王(白)宣他上殿。

费仲(白)领旨。

万岁有旨:苏护上殿。

苏护(内白)来也!

(苏护上。)
苏护(念)忽听天子召宣,上殿叩见龙颜。

(白)臣,苏护见驾。我主万岁!

纣王(白)平身。

苏护(白)万万岁!

纣王(白)卿家镇守冀州,威振四夷,夙夜勤劳,干戈宁靖。赖卿之功,朕心甚悦。

苏护(白)此乃陛下洪福,为臣何功之有。

纣王(白)朕闻卿有一女,德行幽娴,举止端雅,朕欲选侍后宫,卿为国戚,永镇冀州,富贵无穷,名扬天下,不知卿家意下如何?

苏护(白)臣启万岁:当今宫院之中,上有后妃,下有嫔御,妖冶妩媚,足以娱悦陛下耳目。今听左右谄谀之言,陷陛下于不义。况为臣之女,蒲柳陋质,既无才德,更无姿容,望陛下以国家为重,速速斩此进谗言之人,使天下后世,咸知陛下,正心修身,纳言听谏,非好色之君,岂不美哉!

 

纣王(白)卿言差矣。自古及今,谁不愿女作门楣?女为后妃,贵敌天子,卿为皇亲国戚,荣华富贵,无过于此。卿务痴迷,还要仔细详审。

 

苏护(白)臣闻人君行政,立身修德,天下景从。昔日夏桀王,宠爱妺喜,因此失政,荒淫酒色,平丧了邦家。今陛下效彼夏桀,是取败之道,臣恐商家六百年基业,必自陛下紊乱。即为臣亦要被天下后世之人唾骂也!

纣王(白)唗!胆大苏护!自古道君命召,不俟驾;君命死,臣不敢违。今朕欲以你女为后,乃是一番好意,尔竟敢当面忤君,以之君比朕。

来,推出午门斩首!

(四大铠同上,推苏护同下。)
费仲(白)启陛下:苏护斩不得!

纣王(白)为何斩不得?

费仲(白)今陛下欲选其女,是他当面辱君,以致得罪。若将他问斩,天下闻知,必道陛下,轻贤重色,阻塞言路。

纣王(白)依卿之见?

费仲(白)以为臣之见,不若将他赦之回国,他感朝廷不杀之恩,自必要将其女进献宫闱。即百姓闻知,必道陛下宽仁大度,纳谏如流,保护有功之臣,岂不是一举两得?

纣王(笑)哈哈哈哈!

(白)卿家所奏甚好。

来,将苏护赦回来。

内侍甲(白)将苏护赦回来。

(四大铠押苏护同上。)
苏护(白)谢陛下不斩之恩!

纣王(白)非是朕不斩于你,念你是有功之臣,将你饶恕。速速回国去罢。

苏护(白)谢万岁!

费仲、
尤浑(同白)君侯受惊了。

苏护(白)哼!

(苏护气,下。纣王、四太监、二内侍、商容、比干、黄飞虎、梅伯、费仲、尤浑同暗下。)
【第十场】
(四龙套、四将官、马童同上。苏护迎上。)
四将官(同白)圣上见召,有何商议?

苏护(白)列位有所不知:昏君无道,不修德政,听信谗臣谄媚之言,要选吾女入宫。我想此事,定是费仲、尤浑二贼所为。那时吾听此言,不觉直言谏奏。昏君道吾忤旨,将吾推出论斩。那二贼又复保奏,赦我回国。谅我感念昏君不杀之恩,必将女儿献上朝歌,以遂二人之奸计。此时闻太师远征北海,二奸贼弄权乱政,昏君荒淫酒色,紊乱朝政,眼见成汤社稷,化为乌有。我若不将女儿进贡,昏君必兴问罪之师:我若将女献上,昏君失德,我苏护岂不被天下人耻笑?众位将军,有何良策?

