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8月20日

京剧《双尽忠》剧本唱词

作者 admin

京剧《双尽忠》又名:《收李刚》剧本唱词

角色

李广:老生
杨太贞:旦
李刚:净

剧情

周懿王宠信石妃,不理朝政,正宫杨后进谏,反被加以谋弑罪名,绑出处斩。适奉命侯李广巡边回来,三次上殿,冒死请赦;周懿王不准,并设油鼎拒谏。李广遂与弟李文率部劫夺法场,并换刀杀妻,保护杨后逃出庆阳。李文被追兵箭射身死,幸李广途遇三弟李刚,乃同往万家山避祸。

京剧《双尽忠》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龙套引熊猛同上。)
熊猛(引子)威镇西凉,自立为王。 

(念)承父基业坐西凉,文韬武略定家邦。全凭勇力威名广,谁人不知熊猛王!

(白)孤,西凉国王熊猛。承先人基业,坐镇西凉。可恨周室为上,我国为下,岁岁朝贺。只因欠下三载贡献,周室未必甘休,使孤时常忧虑。

来!闪放银安!

(石彦龙、石彦虎同上。)
石彦龙(念)周室使臣到,

石彦虎(念)把本奏当朝。

石彦龙、
石彦虎(同白)臣(石彦龙)(石彦虎)见驾,大王千岁!

熊猛(白)平身。

石彦龙、
石彦虎(同白)千千岁!

熊猛(白)上殿有何本奏?

石彦龙(白)今有周朝使臣许万昌,前来催贡,现在殿下,候旨求见。

熊猛(白)宣使臣上殿!

石彦龙(白)大王有命:宣许万昌上殿!

许万昌(内白)嗯哼!

(许万昌上。)
许万昌(念)奉旨到西凉,催贡面熊王。

(白)周使许万昌参见大王。

熊猛(白)还礼。请坐。

许万昌(白)谢坐。

熊猛(白)大夫驾到小国,敢是催讨三载贡献?

许万昌(白)大王圣裁。

熊猛(白)大夫请至馆驿,且听好音。

许万昌(白)暂时告退。

熊猛(白)少刻奉请。

(许万昌下。)
熊猛(白)龙虎二卿,有何妙计?

石彦龙(白)大王若要我国强盛,非用美人之计不可。

熊猛(白)何为美人之计?

石彦虎(白)大王何不宣哪家大臣之女,同我国臣子,敬献周室,以抵三年贡献。我国之人,在里面联合周室谗臣佞党,吾邦发兵讨周,里应外合,哪怕周室不灭!

熊猛(白)孤久闻令妹石美容才貌双全,颇有安邦定国之志。就将你兄妹三人献与周室,作一内应,见机进行。成功之时,与你兄妹平分疆土,绝不食言。

石彦龙(白)我石家身受西凉几代厚恩,虽粉身碎骨,理应报答王恩。

熊猛(白)好!二卿回府,与令妹说明。孤赠送黄金百两、彩缎百端,护卫军护送十里长亭,孤亲自送行。

石彦龙、
石彦虎(同白)谢大王。请驾回宫。

熊猛(白)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场】
(二丫鬟引石美容同上。)
石美容(念)昨晚一梦喜非常,金龙玉凤绕花梁。

石彦龙、
石彦虎(内同白)回府。

(四龙套引石彦龙、石彦虎同上。)
石彦龙(白)贤妹。

石美容(白)兄长请坐。

(石彦龙、石彦虎同坐。)
石美容(白)兄长今日下朝,为何这样欢喜?

石彦龙(白)只因周室使臣,前来催那三载贡献。

石美容(白)大王怎样传旨?

石彦虎(白)大王将我兄妹献与周室,以抵三载贡奉。

石美容(白)呀!将我兄妹献与周室是何意也?

石彦龙、
石彦虎(同白)贤妹呀!

(同唱)只因周室欺我邦,

故设牢笼到他方。

里应外合周必丧,

一统江山归西凉。

石美容(白)呀!

