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8月21日

京剧《借茶活捉》剧本唱词

作者 admin

京剧《借茶活捉》剧本唱词

角色

阎婆惜:花旦
张文远:丑

剧情

宋江未入梁山泊之前,任郓城县刑房书吏,娶土妓阎婆惜为小妾,另癖藏娇之所,公务完毕,作为休息地。同事张文远,少年佻薄,专以问柳寻花为事。行经该处,见阎氏站立门前,一种婀娜动人之态,注射于眼帘。以借茶为名,与通款曲,一转瞬间,竟作登堂之客。问长问短,入以游词。阎氏本成性,互相爱悦,遂结不解之缘。一对野鸳鸯,从此双宿双飞,视宋江为眼中钉矣。后来阎氏得宋江通盗证据,用以挟制,欲求离异,醮于张文远。宋江恐绝漏机密,杀阎氏而逃(事实详载《水浒传》)。阎氏死后,仍不忘情于张文远,其鬼乃往县署显形,与张文远当面磋商,欲实行与子同穴之举。张文远婉辞再三,卒不听从。至鸡声三唱,而张文远之魂,被阎氏勾摄以去。

注释

此剧借镜于《水浒传》,装点而出。昆班全盛时代,为花旦之做工重头。现编入京班中串演,纯平吹腔,亦是袭昆班之故智,为花样翻新耳。

京剧《借茶活捉》剧本唱词

【第一场】
(阎婆惜上。)
阎婆惜(唱)春光明媚百花香, 

桃李芬芳天艳阳。

树头百鸟能性言语,

伤春女子坐兰房。

自叹红颜多命薄,

终身错配宋三郎。

他日间要往刑房去,

夜来酒醉进奴的房。

夫妻情叙如秋水,

宛比画饼充饥雀见糖。

今日母亲自到亲戚人家去,

静思寂寞闷胸膛。

迈动金莲身朝外,

见紫燕衔泥绕画梁。

蜜蜂儿对对穿花舞,

粉蝶双双飞过墙。

行至门首身站定,

将身倚在二门旁。

见睹游人且把愁肠散,

听鸟啼婉转到垂杨。

(张文远上。)
张文远(唱)身为押司在刑房,

生性风流爱美娘。

秦楼楚馆相疑去,

问柳寻花名远扬。

(白)学生张文远,排行第三。大家公明,同为县吏。个两日勿见出来,独坐无聊,倒不如街坊上去步步,有理个。

(唱)忙正衣冠手拿扇,

摆摆摇摇出县门墙。

见风流子弟驰骏马,

艳装女子靠楼窗。

孩童戏耍把风筝放,

柳绿桃红照粉墙。

文远一路游春景,

阎婆惜(白)好天气呀!

张文远(白)咦!

(唱)娇滴滴声音在耳旁。

文远举目抬头看,

见门旁站立女红妆。

(白)吓呀,好一位标致个娘娘,勿知哪里个女眷,让我来走近点,不一看里使使。吓,妙吓!

(唱)见她青丝挽就时新结,

绿绕珠花插鬓旁。

天生桃花芙蓉脸,

摄魄勾魂眼一双。

身穿月色团花袄,

八幅罗裙俏金妆。

手拿一柄小金扇,

氤氲阵阵鼻里香。

好似嫦娥离月殿,

犹好似那西施再还阳。

(白)可惜个双脚,落在门槛里世。让我来走近过去,不一看里搭搭。

(唱)文远移步忙行过,

阎婆惜(白)这时候,母亲还未见回来。

张文远(白)只怕就居来哉。

阎婆惜(白)呀啐!

张文远(唱)站定身体笑脸装。

(白)尊嫂,学生有礼哉。

阎婆惜(白)客官何来?

张文远(白)要问个姓洛。

阎婆惜(白)你要问到哪里去?

张文远(白)公明兄的府上,勿知阿拉此地相近。

阎婆惜(白)这里就是,你要问他怎么?