四将官(同白)自古道:君不正臣投外国。今主上轻贤重色,日见败亡,不若我等,反出朝歌,转回本国,自守疆土。上可以保宗社,下可以保身家。不知主公以为如何?

苏护(白)此计甚好。又道是:大丈夫不作暗昧之事。

来,看文房四宝过来,待我题诗在午门以外。

(苏护题诗。)
苏护(白)众将官,回转冀州去者。

(众人同大转场,同下。)
【第十一场】
(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
尤浑(同念)苏护回转冀州城,定将其女献朝廷。

(同白)今当早朝,你我一同面圣。

尤浑(白)请了。

费仲(白)吓!午门以外,是何人在此题壁?

(念)“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

(白)原来是苏护,反出朝歌。待我将诗句揭下,奏明圣上便了。

(费仲、尤浑同下。)
【第十二场】
(四太监、二内侍、纣王同上。)
纣王(西皮摇板)将身且坐金殿上,

且待文武到朝堂。

(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
尤浑(同念)忙将苏护事,启奏万岁知。

(同白)臣(费仲)(尤浑)见驾。

纣王(白)平身。二卿上殿,有何本奏?

费仲(白)臣启陛下:今有苏护,题诗一首,贴在午门,请陛下观看。

纣王(白)呈上来。

唔哈哈呀,胆大苏护,竟敢题下反诗,反出朝歌。若不兴师问罪,等待何时!

但不知应命何人前去?

费仲(白)今有北伯侯崇侯虎,与冀州连界,陛下何不命他前去?

纣王(白)宣崇侯虎上殿。

费仲(白)万岁有旨:崇侯虎上殿。

崇侯虎(内白)领旨。

(崇侯虎上。)
崇侯虎(白)臣崇侯虎见驾,吾皇万岁!

纣王(白)平身。

崇侯虎(白)万万岁!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纣王(白)今有苏护,在午门题下反诗。命卿家带领全部人马,前去问罪!

崇侯虎(白)领旨!

(念)金殿领圣旨,校场点雄兵。

(崇侯虎下。)
纣王(白)崇侯虎此番前去,定必成功。

内侍退班!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苏全忠上,拉起覇。)
苏全忠(念)威风凛凛杀气高,银盔金甲逞英豪。跨下一骑千里豹,虎头银枪把名标。

(白)俺苏全忠。我父苏护,坐镇冀州,前往朝歌朝贺天子,未见回来。待我起兵,迎上前去。

嘟!众将官,摆队相迎。

(四龙套同摆队下,同随上,同排队,同结队下。四将官、四马童同上,同结队下。苏护上,苏全忠迎上。)
苏全忠(白)爹爹!

苏护(白)罢了。

(苏护下。苏全忠随下。)
【第十四场】
(崇应彪、崇应龙同上。)
崇应彪、
崇应龙(同白)俺——

崇应彪(白)崇应彪。

崇应龙(白)崇应龙。今日父王兴兵,你我在此伺候。请!

(四龙套、四上手、四商将、崇侯虎同上。)
崇侯虎(白)吾,崇侯虎。今奉圣命,捉拿苏护,进京问罪。

众将官,起兵前往!

(〖牌子〗。众人同转场,同下。)
【第十五场】
(四龙套、四将官、四马童、苏全忠、苏护同上。)
苏护(念)昏君无道乱朝歌,怒题反诗转回国。

(探子上。)
探子(白)崇侯虎带领人马,前来讨战。

苏护(白)再探!

(探子下。)
苏全忠(白)吓爹爹!崇侯虎带领人马前来讨战,却是为何?

苏护(白)我儿有所不知。只因昏王,信用费仲、尤浑,两个奸贼,听信谗言,要将你妹子选入宫闱。那时为父不允,以直言谏奏,怒恼昏王,将为父推出午门问斩。那费、尤两个奸贼,又保奏为父,放回本国。是为父在午门题了反诗,所以昏王今命崇侯前来问罪。

苏全忠(白)既然如此,爹爹就该出马,将崇侯虎杀退,就此反上朝歌,与昏王辩理。

苏护(白)为父也有此意。就此出城,会他一会。

苏全忠(白)众将官,且杀上前去!