(唱)听罢言来暗思想,

美人之计灭周王。

顺水推舟心自想,

(白)也罢!

(唱)臣忠子孝理应当。

(白)兄长,不知几时起身?

石彦龙(白)明日起程。

石彦虎(白)大王赠送黄金百两、彩缎百端,在十里长亭亲自送行。

石彦龙(白)贤妹收拾随带之物,明日起程。正是:

(念)臣忠子孝古之常,

石彦虎(念)各为其主报君王。

石美容(念)此去早把周室丧,

石彦龙、
石彦虎、
石美容(同念)万里江山归西凉。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车夫、四龙套、四番将引熊猛同上。〖牌子〗。石彦龙、石彦虎、石美容同上。)
石美容(唱)来在长亭用目望,

只见熊王站一旁。

羞答答下车轮有话难讲,

谢大王恩义厚远去他乡。

熊猛(白)王妹呀!

(唱)到周地全仗你智谋才广,

西凉国兴与亡王妹承当。

石美容(唱)感天恩受雨露皇恩浩荡,

西凉国故土地挂肚牵肠。

在长亭辞大王把车辇来上,

若忘了大王恩死在他乡。

(石美容、石彦龙、石彦虎同下。四龙套引许万昌同上。)
熊猛(唱)许大夫回朝去好言奏上,

从今后我两国免动刀枪。

许万昌(唱)蒙厚意款待我孟尝一样,

回朝去我详细奏明君王。

(许万昌下。)
熊猛(唱)每日里孤亲自教练兵将,

有一日奋雄威灭却周王。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四番将、车夫、石彦龙、石彦虎、石美容、许万昌同上。〖牌子〗。)
石彦龙(白)为何不行?

四龙套(同白)出了我国地界。

石彦虎(白)人马列开!

石美容(念)红日照中央,怪石列成桩。树木无边岸,回头望故乡。

石彦龙(白)贤妹,山路崎岖,乘车不便,请贤妹换了坐骑。

石美容(白)兄长言得极是。下车换马!

(西皮导板)奔远程行不尽千山万里,

(石美容上马。)
石美容(唱)过多少凶险岭百鸟纷飞。

只见那涧下的清流溪水,

又听得马萧萧踢跳连嘶。

虽然是好美景无心观取,

护卫军惊天地笳声连吹。

路崎岖车轮响春雷四起,

离故土强带笑暗自伤悲。

奉君命到周地怎违圣意,

登高山涉深水为国驱驰。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李进忠、徐正公、张秉臣、袁修国同上。〖点绛唇〗。)
李进忠(白)老夫李进忠。

张秉臣(白)老夫张秉臣。

徐正公(白)下官徐正公。

袁修国(白)老夫袁修国。

李进忠(白)诸位大人请了!许万昌西凉催贡回朝,少时万岁升殿,一同启奏。

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分班伺候!

(四太监、大太监引周懿王同上。)
周懿王(引子)祥光紫气升,文武拜金阶。

李进忠、
张秉臣、
徐正公、
袁修国(同白)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大太监(白)平身。

李进忠、
张秉臣、
徐正公、
袁修国(同白)万万岁!

周懿王(念)平顶冠上九龙斗,太阳一出照九州。蓝田玉带朝北斗,万国衣冠拜冕旒。

(白)孤、大周天子懿王在位。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库丰盈。今日设立早朝,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李进忠(白)臣启万岁:许大夫催贡还朝,殿角候旨。

周懿王(白)宣他上殿。

李进忠(白)万岁有旨,许万昌上殿!

许万昌(内白)领旨。

(许万昌上。)
许万昌(念)远途受风霜,上殿面君王。

(白)臣许万昌见驾,吾皇万岁!

周懿王(白)平身。

许万昌(白)万万岁!

周懿王(白)催贡之事,一一奏来。

许万昌(白)西凉无宝可进,进来石彦龙、石彦虎、石美容兄妹三人,殿下候旨。

周懿王(白)宣石美容上殿!

许万昌(白)万岁有旨:石美容上殿!

