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8月23日

京剧《合凤裙》剧本唱词

作者 admin

京剧《合凤裙》又名:《鸳鸯镜》剧本唱词

角色

吴小姐:贴旦
刘公子:小生

剧情

剧本所述,谓有吴、刘两姓,既订婚姻,吴为乾宅,刘为坤宅,至迎娶之日,刘氏女忽然卧病,令其弟乔装代嫁,及至花轿临门,吴氏子适有紧急差遣,随父他出,亦令其妹扮作新郎,为阿兄代表。一对假夫妻,竟实行交拜礼。合卺筵开,洞房春暖,两人本来面目,无可遮掩,互相惊异,然少年男女,未免有情,遂将错就错,以为天假之缘,缱绻终宵,订鸳盟于枕上焉。

注释

是剧系梆子调。二黄调中,向有《日月图》及《巧姻缘》两剧。唱口白口,虽各有别,其情节亦大致相似,无非从《今古奇观》小说中,《乱点鸳鸯谱》一事,脱胎而出。惟姓氏迥乎不同。
按《合凤裙》一剧,向有全本,此系中间一段,事实虽不近情理,然于花旦戏中,亦极有趣味,尤堪发噱。

京剧《合凤裙》剧本唱词

(吴小姐上。)
吴小姐(引子)清晨起来对菱花,蝴蝶双双闹窗纱。 

(丫鬟上。)
丫鬟(白)启禀小姑娘:花轿到门了。

吴小姐(白)可说是花轿到门了么?

丫鬟(白)正是。

吴小姐(白)如此就将新人,搀进房来。

丫鬟(白)是!

(丫鬟下。)
吴小姐(白)看丫鬟报道:花轿到门,已将我家新嫂嫂娶来了。我不免在绣阁等候便了。

(梆子正板)时才间小丫鬟报了一声,

她说道我新嫂嫂娶到家门。

我只得在绣阁慢慢来等,

等候着她来时我看看新人。

(吹牌子。丫鬟扶刘公子扮女装同上。)
吴小姐(白)丫鬟退下。

丫鬟(白)是!

(丫鬟下。)
吴小姐(白)待我将绣阁房门闭上。

(吴小姐关门。)
吴小姐(梆子正板)我这里且把房门来掩,

陪伴着新嫂嫂坐在床前。

用手儿掀盖头仔细详看,

(吴小姐去盖头红巾。)
吴小姐(白)妙吓!

(梆子正板)看她那美容颜亚赛天仙。

似这等美容颜人间罕见,

好一似月里嫦娥降下了凡。

刘公子(梆子流水板)来至在绣阁中偷眼观看,

这女子生的是赛过天仙。

(吴小姐看刘公子足背,以手比划,笑。)
吴小姐(梆子流水板)她那里不住的将我来看,

一时间看得我面带羞惭。

(白)新嫂嫂,请来见礼。

刘公子(白)奴家还礼。

吴小姐(白)好说。请问新嫂嫂,今年多大岁数了?

刘公子(白)奴家二八一十六岁了。

吴小姐(白)怎说是嫂嫂,今年二八一十六岁了?

刘公子(白)正是。

吴小姐(白)如此说来,你倒比我家哥哥小上两岁。

刘公子(白)哦,我还比你家哥哥,小上两岁么?

吴小姐(白)小上两岁。

(刘公子两旁看。)
吴小姐(白)请问嫂嫂,看些什么?

刘公子(白)奴家到此半日,为何不见你家哥哥,他往哪里去了?

吴小姐(白)嫂嫂,是你非知:只因朝中徐老千岁出京放粮,在此下马,我家哥哥奉了我家爹爹之命,去往城中,办差去了。

刘公子(白)原来如此,但不知今晚回来不回来?

吴小姐(白)大概今晚是不回来的分儿多。

刘公子(白)你哥哥今晚若不回来,岂不耽误了奴家的好事么?

吴小姐(白)新嫂嫂不必忧烦,现有我家哥哥的靴帽蓝衫在此,待小妹扮做我家哥哥的模样,陪伴嫂嫂,你看如何呀?

刘公子(白)你住了罢!世界之上,只有男子配女郎,哪有女郎配女郎的道理?想你我二人,俱是女流,此事是如何使得?

吴小姐(白)我说使得,就是使得。待我装扮起来。

(梆子流水板)我这里忙取下头上钗环,

装作了我哥哥成就良缘。

(吴小姐入帐内换衣。)
刘公子(白)妙吓!