(众人同出城。四龙套、四上手、四商将、崇侯虎、崇应彪、崇应龙同上,对阵。苏全忠会崇侯虎。)
苏全忠(白)来者敢是崇侯虎?

崇侯虎(白)然!

苏全忠(白)尔带兵前来做甚?

崇侯虎(白)你是何人,擅敢阵前答话?

苏全忠(白)你且听了:俺乃冀州侯苏护之长子,苏全忠是也!

崇侯虎(白)原来是苏护之子,你且叫你爹爹出马,某家有话与他言讲。

苏全忠(白)有请爹爹!

(苏护上。)
苏护(白)崇侯虎,你前来做甚?

崇侯虎(白)苏护,你在午门,题了反诗,天子大怒,命某带领人马,前来拿你,进京问罪!

苏护(白)崇侯虎,想当今天子无道,紊乱朝政,你这厮,夤缘奔走,贿赂公行,结交费仲、尤浑两个奸贼,工于谄媚。今日竟敢兴兵前来,少时死在马前,悔之晚矣。

崇侯虎(白)满口胡言!放马过来。

(苏护、崇侯虎同起打,六股荡,崇侯虎败下。苏全忠杀崇应龙。四龙套、四上手、四商将、崇应彪同败下。苏全忠随下,苏护引四龙套、四将官、四马童同追下。)
【第十六场】
(四龙套、四上手、四商将、崇侯虎、崇应彪同上。)
崇侯虎(白)苏护父子,杀法厉害!

儿吓,你兄弟哪里去了?

崇应彪(白)战死疆场。

(崇侯虎哭。)
崇侯虎(白)儿吓,收兵、收兵!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四龙套、四将官、四马童、苏护、苏全忠同追上。)
苏护(白)崇侯虎败走,我等不必追赶。暂且回城,准备滚木垒石,好好把守城池便了。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八武士各背葫芦同上。崇黑虎上。)
崇黑虎(白)俺,崇黑虎。闻听兄长与苏护交战,不免前去助他一阵。

众儿郎,起兵前往。

(〖牌子〗。众人同转场,同下。)
【第十九场】
(四龙套、崇侯虎同上。)
崇侯虎(西皮摇板)昨日阵前打一仗,

苏护父子武艺强。

将身且坐宝帐上,

等候救兵作商量。

(探子上。)
探子(白)二侯爷到。

崇侯虎(白)有请。

(八武士引崇黑虎同上。)
崇黑虎(白)兄长!

崇侯虎(白)贤弟请坐。贤弟打从那道而来?

崇黑虎(白)闻听兄长与苏护交战,弟恐兄长不是他人对手,小弟特来帮助。

崇侯虎(白)贤弟此来甚好。愚兄被他父子杀得大败。

崇黑虎(白)待小弟前去会他一会。

崇侯虎(白)且慢!他父子十分骁勇,贤弟不可轻视于他。

崇黑虎(白)小弟曾受仙师传授妙法,随带三千铁嘴神鹰兵,何惧他苏家父子!

众儿郎,杀上前去。

崇侯虎(白)须要小心!

(崇侯虎下,八武士、崇黑虎同下。)
【第二十场】
(四龙套、四将官、四马童、苏护、苏全忠同上。)
苏护(念)城外金鼓响,且听报端详。

(探子上。)
探子(白)崇黑虎讨战!

苏护(白)再探!

(探子下。)
苏护(白)且住!想那崇黑虎,武艺高强,精通玄理,满城诸将,皆非他人对手,这便怎处?

苏全忠(白)爹爹说那里话来。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压。谅一崇黑虎,有何惧哉!