石美容(内白)领旨。

(石美容上。)
石美容(念)只为国家事,狐媚惑君心。

(白)臣西凉女子石美容见驾,吾皇万岁!

周懿王(白)抬起头来!

石美容(白)不敢仰面视君。

周懿王(白)恕你无罪。

石美容(白)谢万岁!

周懿王(白)哈哈哈……好个绝色的美人。孤封你西宫,陪王伴驾。

内侍引你新娘娘进宫。

大太监(白)领旨。

娘娘随奴婢来。

石美容(白)谢万岁。

正是:

(念)宠爱称奴志,周室掌中心。

(大太监、石美容同下。)
周懿王(白)宣石彦龙、石彦虎上殿!

许万昌(白)石彦龙、石彦虎上殿!

石彦龙、
石彦虎(内同白)领旨!

(石彦龙、石彦虎同上。)
石彦龙、
石彦虎(同念)西凉群臣敬,屈膝跪周君。

(同白)臣(石彦龙)(石彦虎)见驾,吾皇万岁!

周懿王(白)平身。

石彦龙、
石彦虎(同白)万万岁!

周懿王(白)龙虎二卿,你妹封在西宫陪王伴驾;你二人封为国舅,代理朝政。下殿!

石彦龙、
石彦虎(同白)谢万岁!

正是:

(同念)栖身周室地,暗里谋乾坤。

(石彦龙、石彦虎同下。)
周懿王(白)许卿加封。退班!

李进忠、
张秉臣、
徐正公、
袁修国、
许万昌(同白)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下手、侯振邦、孟勇同上。)
侯振邦(念)加封王位受封赏,

孟勇(念)英雄豪杰镇边疆。

侯振邦(白)本藩侯振邦。

孟勇(白)本藩孟勇。

侯振邦(白)孟王爷请了!李大人散饷已毕,今日回朝,一同前去送行。

众将官,李大人营中去者!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引李广同上。)
李广(引子)扶保国政,食王禄,秉正忠心。

(念)红缨罩顶玲珑巾,明朗朗玉带随身。上金殿君王见喜,下金阙文武皆尊。

(白)本爵李广。在周室驾前为臣,官拜奉命侯之职。奉王旨意,边外散饷。且喜干戈平定,理应回朝交旨。也曾传谕众将收拾行李上路。正是:

为国为民理所当,鞍马劳顿受风霜。

(李福上。)
李福(念)幼习兵法战沙场,随定王爷到边疆。

(白)启禀王爷:侯、孟二位王爷前来送宴饯行求见。

李广(白)有请!

李福(白)有请!

(侯振邦、孟勇同上。)
侯振邦、
孟勇(同白)李大人!

李广(白)二位王爷请坐。

侯振邦、
孟勇(同白)谢坐。

李广(白)二位王爷到此必有所为!

侯振邦、
孟勇(同白)闻听大人回京,特来送宴饯行。

李广(白)某有何德能,敢劳二位王爷送行!

侯振邦、
孟勇(同白)理当如此。

兵卒(白)宴齐!

侯振邦、
孟勇(同白)看酒来!待吾二人把盏。

李广(白)不敢!摆下就是。

(〖牌子〗。)
侯振邦、
孟勇(同白)请。李大人回京,别无可敬,这有避毒帕一方,此宝能解百毒。奉送大人,望请收纳。

李广(白)某愧领了。

李福(白)启王爷:众将齐备,请爷点名。

李广(白)知道了。

二位王爷,某先行一步。

侯振邦、
孟勇(同白)我们同到校场,一观虎威。

李广(白)好好!一同走走。带马伺候!

(众人同下。)
【第八场】
(二宫女、杨大太监引杨太贞同上。)
杨太贞(唱)杨太贞坐昭阳自思自想,

我主爷收石妃不理朝纲。

怕的是文武臣背地谈讲,

尤恐怕效前朝无道纣王。

(白)本后杨太贞。蒙圣恩封为昭阳正院。只因西凉下国,三载无宝进宫,进来石美容兄妹三人。吾主宠爱美容,封为西宫伴驾。每日饮宴,夜夜笙歌。满朝文武本章,堆积如山,圣上不理朝事。不免手捧玉玺,去到西宫,面奏便了。

宫娥,摆驾西宫!