(梆子流水板)小姑娘她生得真真好看,

她本是女儿家也要装男。

怕的是难逃今夜晚,

我只得假意儿来学痴颟。

将身儿且坐在绣阁里面,

等候了小姑娘再把话言。

(吴小姐扮男子出。)
吴小姐(梆子原板)在头上戴定了方巾便帽,

在身上穿蓝衫腰系丝绦。

走上前便把那嫂嫂来叫,

我二人拜华堂凤友鸾交。

(白)嫂嫂,我二人同来拜天地呀!

刘公子(白)此事是使不得的。

吴小姐(白)我说使得,就是使得,你要来呀!

(梆子原板)在绣阁打扮得男子一样,

有郎才合女貌果是一双。

走向前来把堂拜——

(吴小姐作揖,刘公子作揖。)
吴小姐(白)嫂嫂,你那里怎样吓?

刘公子(白)小姑娘,你是怎样吓?

吴小姐(白)我这里,是作揖呀!

刘公子(白)我也是作揖。

吴小姐(白)嗳,你要拜拜。

刘公子(白)我不会拜。

吴小姐(白)难道你上轿的时节,你家母亲也不曾教导与你么?

刘公子(白)我家母亲,并不曾教导与我。

吴小姐(白)如此,待妹妹教导与你。这女儿家,要用手将鬓角一摸,再这么一摸,将袖儿就是这样一摆,再用手这样一舞,这就是拜了。

刘公子(白)我倒学会了,用手一摸鬓角,再一摸,又这样一摆、两摆,一舞,这就是拜了。

吴小姐(白)着吓,对了!

(梆子原板)夫妻们同交拜成就鸳鸯。

(白)嫂嫂,你我一同安眠了罢!

刘公子(白)这个……小姑娘先请,我随后就来了。

吴小姐(白)你就要来呀!

(吴小姐走浪头,三次入帐。)
吴小姐(白)嫂嫂你来!

刘公子(白)来了!

(梆子原板)小姑娘她扮作男子模样,

她叫我随同她共上牙床。

我若是在床上成了勾当——

吴小姐(白)嫂嫂你快快地来呀!

刘公子(白)来了!

(梆子原板)还须要暂消停细作商量。

(吴小姐出帐。)
吴小姐(梆子原板)我这里出罗帏把话来讲,

叫一声新嫂嫂细听端详:

你与我同入那罗帏帐,

咱二人在牙床成就鸳鸯。

(吴小姐扯刘公子,比划手势,刘公子遮掩三番,吴小姐入帐。)
刘公子(梆子原板)无奈何我且把牙床来上,

我看她今夜晚是怎样下场。

(刘公子入帐。拉牌子。吴小姐出帐子拔宝剑欲杀刘公子,刘公子急跪。)
刘公子(梆子原板)我叫一声小姑娘,哭一声吴小姐,

哎呀呀,我的小姑娘吓!

吴小姐(梆子原板)时才把奴胆吓坏,

你为何假扮女裙钗?

手执宝剑朝下砍——

刘公子(白)小姑娘饶命吓!

吴小姐(梆子原板)你快快与我说明白。

刘公子(梆子原板)我本是前巷刘公子,

假扮裙钗到此来。

望求小姑娘将我放,

日后定要报恩来。

吴小姐(梆子原板)既然你是那刘公子,

为何改扮女裙钗?

刘公子(梆子原板)你哥哥要娶我的姐,

因此上替她扮裙钗。

吴小姐(白)你且起来。

刘公子(白)多谢小姑娘。

吴小姐(白)此事本来是我家哥哥的不是,你今既到此地,已与奴家同床睡过,你叫我是怎样见人?奴欲与你就此定下姻缘,不知你意下如何?

刘公子(白)既蒙小姑娘搭救之恩,敢不遵命?

吴小姐(白)好!就在奴绣阁住下。明日命人送你回家,你要急速叫媒人前来提亲,才是正理。

刘公子(白)小生件件依从。正是:

(念)男扮女来女扮男,

吴小姐(念)千里良缘一线牵。

刘公子(念)待等明朝回家转,

吴小姐(念)女貌郎才果一般!

刘公子(白)好一个“女貌郎才果一般”!请。

(吹牌子。吴小姐、刘公子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