苏护(白)吾儿哪里知道,那崇黑虎,曾遇异人传授道术,取上将之头,如探囊取物。岂可轻视于他?

苏全忠(白)孩儿此番出马,若不生擒黑虎,誓不回来,见父之面!

苏护(白)汝自取其败,勿得后悔!

苏全忠(白)带马!

(苏全忠下,四上手同随下。)
苏护(白)全忠此去,断难取胜。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四上手、苏全忠、八武士、崇黑虎双上,会阵。)
崇黑虎(白)来将通名。

苏全忠(白)苏全忠是也。

崇黑虎(白)原来是苏贤侄。你快快进城,请你父亲马前答话。

苏全忠(白)崇黑虎,我与你势成敌国,我父亲还与你论什么交情?速速收军,饶你性命。如若不然,悔之晚矣!

崇黑虎(白)大胆奴才,竟敢无礼!看枪。

(苏全忠、崇黑虎同起打。四上手、八武士同钻烟筒下。苏全忠、崇黑虎同打快枪,崇黑虎败下。)
苏全忠(白)且住!我父言道:崇黑虎武艺高强。为何才战数十回合,他就败下阵去。待我赶上前去。

(苏全忠下。)
【第二十二场】
(崇黑虎同上。)
崇黑虎(白)全忠小儿,不知进退。

众儿郎!

(八武士同上。)
崇黑虎(白)法宝擒他!

(苏全忠上。八武士同持葫芦放黄烟,擒苏全忠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龙套、崇侯虎同上。)
崇侯虎(念)贤弟去出兵,未见转回营。

八武士(内同白)二侯爷回营。

崇侯虎(白)有请。

(八武士引崇黑虎同上。)
崇黑虎(白)兄长。

崇侯虎(白)贤弟请坐。胜负如何?

崇黑虎(白)全忠已被小弟擒来。

崇侯虎(白)快快绑上来。

(四刀斧手押苏全忠同上。)
苏全忠(西皮摇板)英雄被擒入虎穴,

看他把我怎样行!

崇侯虎(白)胆大苏全忠!你前日在五岗镇,是何等威风,不想也有今日。可谓恶贯满盈也。

来,推出斩了!

苏全忠(白)你要杀就杀,何必作此威福。你少爷视死,轻如鸿毛。只是可恨你这一班奸贼,蛊惑天子,残害万民,断送成汤基业,我恨不得生啖尔等之肉!

崇侯虎(白)黄口孺子,胆敢出此大言。今已被擒,竟不怕死。推出斩首!

崇黑虎(白)且慢!兄长请息雷霆之怒。苏全忠虽该问斩,怎奈他父子皆是朝廷犯官。今奉圣旨,拿解朝歌,以正国法。况护有女妲己,姿容甚美,倘天子一朝反悔,赦他父子之罪,那时归罪于我等,是有功而反无功也。

崇侯虎(白)以贤弟之见?

崇黑虎(白)以弟愚见,暂将全忠囚禁后营,待等破了冀州,拿了苏护满门,同解朝歌,请旨定夺,方为上策。

崇侯虎(白)贤弟之言甚善!只是便宜了他。

将他押下去。

(四刀斧手押苏全忠同下。)
崇侯虎(白)后帐排宴,与贤弟贺功!请。

(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
(苏护上。)
苏护(念)全忠去出征,未见转回程。

(中军上。)
中军(白)启侯爷:公子被崇黑虎擒了去了!

苏护(白)再探!

(中军下。)
苏护(白)全忠不听父言,自恃己能。今竟被擒,悔无及矣!唉,想我苏护,身为豪杰,忠心为国,今日亲子被擒。这强敌压境,冀州城池,只恐难保。为因生了妲己,那昏君听信谗言,使我满门受祸,黎庶遭殃。倘此城一破,将我妻子,擒往朝歌,露面抛头,尸骸残暴,天下诸侯,俱笑我为无谋之辈。也罢!待我去至后堂,先将我的妻女杀死,然后自刎,不失大丈夫所为,也免行后人笑骂!我就是这个主意!我就是这个主意!