(唱)西凉国三年内无贡来进,

进来了石美容兄妹三人。

我主爷不把这国事议论,

日饮酒夜笙歌嬉游宫廷。

宫娥女忙摆驾西宫院进,

我要把朝阁事细奏明君。

(众人同下。)
【第九场】
(二宫女、石大太监、石美容同上。)
石美容(唱)戴一顶珠翠冠乌云压鬓,

穿一件龙凤衣显出罗裙。

周天子宠爱奴不理国政,

我兄妹起不良要谋龙廷。

石美容候圣驾西宫院进,

用狐媚引王心暗把事行。

(四太监、大太监引周懿王同上。)
周懿王(唱)孤王有道坐龙廷,

西凉进来玉美人。

内侍臣摆驾西宫进,

石美容(白)妾妃接驾!

周懿王(唱)梓童免礼且平身。

石美容(白)妾身见驾,吾皇万岁!

周懿王(白)梓童平身。赐坐。

石美容(白)谢坐。万岁今日回宫为何面带忧容?

周懿王(白)寡人今日龙心不爽,要睡卧龙床。赐你鹅毛扇一把,在一旁打扇。

石美容(白)领旨!

(唱)万岁爷体不爽敛神静养,

石美容在一旁打扇生凉。

趁此时我把这谗言奏上,

尊一声万岁爷细听端详:

杨太贞背地里暗把君讲,

怕的是起下了不良心肠。

(二宫女、大太监、杨太贞同上。)
杨太贞(唱)手捧玉玺到西宫,

我朝之事大不同。

杨大太监(白)来此西宫。

杨太贞(白)前去说杨太贞有本奏。

杨大太监(白)领旨。

宫门哪位在?

石大太监(白)什么人?

杨大太监(白)咱家在此。

石大太监(白)原来是亲家公,到此何事?

杨大太监(白)烦劳亲家,杨娘娘有本奏上。

石大太监(白)咱家与你启奏启奏。

正宫杨国母有本启奏。

石美容(白)传话出去,有本进宫启奏,无本穿宫而过。难道哪个出宫迎接于她不成!

石大太监(白)嗻。

亲家!亲家!石娘娘传话出来,有本启奏,无本穿宫而过,哪个还出宫迎接于她不成!

杨大太监(白)传话出来,有本启奏,无本穿宫而过,哪个还出宫迎接于她不成!

杨太贞(白)这话何人讲的?

杨大太监(白)石娘娘说的。

杨太贞(白)好大一个西宫!

杨大太监(白)大也大不过正宫国母啊!

杨太贞(白)这贱人好大的胆量!哎!且自由她。

内侍,吩咐闪宫。

杨大太监(白)闪宫哪!

杨太贞(白)妾妃见驾,愿吾皇万岁!

石美容(白)平身。

杨太贞(白)万万岁!

石美容(白)妾妃见驾,国母千岁!

杨太贞(白)一旁坐下。

石美容(白)谢坐。

杨太贞(白)御妹,我且问你:本宫到此,你不出去迎接,还则罢了,反在一旁代驾平身;宫中无礼,不值紧要,倘别邦闻知,岂不道我国无君臣礼仪么?

石美容(白)啊!我不代驾平身,岂不跪坏了你么?

杨太贞(白)你这贱人真个大胆!

石美容(白)啊!国母,我开口一个国母,闭口也个国母;你开口一个贱人,闭口一个贱人。你叫得我,难道我就叫不得你吗?

杨太贞(白)你叫我什么?

石美容(白)我叫杨……

杨太贞(白)“杨”什么?

石美容(白)杨太贞!

杨太贞(白)好贱人哪!

(唱)你本是下国无知女,

敢在我朝乱胡行。

你手摸胸膛想一想,

本宫是你什么人?

