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8月21日

京剧《盘关》剧本唱词

作者 admin

京剧《盘关》剧本唱词

角色

田单:老生
门官:丑
皂隶:丑
田法章:小生
伊立:净

剧情

按伊立自搜府去后,随即入宫复命,连夜下令,将九城锁闭,复又率领四十名校尉,四处搜寻。大夫田单率同东宫世子田法章,乔装改扮,正拟出走,不料行至关前,早已下锁,不准放行。田单无奈,只得一再行贿,贿托关卒向关官说法,关官又经盘诘再四,幸赖关卒含混扯谎,方得过去脱险。伊立即随后追踪至。此间不容发时应对,其一副神情,确非容易,无怪比年代演者之少也。

注释

《盘关》一段,为《黄金台·搜府》之后剧,看似大小二丑之重角,然实为须生之做工戏。盖其盘问对答之时,说白与手眼神情,须处处相关合,方为合作,且又有一小段之快三眼唱工,故颇不易做。从前程大老板及谭叫天,唱《黄金台》总带演《盘关》,足见先正典型,自不肯有一些苟且。时伶多偷懒之习气,南中更甚,故少全演。近始有稍稍矫正之者。

京剧《盘关》剧本唱词

(门官上。)
门官(数板)做官好,做官妙,做官头戴乌纱帽,奉旨回家去祭祖,腾腾三声炮,老祖问少祖,少祖说我也不知道,我家没有读书子,哪里来的这荣耀,荣耀! 

(门官坐。)
门官(白)在下把城门的门官便是,只因东宫世子田法章,人伦大变,子淫父妃,大王大怒,赐伊公爷宝剑一口,三更时分,斩杀回奏。不知何人走漏风声,世子逃出皇城。伊公爷二次上殿,讨得四十名校尉,各府搜寻,并无踪影。因此四门紧闭,军民人等,一概不准出入。天也不早了,该上关去了。

我说来呀!

(皂隶暗上,瞌睡。)
门官(白)来呀!唷!精神哪!这着就睡着了啦!吃面啦!

皂隶(白)呵,好咸卤!

门官(白)听见吃面就醒啦!我说这件事情你知道不知道哇?

皂隶(白)什么事情我知道?

门官(白)待我告诉你:只因东宫世子田法章,人伦大变,子淫父妃……

唷,又着啦!

唉,你醒醒!

皂隶(白)你说你的,我睡我的。

门官(白)那我说给谁听!

皂隶(白)是啦,我不睡啦,你说吧。

门官(白)只因东宫世子田法章……

皂隶(白)人伦大变,子淫父妃。大王大怒,赐伊公爷宝剑一口,三更时分,斩杀回奏。不知何人走漏风声,世子逃出皇城。伊公爷二次上殿,讨得四十名校尉,各府搜寻,并无踪影。因此四门紧闭,盘查行人,是这么当子事情不是?

门官(白)不错!

皂隶(白)我早知道了。

门官(白)你既知道了,咱们该上关去啦!

皂隶(白)走哇!

门官(白)走哇!

皂隶(白)走哇!

门官(白)你倒是走哇!

皂隶(白)我说你混蛋哪!咱们俩是你跟我的,还是我跟你的?

门官(白)你跟我的。

皂隶(白)这不结了!我跟你的,我在前头走,那不成了你跟我的了!

门官(白)唉呀,不是呀,你在前头呵呵道,轰轰闲人。

皂隶(白)这么档子事。

呵呵呵呵呵呵,屎担过来了!

门官(白)唉!怎么屎担过来了?要说老爷!

皂隶(白)你不知道,说老爷人家不怕,说屎担他们怕臭,就都躲开了。

门官(白)哎,还是要说老爷!

皂隶(白)呵呵呵,屎担老爷过来了!

到了。

门官(白)你看着点,我打个盹。

皂隶(白)这是什么话?

门官(白)昨晚上在宝局上一夜没睡。

皂隶(白)又赌钱去了!

(门官睡。)
皂隶(白)他着了,我也打个盹。

(皂隶睡。田单、田法章同上。)
田法章(白)哎呀!卿……

(田单手作势。)
田单(二黄快三眼)千岁爷休得要大放悲声,

泄露了机关难逃生。

那一旁松林内来躲避,

(田法章下。)
田单(二黄快三眼)想一个妙计好出城。

抓一把灰尘土把脸抹,

(田单涂脸。)
田单(二黄摇板)我装一个疯魔汉要过此城。

(田单执板打皂隶,皂隶夺板。)
皂隶(白)你拿过来吧!胡动的。呵呵!你敢不是田……

(田单取银付皂隶。)
田单(白)“田”什么?

皂隶(白)田家庄那个老哥哥。

田单(白)你认得我?你可晓得我姓什么?

皂隶(白)你姓赵?

田单(白)我不赵。

皂隶(白)你姓钱?

田单(白)我没钱。

皂隶(白)等我想想,孙、李、周、吴、郑,你唉,姓王?王一哥!

田单(白)不错是我!你好眼力。

皂隶(白)老没见,你好哇?家里都好?真是老太太前回病了,我捎去那个药,吃了没有?