(苏护急下。)
【第二十五场】
(苏妻托香盘上。)
苏妻(二黄正板)终日里动干戈金鼓声振,

眼见得这冀州不能安宁。

奴这里托香盘花园来进,

跪尘埃敬焚香祷告神灵。

(苏护持剑暗上。)
苏妻(白)这一炷香,愿丰年乐岁,国泰民安。这二炷香,愿大兵早退,保全冀州生灵。这三炷香,愿夫君苏护,前程远大,福寿康宁。

(苏护哭下。)
苏妻(二黄原板)在花园且诉我三件心愿,

叩苍穹望神圣暗地保全。

叩罢头平身起绣房回转,

(二黄摇板)又只见一轮月映照栏干。

(苏妻下。)
【第二十六场】
(苏护上。)
苏护(白)时才在花园,正要将妻杀死,不料她在那里焚香祝告,难以下手。待我去至上房便了!

(二黄摇板)恼昏主听谗言宠信奸党,

每日里贪酒色败坏朝纲。

我若是将女儿朝歌献上,

落一个骂名儿万古传扬。

无奈何杀妻女全家命丧,

也免得冀州城百姓遭殃。

(苏护下。)
【第二十七场】
(苏妻、妲己同上。)
苏妻(念)终日纷纷起战征,

妲己(念)不知何日得安宁。

(苏护上,持剑杀妲己,妲己跪,苏护追过,妲己急下,苏妻扯苏护袖同下。)
【第二十八场】
(妲己上,苏护追上,杀。妲己抱苏护臂,转场。苏妻上,咬苏护手,苏护弃剑,妲己跪。)
妲己(白)爹爹进得后堂,一言不发,要杀孩儿,不知为了何事?

苏护(白)我就为的是你这个冤家!

妲己(白)为孩儿何来?

苏妻(白)是吓,为我女儿何来呀!

苏护(白)吾儿哪里知道:只因昏王无道,听信费仲、尤浑两个奸贼的谗言,叫为父将你献上朝歌,陪王伴驾。那时为父直言谏奏,昏王大怒,将为父推出午门问斩。那费、尤二贼,又奏一本,叫昏王将为父赦放,命我回国。那时为父,恼恨在心,就在午门,题下反诗一首。昏王即命崇侯虎带兵捉拿为父,进京问罪。昨兄长出战,已被崇黑虎用法术,将你兄长擒了去了!

苏妻(白)嗳呀,儿吓!

妲己(哭)兄长吓!

苏护(白)为父再三思想,若是将你献上朝歌,那昏王贪恋酒色,败坏朝纲,这成汤天下,一旦败亡,为父岂不被天下人唾骂。若不将你献出,眼见得冀州城池难保。倘若他等杀进城来,将我全家拿获,解往京都,以正国法,我全家性命,也是难保。是我万般无奈,欲将你母女杀死,为父自刎,落一个为国尽忠,也免得冀州满城百姓遭害。

妲己(白)爹爹既然如此,就请爹爹,将孩儿送至朝歌。孩儿暗藏短刀一把,去到宫闱,先将昏王杀死。然后爹爹,带领人马,灭却朝中奸党,岂不是好!

苏护(白)自古以来,那有臣弑君的道理。况我苏护,忠心为国,怎能做那乱臣贼子之事。

妲己(白)也罢!想此事,皆为孩儿一人所起,待我自刎了罢。

(苏妻拉,苏护做式哭。中军上。)
中军(白)启侯爷:郑将军回营。

苏护(白)你等暂且回避了。

(苏妻、妲己同下。)
苏护(白)有请!

中军(白)有请!

(八鸦军、郑伦同上。)
郑伦(白)君侯请。

苏护(白)请坐。

郑伦(白)有坐。末将时才从城外经过,见人马纷纷,不知是何人的兵将?