石美容(唱)三宫六院你为大,

七十二妃你为尊。

你为大来我为小,

以大压小你狗肺心!

杨太贞(白)贱人哪!

(唱)劣马不可槽头喂,

仰起腰来就伤人。

金镶玉玺往下打!

石美容(唱)你敢与我把本申?

(白)杨太贞,你敢与我面奏?

杨太贞(白)我就与你面奏。

石美容、
杨太贞(同白)请!

哎呀,万岁呀!

周懿王(西皮导板)寡人正在睡朦胧,

(唱)何人在此把驾惊?

斜倚龙床来观定,

杨太贞、
石美容(同白)万岁呀!

周懿王(唱)原来跪的二梓童。

(白)呀!你们二人为何这等模样?

石美容(白)妾妃有本启奏。

杨太贞(白)妾妃有本启奏。

杨太贞、
石美容(同白)妾妃有本启奏!

周懿王(白)呃!我朝有大有小。石梓童低头,杨梓童奏来!

杨太贞(白)启万岁:满朝文武本章堆积如山,万岁误了国家大事。妾妃手捧玉玺来到西宫;她不出宫迎接,倒也罢了,反在一旁代驾平身,宫中屋里,不值紧要,恐别邦闻知,岂不道我邦无君臣礼仪?万岁详情!

周懿王(白)是呀!梓童,你国母到了西宫,你不出宫迎接,倒也罢了,反在一旁代驾平身,是何道理?

石美容(白)哎呀,万岁呀!她哪里是到西宫议论国事,分明手执玉玺,她心想一击将万岁打死,要做一朝女王皇帝。

周懿王(白)哎呀!这话寡人不信。

石美容(白)万岁不信,现有玉玺为证。

周懿王(白)哽!胆大杨太贞!哪里是议论国事,分明手执玉玺,想将孤王打死,你要做一朝女王皇帝。这还了得!

内侍!传武士进宫!

石大太监(白)传武士进宫。

(众武士同上。)
众武士(同白)叩见万岁。

周懿王(白)将杨太贞绑了!

杨太贞(哭)喂呀……

(唱)西宫院内上了刑,

犯罪之事解不明。

含悲忍泪忙跪定,

妾妃有本奏明君。

(白)哎呀,万岁呀!妾妃孤身一人,要这江山何用?望万岁详情。

石美容(白)启万岁:想是她私通哪部大臣,也是有的。

周懿王(白)是呀!想是你私通哪部大臣也是有的。不必多言,武士推出斩了!

杨太贞(白)哎呀,不好了!

(唱)昔日有个商纣王,

女娲庙内去降香。

风吹罗帐现神像,

昏王题诗粉壁墙。

女王一见冲冲怒,

天降妲己乱朝纲。

昏王效了前朝样,

诚恐江山不久长!

含悲忍泪出宫往,

我好似阳台梦一场。

(众武士押杨太贞同下。)
石美容(白)万岁!国母犯罪,命何人监斩?

周懿王(白)命大国舅监斩。

石美容(白)内侍!宣大国舅进宫!

石大太监(白)宣大国舅进宫!

石彦龙(内白)领旨。

(石彦龙上。)
石彦龙(念)西凉下国是我家,兄妹三人进中华。花红柳绿依旧似,言差语差字不差。

(白)臣石彦龙见驾,吾皇万岁!

周懿王(白)平身。

石彦龙(白)万万岁!宣臣进宫,有何国事商议?

周懿王(白)杨太贞犯罪,命你午刻监斩回奏。

石彦龙(白)领旨。

(念)西宫领圣旨,法场斩仇人。

(石彦龙下。)
石美容(白)万岁!杨国母一死,但不知封哪一宫为昭阳正院?

周懿王(白)啊!难道封你不成?

石美容(白)谢主龙恩。

周懿王(白)哽!寡人未曾封你。

石美容(白)君无戏言!

周懿王(白)好个君无戏言!就封你为昭阳正院。

石美容(白)谢万岁!