田单(白)吃下去了。

皂隶(白)唉,吃不得。

田单(白)怎样吃不得?

皂隶(白)那是耗子药。

田单(白)现在吃下去,病就好了。

皂隶(白)真是你孝心感动天和地,耗子药吃下去,病会好了。你这是往哪里去?

田单(白)老太太的病不是好了吗,我们要出城烧香还愿去。

皂隶(白)你不晓得这两天城门紧得很,只因东宫世子田法章,人伦大变,子淫父妃,大王大怒,命伊公爷各府搜寻,并无踪影。因此四门紧闭,一概不准出入。你要出城,过两天吧。

田单(白)你们那是官事,我们这是私事,没有什么要紧。

皂隶(白)这不是闹着玩的,不行,过两天吧。

田单(白)我们商议商议。

皂隶(白)没商量。

(田单付银。)
田单(白)我们商议商议?

(皂隶收银。)
皂隶(白)商量着瞧。你站站,这有老爷。待我给你回禀一声。

田单(白)好话多讲。

皂隶(白)那有我哪。

唉,来了,来了!

(门官醒。)
门官(白)谁来了?

皂隶(白)王一哥来了。

门官(白)哪里这么一个王一哥?

皂隶(白)就是前回给你引进那个王一哥!

门官(白)不认得。

皂隶(白)不是外人。你通融通融就完了。

门官(白)那可不行,这是官事!

皂隶(白)这就是官事了?你输了钱,我拿钱到宝局上把你赎回来,没裤子穿了,我的裤子!

(皂隶以手抓门官。)
皂隶(白)你脱了裤子还钱!

门官(白)你瞧咱们自己哥们,你就急了。是谁呀?

皂隶(白)王一哥。

门官(白)是他,你早说不结了吗!叫他进来,我问他一句话。

皂隶(白)人家是乡下人,不用问了吧?

门官(白)总得要问。

皂隶(白)不要吓人家,可是只问一句。

门官(白)是了。

皂隶(白)我给你说过了,叫你进去问一句话。

田单(白)我们乡下人,有些怯官,见官说不出话来吓!

皂隶(白)不要紧,都有我哪!

王一哥进来了。

门官(白)你们出城几个人哪?

田单(白)兄妹二人。

门官(白)方才说一个人,怎么变出兄妹二人,混帐!

皂隶(白)老爷!

门官(白)忘八蛋!

皂隶(白)老爷!

(田单、皂隶同出。)
皂隶(白)怎么又变出兄妹二人来了?

田单(白)是兄妹二人。

皂隶(白)是一个人。

(田单付银。)
田单(白)是兄妹二人吧!

(皂隶收银。)
皂隶(白)老妹子也来了?请来我们见见。

(田法章上。)
皂隶(白)哈哈,你敢莫是东……

(田单付银。)
田单(白)唉!“东”什么?

(皂隶收银。)
皂隶(白)东厢房内养的那个老妹子。你等等,待我再给你说一声。

老妹子也来啦,是兄妹二人。

门官(白)说的是一个人。

皂隶(白)是兄妹二人。

门官(白)不行不行,这是官事!

皂隶(白)又是官事了?好,脱裤子还钱!

门官(白)哎呀,老妹子也来啦,好好,你叫他来,我再问他一句话。

皂隶(白)得了,不用问了。

门官(白)总得要问。

皂隶(白)王一哥你进来,老爷再问一句话。

(田单进。)
门官(白)出城到哪里还愿去?

田单(白)东岳庙。

门官(白)城外哪有东岳庙,混帐!

皂隶(白)老爷!

门官(白)忘八蛋!

皂隶(白)老爷!

可哪有这么个东岳庙?

田单(白)有个东岳庙!

皂隶(白)城里城外,你找遍了也没有东岳庙。

(田单付银。)
田单(白)有个东岳庙吧!

(皂隶收银。)
皂隶(白)西北旮旯,那个小东岳庙?待我再给回禀一声。

唉,还说人家呢,城外西北旮旯,有个小东岳庙。

门官(白)没有个东岳庙!

皂隶(白)有个东岳庙!

门官(白)没有!

皂隶(白)脱裤子还钱!

门官(白)好,叫他过去吧!

皂隶(白)你出城吧!

(田法章下。)
田单(白)这件事倒难为你了,这里还有点小意思送你,吃饭不饱,吃酒不醉,我还是留了做盘费吧!

(田单下。)
皂隶(白)过河就拆桥。哎呀,这是世子田法章同田单过去了。有了,我都推在他的身上。

足了,足了!

门官(白)什么足了?

皂隶(白)刚才过去的是谁?

门官(白)王一哥。

皂隶(白)那是世子田法章同田单过去了,你受了他们五百两银子,岂不是足了吗?

门官(白)你不要含血喷人!

(伊立、四校尉同上。门官、皂隶同跪。)
伊立(白)可曾见田单、田法章过去?

皂隶(白)他受了五百两银子,卖放了,没有我的事!

伊立(白)将他带在马后!

(伊立、皂隶、四校尉、门官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