苏护(白)只因崇侯虎,带兵攻打冀州,被某将他杀的大败。昨日崇黑虎前来讨战,吾儿全忠,不知利害,与他交战,竟被他们,将吾儿擒去了。

郑伦(白)君侯但放宽心,待末将会他一会。

苏护(白)将军须要小心!

郑伦(白)众儿郎,杀!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四龙套、八武士、崇黑虎同上。探子上。)
探子(白)郑伦讨战。

崇黑虎(白)杀!

(八鸦军、郑伦同上,会阵。)
崇黑虎(白)胆大郑伦!前来做甚?

郑伦(白)特来取尔的首级!

崇黑虎(白)一派胡言。看枪!

(郑伦、崇黑虎同起打,四龙套、八武士、八鸦军同攒烟筒下。崇黑虎打郑伦败下。)
崇黑虎(白)看这郑伦,未战数合,竟自败去,待我赶上前去。

(崇黑虎追下。)
【第三十场】
(郑伦上。)
郑伦(白)崇黑虎杀法厉害。

乌鸦军走上!

(八鸦军同上。)
郑伦(白)尔军埋伏了。

(崇黑虎上。郑伦口吐火,崇黑虎落马,八鸦军绑崇黑虎同下。)
【第三十一场】
(苏护上。)
苏护(念)郑伦去交锋,不知吉和凶。

八鸦军(内同白)郑将军回营。

苏护(白)有请。

(郑伦上。)
郑伦(白)君侯。

苏护(白)将军胜负如何?

郑伦(白)崇黑虎被某擒来了。

苏护(白)将军之功。请至后面歇息。

郑伦(白)谢君侯。

(郑伦下。)
苏护(白)将崇黑虎绑上来。

(八鸦军押崇黑虎同上,苏护迎上,松绑。)
苏护(白)苏护今得罪于天子,乃无地可容之犯臣。郑伦不知事理,触犯天威,护当面请罪!

崇黑虎(白)岂敢!仁兄与弟一拜之交,未敢忘义。今被部下所擒,惭愧无地,又蒙优礼相待,感恩非浅!

苏护(白)岂敢!

崇黑虎(白)小弟此番前来,一则为仁兄失利,二则特来与仁兄解围。前日在阵前,本欲与仁兄答话。不意令郎年幼,自恃刚强,不肯进城,请仁兄相见,因此被小弟擒在营中。为今之计,还要请仁兄,将令嫒献出,送入朝歌,才是正理。

苏护(白)待某详细思之。

散宜生(内白)西伯侯差官到。

苏护(白)有请!

(四青袍、散宜生同上。)
散宜生(白)君侯!

苏护(白)大夫请坐。一路行来,多受风霜之苦。

散宜生(白)岂敢。

苏护(白)大夫到此,必有所为。

散宜生(白)奉了主公之命,有书呈上。

苏护(白)带我观看。

(吹牌子。)
苏护(白)原来是西伯,命我将小女献上朝歌,以完君臣大义。

崇黑虎(白)既是西伯有书到来,仁兄不可违其美意。

散宜生(白)吾主言道:君侯若将女公子献进宫廷,一则可全君臣大义,二来也免冀州生灵涂炭。

苏护(白)既然如此,护当遵命!

散宜生(白)告辞。

苏护(白)恕不远送了。

(散宜生、四青袍同下。)
崇黑虎(白)待小弟回转营中,将公子放回便了。

苏护(白)全仗贤弟!

(崇黑虎下。苏妻、妲己同上。)
苏护(白)适才西伯侯姬昌,有书信到来,叫我将女儿献上,以全吾君臣大义。想那西伯,乃是当今圣人,天下服从,为父焉敢违抗?女儿速速收拾起来,为父送你,即刻起程便了。

(苏妻哭,妲己哭下。)
苏护(白)来,改换衣巾!