周懿王(白)内侍!昭阳院大摆筵宴,与你新国母贺喜。

(笑)哈哈哈……

(周懿王、石美容同下。)
【第十场】
李广(内西皮导板)日行夜宿扎连营,

(四龙套、李福、李广同上。)
李广(唱)奉圣命离帝京,统领雄师到边廷,劳军散饷费精神,秉正殷勤报君恩,赤胆忠心。

我主爷坐江山风调雨顺,

满朝中文武臣一体忠心。

我主爷掌龙廷为君刚正,

文理朝武保国铁通乾坤。

扎下了连营寨严申号令,

众将官一个个人不卸甲,马不离鞍,腰悬利刃,各自巡营。

教人来掌灯笼貔貅帐进,

身体倦眼昏花困睡沉沉。

(二凤形、龙形同上,同斗,同下。)
李广(西皮导板)夜宿连营得梦兆,

(白)啊!

(唱)心神不安为哪条?

(白)且住。适才睡梦之间,偶得一兆,只见二凤争斗,一龙护定一凤,一爪打飞一凤,不知主何吉凶!我想二凤,必定应在哪家娘娘身上。

李福!听听谯楼打了几鼓?

(李福听。)
李福(白)打了三鼓。

李广(白)哎呀,且住!我想一更乃是睡梦,二更乃是混梦,三更乃是正梦,定是国家不祥之兆。不免连夜回京。

李福吩咐众将官,各执灯笼火把,拔寨起营,连夜回朝!

李福(白)得令。

众将官!各执灯笼火把,拔寨起营,连夜回朝!

(〖急急风〗。众将同上。〖牌子〗。〖急急风〗。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引石彦龙同上。〖牌子〗。)
石彦龙(引子)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白)俺石彦龙。奉旨监斩杨太贞。

左右,打道法场!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李广、四龙套、李福、众将斜犄角排队同上。)
李广(白)为何不行?

众将(同白)来此皇城。

李广(白)人马列开。

呀,日过山头,为何不开城门?

李福向前去问,是何道理。

李福(白)城内儿郎听着!日过山头,为何不开城门,是何道理?

城官(内白)城内斩人,因此不开。

李福(白)斩的何人?

城官(内白)斩的御妃杨国母太贞娘娘。

李福(白)启爷:城内言道,城内要斩御妃杨国母太贞娘娘,因此不开。

李广(白)怪道啊,怪道!真应我之梦兆也。

李福对城内官儿去讲,我家老爷,乃是奉命侯李广,边外散饷回京,一来交旨,二来保全杨国母不死。开放皇城便罢,若误了时刻,斩了国母,拿住把城官儿一体问罪!

李福(白)是。

我家老爷乃是奉命侯李广,边外散饷回京,一来交旨,二来保全杨国母不死。开放皇城便罢,若误了时刻,斩了国母,拿住把城官儿一体问罪!

城官(内白)既是李大人回朝,待我将城门半掩半开,只许带一名家丁进城。开城!

李广(白)一拥而进!

(众人同进城。)
李广(白)众将官!人马扎住府门,候爷保本回来,再作定夺。

(众人同允,同下。)
李广(白)正是:

(念)上殿去奏本,保全国母身。法场探音信,皂白要分明。

(李广下。)
【第十三场】
杨太贞(内西皮导板)我好比睡梦人阴司行走,

(四刀手扶杨太贞同上。)
杨太贞(唱)不由奴一阵阵血泪交流。

恨石妃小贱人争宠妄奏,

万岁爷听谗言定斩不留。

我好比笼中鸟难以飞走,

我好比祭祀猪羊不如马牛。

催命鼓响咚咚心惊颤抖,

追命锣连声响遍体汗流。

含悲泪进席棚耐等时候,

今日里赴泉台一命罢休。

(李广上。)
李广(唱)撩袍端带法场走,

搭救国母活命留。

将身来在席棚口,

(石彦龙上。)
石彦龙(唱)乱闯席棚理不周。

李广(白)呀!

(唱)这几载未在朝房走,

请问你是哪部王侯?