张文远(白)有缘个,一问就问着哉。尊嫂。公明兄,勿知阿拉府上?

阎婆惜(白)不在家中。

张文远(白)到洛里去哉?

阎婆惜(白)他是出多归少,等不及的。有事明日来罢。

张文远(白)呦,到碰勿上,有里哉。这条勾子勿上,换那条勾子来。向你借口茶吃吃,看你那哼。

尊嫂,学生一路而来,走得口苦舌干,欲借香茶,暂为解渴,勿知阿使得?

阎婆惜(白)你要吃茶,但是热的不便,只有冷的。

张文远(白)好杀,好杀,杀杀学生个点虚火。

阎婆惜(白)哈。

张文远(白)比方杂梗说。

阎婆惜(白)如此你的不要动,待奴里边去取茶出来。

张文远(白)慢点慢点,拿了茶出,学生立拉街上吃,谷道有点勿雅致,阿好让我们角洛里吃子吧。

(阎婆惜笑。)
阎婆惜(白)奴倒忘了,如此到里面来㖸。

张文远(白)阿好杂梗造府个。

阎婆惜(白)好说。

张文远(唱)文远得意进门墙,

行过天心到内堂。

见堂中摆式多文雅,

阎婆惜(白)请坐。

张文远(白)有礼。

(唱)将身坐在桌儿旁。

阎婆惜(白)如此你的不要动,待奴里面去取茶出来。

张文远(白)个目牵阿勿敢牵。

阎婆惜(唱)慢步轻移到内厢,

张文远(白)看仔细。

阎婆惜(唱)回头飘目细端详。

张文远(白)嗳呦,好眼风。

阎婆惜(唱)但看他是眉清目秀多文雅,

举止行为有端方。

若与此人成连理,

万种愁肠付海洋。

欲火上身身体横,

张文远(白)走好了。

(唱)犹如风动嫩垂杨。

阎婆惜(唱)若饮此浆其中意,

只为付席玉为江。

取了香茶身朝外,

(白)客官,茶在此。

张文远(白)拿得来㖸。

阎婆惜(白)呀啐!

(唱)将茶摆在桌儿上。

张文远(白)拿了个茶杯来,就得传拉学生手里没也何妨,自要杂个离身离己,让我拿个杯茶来吃吃看。阿坏阿坏,奢个冷个,学生嘴唇上皮在烫落个哉。

阎婆惜(白)吓,随泡家。

张文远(白)让我又新吃口看,好茶吓,骨个茶叶,还是雨前宜龙井,咦,香花,杜文是香片哉。再吃口看,吓,好水,尊嫂,骨个水,还是井水宜河水,咦,天泉水阴干我,杜文是天泉水哉㖸。让我来再吃口看,尊嫂,骨个水,还是滚子来泡个,泡子来滚个。

阎婆惜(白)好好与你茶吃,反有许多言语。

张文远(白)学生勿曾说奢个没,吃哉,到是谢声拉里末。

阎婆惜(白)哪个要你谢拉。

张文远(唱)承蒙尊嫂赐茶汤,

息我肚中欲火炀。

(白)今朝是——

(唱)好似海外逢仙子,

(白)方才个杯茶没,

(唱)犹如玉液与琼浆。

(白)茶没吃哉,勿曾请教宅上尊姓?

阎婆惜(白)姓阎。

张文远(白)姓钱。

阎婆惜(白)阎呀!

张文远(白)阎呀,阎没哉,啊呦,好一个怕赖姓。学生下来,也要姓阎哉。

阎婆惜(白)哈。

张文远(白)比方杂个府上,还有何人?

阎婆惜(白)只有家母。

张文远(白)有个令堂太禾,请里出来见个礼。

阎婆惜(白)不在家中。

张文远(白)到洛里去哉?