(〖牌子〗。妲己上。)
妲己(白)母亲请上,孩儿就此拜别了!

(西皮摇板)走向前来忙跪定,

尊一声母亲听分明:

孩儿此番朝歌进,

无人侍奉老娘亲。

一时间只哭得心酸痛,

(哭头)老娘亲吓!

(西皮摇板)母女相逢万不能!

苏妻(西皮摇板)母女们只哭得咽喉梗梗,

好似那万把刀刺在娘心。

苏护(西皮摇板)人来与爷看车轮,

去到朝歌走一程。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二场】
(四龙套、崇侯虎同上。)
崇侯虎(念)二弟去出征,未见信回音。

(探子上。)
探子(白)二老爷被擒!

崇侯虎(白)不好了!

(探子下。〖吹牌子〗。)
崇侯虎(白)且住!探马报到,二弟被擒,这便如何是好?也罢!待俺带领人马,与他决一死战。

(探子上。)
探子(白)二老爷回营。

崇侯虎(白)有请!

(崇黑虎上。)
崇黑虎(白)兄长!

崇侯虎(白)贤弟请坐。但不知是怎样脱离虎口?

崇黑虎(白)小弟被郑伦擒去,多蒙苏护厚待。小弟正在相劝之际,堪看西伯侯,亦有书信到来,叫他献出女儿,送入朝歌,以全君臣大义,而救冀州生灵。他已允准。兄长可将全忠放回,才是正理。

崇侯虎(白)想那全忠,乃是我的仇人,怎能施放?

崇黑虎(白)兄长不放,岂不伤了两家和气。

来,请苏公子!

(苏全忠上。)
崇黑虎(白)贤侄,你父现在已将令妹送往朝歌,你快回城中去罢!

苏全忠(白)多谢了!正是:

(念)好比笼中鸟,插翅腾了空。

(苏全忠下。)
崇侯虎(白)事已解和,吾等打得胜鼓回朝便了。

崇黑虎(白)慢来,慢来。想此事,乃是西伯侯之力。吾等屡屡败阵,还打得什么得胜鼓。依小弟看来,叫三军卷旗携鼓,暗暗拔营就是了。

崇侯虎(白)众将官,尔等卷旗携鼓,转回朝歌。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三场】
(四小妖狐、狐狸精同上。〖点绛唇〗。狐狸精坐高台。)
狐狸精(念)我本千年一狐精,摆尾摇头貌狰狞。变化人形在世上,轩辕坟内把身停。

(白)吾乃,九尾狐狸是也。只因奉了女娲圣母之命,叫吾隐入宫闱,迷惑纣王。今有苏护进女前来,不免前去,趁此机会,正好入宫。

小妖等!

四小妖狐(同白)有。

狐狸精(白)驾风前往。

(四小妖狐、狐狸精同下。)
【第三十四场】
(驿丞官上。)
驿丞官(白)下官,恩州驿官便是。今有冀州侯,打此境过,不免在此伺候。

苏护(内西皮导板)父女们离了冀州城,

(四家将、妲己、苏护同上。)
苏护(西皮原板)晓行夜宿不留停。

一路上饥餐渴来饮,

朝登紫陌暮红尘。

登山涉水多劳顿,

披星带月奔帝京。

勒住了马头来观定,

(西皮摇板)见一官员礼相迎。

(白)你是何人?

驿丞官(白)下官恩州驿丞,迎接侯爷。

苏护(白)罢了。

驿丞官(白)但不知今晚贵人,安歇哪里?

苏护(白)自然是安置在驿馆呐。

驿丞官(白)启侯爷:只因三年前,此地出了妖精,每每伤人。凡有过往官员,均不敢在此安歇。还求贵人,住在行营为是。

苏护(白)想这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哪里什么妖魔鬼怪!况且贵人,位敌天子,纵有妖魔,亦必退去。速速打扫驿馆便了。

驿丞官(白)遵命!