(白)啊,请问官长,头戴乌纱,身穿官服,在朝官居何职,尊姓大名?

石彦龙(白)我乃西凉下国人氏,当朝大国舅,在下石彦龙。

李广(白)哎呀!本爵几年不在朝中,又出了什么大国舅石彦龙,真是怪道!

石彦龙(白)请问官长,你官居何爵?

李广(白)老夫乃奉命侯李广。

石彦龙(白)哎呀!原来是李大人,我这厢有礼了。

李广(白)岂敢。

石彦龙(白)请问大人,几时回京来的?

李广(白)今日回京来的。

石彦龙(白)少备伕马迎接,望大人恕罪.

李广(白)岂敢!请问大人,不在朝房修本,来在此处何干?

石彦龙(白)奉旨监斩杨娘娘。

李广(白)国母身犯何罪?

石彦龙(白)她手执玉玺,要将万岁打死,做一朝女王皇帝,因此斩首。

李广(白)此事但不知是何人得见?

石彦龙(白)我妹得见。

李广(白)何人顶本?

石彦龙(白)我妹顶本。

李广(白)请少待。

(李广背供。)
李广(白)哎呀且住。顶本是他石家,监斩又是他石家,其中必有缘故。我自有道理。

烦劳大人奏知国母,就说李广要见。

石彦龙(白)若是容见?

李广(白)就见。

石彦龙(白)若是不容?

李广(白)我就不见。

石彦龙(白)这个……

李广(白)哪个?

石彦龙(白)大人请出席棚,待下官与你启奏。

李广(白)请。正是:

(念)要知我朝内中事,但听国母口中言。

(李广下。)
石彦龙(白)哎呀且住。闻听李广在朝,是大大忠臣。他若见面问出真情,我兄妹性命难保。这便怎么处?

(石彦龙想。)
石彦龙(白)有了。想我番邦有的是药,不免将杨太贞蒙住。他君臣见面,不能叙话,岂不是好?待我取药来。

(石彦龙取药。)
石彦龙(白)臣启国母:这有香茶一杯,国母请用。

杨太贞(白)有劳了。

石彦龙(白)国母再饮一杯。

(杨太贞张口无音。)
石彦龙(白)好计呀!

有请李大人!

(李广上。)
李广(念)夜梦双凤正三更,此事正应国母身。

(白)大人,国母可容见么?

石彦龙(白)容大人相见。

李广(白)大人请退。

(石彦龙下。)
李广(白)好贼呀!

(唱)几载未曾在朝门,

番邦兄妹乱宫廷。

撩袍端带席棚进,

有罪李广臣见君。

(白)臣、李广见驾,国母千岁!

(杨太贞看。)
李广(白)啊!国母千岁!

(李广看。)
李广(白)啊?国母为何口不能言?

(李广看。)
李广(白)哦哦哦!是了。想是石彦龙用番邦药,将国母蒙住。我君臣不能叙话,他怕漏出真情,与他不便。有了,我在边廷起程之时,二位王爷送我一避毒帕,此物能解百毒。我不免将此帕来试验试验。

(李广取帕。)
李广(白)国母恕臣万死之罪,国母醒来!

杨太贞(西皮导板)一阵昏来一阵醒,

(唱)沉沉迷迷不知情。

猛然睁开昏花眼,

李广(白)国母千岁!

杨太贞(唱)席棚跪的哪部臣?

李广(唱)国母不必将臣问,

臣是李广回都京。

杨太贞(唱)听说李广回都京,

卿家免礼且平身。

李广(白)谢国母!

(唱)国母身犯何条罪,

为何正典刑?

杨太贞(唱)西凉下国无宝进,

进来兄妹三个人。

石美容进宫心不正,

酒色迷君乱宫廷。

万岁听信谗言本,

因此哀家正典刑。

李广(唱)国母且受一时困,

为臣上殿把本申。

杨太贞(唱)卿家不必来保本,

内外俱是石家人。

李广(白)国母!

(唱)任他兄妹千般狠,

杀身大祸有为臣。

国母请往席棚等!