阎婆惜(白)亲戚人家去了。

张文远(白)阿就居来个。

阎婆惜(白)论勿定。

张文远(白)呀吓,一定到是个活络门子,横是无人拉里个。拿两句言语来挑动挑动,看里如何。

吓,尊嫂,公明兄拉去外世勿好㖸。

阎婆惜(白)怎见得。

张文远(唱)近日行为少主张,

绝朝花柳去寻访。

当前有个王三姐,

生来俊俏貌端方。

他与宋兄成连理,

阎婆惜(白)是哪个说个?

张文远(白)据朋友说来。

(唱)终身托付宋三郎。

(白)我想公明兄,自家该子如花似玉个阿嫂,到是拦拉一边,到来外面去有乐无趣,学生有子阿嫂能个人是。

阎婆惜(白)哈。

张文远(白)比方说。

(唱)平生称意心知足,

甘心情愿吃清汤。

阎婆惜(唱)是有母亲作主张,

是调琴瑟配鸾凰。

哪知他抛却旧弦新弦弹,

故而连夜不进奴的房。

今日客官来提起,

莫非前生烧了断头香。

张文远(西皮快板)文远听见喜非常,

心上鲜花朵朵烊。

洋洋色胆如天大,

挨近身躯摸胸膛。

阎婆惜(白)母亲回来了。

张文远(白)阿嫂阿嫂,伯母阿朵洛里,学生有礼哉。

阎婆惜(白)将门闭上。

张文远(白)咦,那说怪血血个男唔,到不里骗子门外世哉。

吓,横世里说有一个老亲娘,让我来开开里个心看。

吓,女儿开门!

阎婆惜(白)吓,母亲回来了。

张文远(白)毛唔老爷居来哉。

阎婆惜(白)呀啐!

张文远(笑)哈哈哈!

阎婆惜(白)将门闭上。正是:

(念)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白)里面去吧。

(阎婆惜下。)
张文远(白)阿一坯,一只脚,一只脚,两只脚,谁勿个开哉大价天打能个立拉里作啥。咳。

(唱)数尺由丝挂碧空,

年年常事惹春风。

(白)我,张三官,

(唱)恨无彩凤成双翼,

(白)方才个阿嫂么。

(唱)胜比灵犀一点通。

(白)发恹发恹,记好子门面。左边舍篱竹,右边泥打墙。有旧能个一副对拉里,让我来念念看:

(念)“燕燕新福至,梅报早春来”。

(白)骨个来字到怪气,啥个意思嘎。晓得哉,明朝叫我早点来,我一起来就来发恹,脱早,介没吃子夜饭来,脱晚。介没明朝日里来。

(尾声)文远得意喜非常,

心上思想美娇娘,

到子明朝没,

再往她家走一场。

(张文远下。)
【第二场】
(张文远上。)
张文远(引子)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白)学生张文远。自从阎婆惜亡后,害我终日眠思梦想,好不伤感人也。呀!

(唱)但听谯楼打二更,

文远独坐在书房。

即忙就把灯煤剔,

桌上公文叠叠排。

闲来就把公文看,

桩桩件件细查清。

第一案江洋大盗应该斩,

第二案误伤人命罪还轻。

(白)嗳,让我来弹洛子点蜡烛头看。阿呀!

(唱)看到潜逃人犯宋公明。

一见之时重重怒,

提起心头火直喷。

(白)黄婆这老贱人!

(唱)假言语,是非生,

害得红粉佳人一命倾。

宋江逃遁无着落,

(白)还好,只要我笔尖动了一动没。

(唱)四下行文捉捕这凶身。

文远正呆思想,

(阎婆惜上。)
阎婆惜(白)三郎!

张文远(白)咦!

(唱)但听得门外有娇声。

(白)来福,来福,阿听得,出去罢。

(唱)擎红烛,出书厅,

至门边便问是何人?

(白)外头何人叩门?

阎婆惜(白)是奴家。

张文远(白)忒哈哈哈。奴家奴家,必定是个女客,勿是妹妹,定是姐姐,我张三官人,桃花星进子命哉,半夜三更,还有什么奴家寻到家来,我倒要问问明白个。

唔是啰个奴家呢?