(驿丞官引苏护、妲己、四家将同下。)
【第三十五场】
(驿丞官、苏护、妲己同上。)
苏护(白)驿官退下。

(驿丞官下。)
苏护(白)分明一座驿馆,哪里有什么妖怪?

吓,女儿,你就在此房安歇。夜间若有什么动静,你喊叫为父一声,我就来了。

妲己(白)遵命。

(苏护下。)
妲己(白)想我妲己,自幼不出闺房,今日与母亲分别,思想起来,好不凄凉人也!

(西皮原板)有妲己在驿馆自思自想,

思想起我的母好不悲伤。

自幼儿出娘胎娇生惯养,

哪想到今日里远别高堂。

将身儿且进了罗帷帐,

忍不住泪珠儿湿透衣裳。

(妲己入帐子。四小妖狐、狐狸精同上。)
狐狸精(白)来此已是,待我进去看来。

(狐狸精抓妲己出帐子,扯入帐子。)
妲己(白)嗳唷!

(狐狸精变妲己出帐子。)
妲己(三笑)哈哈,哈哈,呵,喝喝哈哈哈哈!

(白)是我把苏妲己,吞在腹内,我变做她的模样。

你们看,我变的像不像呀?

四小妖狐(同白)上半截像,下半截不像。

妲己(白)咳,我这个脚,还靡有变过来呐。待我再去变来。

(妲己下,上。)
妲己(白)这光景,可像啦罢?

四小妖狐(同白)像了。

妲己(白)你等退下。

(四小妖狐同下。)
妲己(西皮摇板)我将妲己吃腹内,

变做娆娇一佳人。

(妲己入帐子。苏护持灯执剑上。)
苏护(白)适才听得女儿喊叫了一声,待我上前看过。

妲己(白)你是什么人呐?

苏护(白)吾儿不必害怕,为父在此。

妲己(白)原来是爹爹呀!

苏护(白)正是。吾儿方才,可曾看见什么来?

妲己(白)我靡有看见什么呀。

苏护(白)既无有看见什么,依然安歇了罢。待等天明,也好趱路。

妲己(白)儿遵命。

(苏护下。)
妲己(白)原来是苏护。此人生性梗直,勇敌万人。幸而不曾被他看破也!

(西皮摇板)苏护生来性忠正,

被他看破命难存。

(妲己入帐子。苏护上。)
苏护(白)天已明了。

吾儿起来,赶路要紧。

车辆走上!

(四家将同上。众人同下。)
【第三十六场】
(四太监、二内侍、纣王同上。)
纣王(西皮摇板)朕命侯虎去出征,

捉拿苏护正典刑。

将身且坐金銮等,

众卿上殿奏分明。

(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
尤浑(同念)且将苏护事,启奏陛下知。

(同白)启陛下:苏护将其女妲己,送至朝歌,现在午门候旨。

纣王(白)宣上殿来。

费仲(白)苏护上殿。

(苏护上。)
苏护(念)宣召待罪臣,急忙上龙庭。

(白)臣苏护见驾。

纣王(白)唗!胆大苏护,胆敢在午门题下反诗,反出了朝歌,该当何罪?

来,推出斩了!

(四刀斧手同上,推苏护同下。)
费仲(白)臣启陛下:苏护反商,理当问斩。他今既遵王法,进女朝王赎罪,情有可原。陛下因他不进女而致罪,今既进女,而又加罪,岂不被臣民耻笑。

纣王(白)以卿之见?

费仲(白)以为臣之见,陛下将其女妲己,宣上殿来。如果容颜出众,礼度幽闲,陛下便赦苏护之罪。如若容颜丑陋,即将他父女,一并斩之,叫他死而无怨。

纣王(白)卿家所奏甚是。

来,宣妲己上殿。

费仲(白)宣妲己上殿。

(妲己上。)
妲己(念)忽听天子召宣,迈步忙上金銮。

(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