阎婆惜(白)我和你别来未久,难道连声音,也听不出了么。

张文远(白)勿差,声音是熟个,常拉耳朵管里括出括进,一时想勿出哉。

阎婆惜(白)你且猜一猜。

张文远(白)哎吆,格位奴家,到有点尴尬,半夜三更,还要学生猜猜。横势困勿着,不一个里试试看。

咳,奴家,夜深哉,有夜露下哉,请唔廊檐底下立个歇歇,等学生猜着了,好开唔进来。哎,罗是个奴家呢,哎拉里哉。

(唱)莫不是向坐怀柳下潜身?

阎婆惜(白)不是。

张文远(白)不是吓。

(唱)莫不是过男子户外去停轮?

阎婆惜(白)也不是。

张文远(白)亦不是吓,拉里哉。

(唱)软弱巷中苏小小?

阎婆惜(白)休这等人。

张文远(唱)莫不是温柔街上柳青青?

(白)阿是。

阎婆惜(白)都猜不着。

张文远(白)不猜着,实介说起来,是猜勿着个哉,老实请说子罢。

阎婆惜(白)你且开门,自然认得,何必喉长气短个要瞎猜。真正聪明一世,懵懂一时。

张文远(白)让我放好蜡烛火,拉来开门吓。

(唱)放了烛,便开门,

(白)吓唷吓唷,好一阵鬼头风吓。

(唱)被凉飞吹得才寒噤。

(白)奴家门开来里哉,可里面请坐。奴家里面请坐。勿见吓,嗄,拉朵隔首哙。奴家,开门来里哉,里面请坐,亦勿见吓,方才明明白白个奴家,那知开出门来,竟勿见。

(张文远咳嗽。)
张文远(白)我三官人是勿怕鬼个,晓得哉,必定是啰里几位同衙门朋友,啰里赴席来,打学生门前走过,晓得学生没,拉女客面浪做点工夫个,鼻头来说奴家奴家。

哪哪哪,臭贼,看见哉勿要走。明日查着了,好好能罚唔东道,东道东道,阿欠格,是啰里说起,半夜三更,来里鬼打棚。夜深哉,进去困罢。

(唱)忙走进,便关门,

至书房瞥见女佳人。

见一个女子朝墙旁站,

(白)咦,好朵,个末拉外豆寻唔,你倒冷魂能个忒子进来。

请问小娘子,谁家宅眷,那里娇娥,夤夜至此——

(唱)有何见教细详论?

阎婆惜(白)三郎吓。

张文远(白)哙,奢个叫名叫姓介。

阎婆惜(唱)和你相抛还未久,

难道连奴声音听不清。

张文远(白)嗄唷唷,奴家,好一豆头发,为啥有点泥土气个。

阎婆惜(唱)早上叙谈约你晚间会,

与你双双去欢谈。

欢愉未尽愁又至,

顿起萧墙大祸临。

张文远(白)那哼呢?

阎婆惜(唱)可恨强徒下毒手,

气化清风一命倾。

张文远(白)住朵,强徒毒手,气化清风。实介说起来,你是阎、阎、阎婆惜么?

阎婆惜(白)正是。

张文远(唱)听一声,脸朝外,

文远唬跌地埃尘。

一身冷汗来扒起,

忙将椅子去搀身。

(白)阿,是小娘子,宋公明杀了你,关我张三官人甚事。

(唱)冤有头来债有主,

冤家是有对头人。

速请娘行归地府,

(白)唬、唬、唬杀拉里哉!

(唱)索命今宵认错人。

(白)囡囡朵,快点出来,外头有鬼来里哉。

阎婆惜(唱)非索命,莫虚惊,

特地前来望望君。

将我容颜看一看,

比在生前怎么形?

张文远(白)唷唷唷。勿要相哉。人面好看,鬼脸难瞧。

阎婆惜(白)你不看么?

张文远(白)勿看勿勿看哉,勿看哉,勿要动。

(唱)掇条椅子中间摆,

(白)好好侬坐拉朵。

阎婆惜(唱)婆惜前来出定身。

张文远(白)真真要死朵,台子浪有子火么好壮壮胆嗄。人说道鬼左手勾,让我来骗一骗看。

哙,来福半日奢勿出来,故歇出来做啥。

阎婆惜(白)在那里。

张文远(白)哉。正是鬼也要上当个。呵,无法,让我弹落子点烛煤头来,着着实实看一看里,试试。

阿呀,妙吓,娘子的容颜,比在生越发标致了。

阎婆惜(白)如何?

张文远(白)勿要说活个,就是死个,亦觉动人嗄。

(唱)我何妨与你到阴司去,

与卿同去见阎王。

阎婆惜(快调)婆惜听,站起身,

起口把三郎叫一声。

阎婆惜(白)三郎!

张文远(白)哎,我正来朵。想唔个多化好处,那说冰冷个一只手,插子我喉咙头来哉。

阎婆惜(快调)可记得与你生同立下誓,

说到生同罗帐死同坟。

张文远(快调)文远听,战兢兢,

忙把娘行叫一声。

小娘子想你在阴曹多受苦,

(白)到明朝——

(快调)请个高僧高道荐亡魂。

阎婆惜(快调)阎婆惜,泪纷纷,

一点灵犀说实情:

今晚特奉阎君命,

相请君家一同行。

张文远(白)无非要我死了意思,学生生病才无得工夫,若说起死来么,这得少陪唔个哉。

(唱)我死一身何足惜,

叫我阖家大小依何人?

(白)说了半日,口苦舌干,里向去吃杯茶拉再来,真真说话引话,小娘子可记得在生时,与你借茶吃的光景么?

阎婆惜(白)怎么不记得。

张文远(白)请唔说说看那。

阎婆惜(白)呵。

张文远(白)那哼。

阎婆惜(唱)你与我借香茗,

张文远(白)那么上了我个当哉。少勿得搭里说到天亮么,只怕终要去个,囡囡朵,鬼自有一个来里,是个练熟鬼,不过大夹里说说鬼话未哉,勿得唔朵个困末哉。

阎婆惜(唱)一见之时失了魂。

两次欢愉恩情重,

了却你相思一命倾。

(白)可是么?

张文远(白)一点点也勿差,我娘子吓。

阎婆惜(白)敢是恨奴家么?

张文远(白)嗄,怎敢恨小娘子,恨只恨黄婆这老贱人。

(唱)搬弄是非公明晓,

害得你红粉佳人命归阴。

(白)我拉公厅里。

(唱)一闻娘子凶音信,

犹如天打一般同。

日间不敢高声哭,

(白)到夜晚来凄凄惨惨,哭了廿余天。

(唱)黄昏哭到大天明。

阎婆惜(白)咳,可怜。

(唱)婆惜摆下阵,

手摸胸膛——

张文远(白)噎!

阎婆惜(唱)迷美人。

张文远(唱)三魂飘飘泥丸里出,

六魄茫茫无处寻。

阎婆惜(唱)阎王注定三更死,

并不留人到五更。

张文远(白)噎!

(张文远跌下地。二书童同上。)
书童甲(同)阿哥!

书童乙(白)岂敢,老弟。书房里个个响,阿要去看看。

书童甲(白)勿差个,一同去嗄。地板上啥么事?

书童乙(白)阿呀,是相公,为啥床上勿困困在地上?

书童甲(白)阿哥,勿好哉。屋里扛进去。

书童乙(白)勿差,扛进去,两个小使忙扛进。

阎婆惜(唱)婆惜前来收了魂。

(白)三郎!

张文远(白)吓!

阎婆惜(白)去罢!

张文远(白)呵!

阎婆惜、
张文远(同唱)风流惹下风流债,

往日想思一笔勾。

阎婆惜(白)三郎!

张文远(白)哙!

阎婆惜(尾声)你若九泉含悲怨,

尖塚安然履内存。

(阎婆惜、张文远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