(杨太贞下。石彦龙上。)
石彦龙(白)李大人!

李广(唱)再与奸贼把话云。

(白)请问大人,国母口不能言,却是为何?

石彦龙(白)她作的叛逆之事,自己也说不出口来了。

(李广冷笑。)
李广(白)大人!国母有难,就该上殿保本才是。

石彦龙(白)下官连保数本,万岁不准,也是枉然。

李广(白)哦!大人保过本了?也罢!请大人作一本头,本爵作一本尾,保全国母性命如何?

石彦龙(白)一同上殿。

李广(白)请!走啊!

石彦龙(白)啊,李大人!下官也曾保过本来,圣上不准,又去保本,倘若万岁降下罪来,那还了得?大人请去保本,下官不能奉陪。

李广(白)怎么石大人恐怕万岁降下罪来?

石彦龙(白)正是。

李广(白)也罢。本爵作一本头,石大人作一本尾,你我一同上殿启奏。

石彦龙(白)李大人说什么本头本尾,你自己不去保本,难道你怕死不成吗?

李广(白)这个……石大人,有道是:

(念)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

石彦龙(念)既然不怕死,各保各前程。

(白)你教旁人作的什么本头本尾?真真岂有此理!

李广(白)石彦龙,你在朝凭文?

石彦龙(白)不凭文。

李广(白)这论武?

石彦龙(白)也不论武。

李广(白)啊!一不凭文,二不论武,你凭着何来?

石彦龙(白)吾妹天姿国色,圣上见喜,封为西宫,陪王伴驾。喏喏喏!我是当朝大国舅。

(李广笑。)
李广(白)我当你凭文论武,三弓两箭挣来的乌纱紫罗;却原来是裙边带来的官儿,有些个不洁净。还敢在人前如此舞口弄舌,耀武扬威,这样猖狂,教本爵好笑哇!哈哈哈……

石彦龙(白)你道我裙边的官儿,你在朝凭着何来?

李广(白)若问本爵在朝凭着何来,展开尔的驴耳,你且听道:本爵幼读兵书,深通战策,三科六场,武状元出身。久历疆场,东挡西杀,南征北剿,渴饮刀头血,倦来马上眠,桩桩受辛苦,见见费心田。受尽苦中苦,方称人上人。曾有十大汗马功劳,才挣来这玉带蟒袍奉命侯之位。你么,除你妹在西宫陪王伴驾之外,阁下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功劳?请你讲一遍,本爵要领教领教。

石彦龙(白)你且听道!

李广(白)讲!

石彦龙(白)凭俺双手能写梅花篆字。

李广(白)上面有刀?

石彦龙(白)凭俺开口伶牙俐齿。

李广(白)舌尖有枪?

石彦龙(白)上金殿君王见喜。

李广(白)天子看在你妹的姿色。

石彦龙(白)下金殿文武皆尊。

李广(白)呸!祸国求荣,快快地走去。

石彦龙(白)你住了!下官奉旨监斩杨太贞,你教我往哪里去,往哪里去?

李广(白)石彦龙!你不走去,你可知本爵的性情不好?

石彦龙(白)李广!某久闻你常打大臣,今敢把你国舅老爷怎么样?

李广(白)你待怎讲?

石彦龙(白)今敢把你国舅老爷怎么样?

李广(白)好奸贼!

(唱)水不清皆因是鱼儿搅混,

国不正尽出些狗奸臣。

我手执着象牙笏将尔打定,

(李广打石彦龙。)
李广(唱)我活活打死你这祸国的谗臣。

石彦龙(白)好打!好打!李大人慢来慢来。你在法场打骂下官,我又不是周天子,能够赦却国母,你将我打死,也救不了国母。你另想方法搭救国母性命要紧。

李广(白)啊呀!

(唱)奸贼一言来提醒,

险些误了大事情。

去愁眉换笑脸把话来论,

(白)石大人!

石彦龙(白)哎呀!下官是挨不起了,我是打不得了。

李广(白)谁来打你?大人啊!

(唱)我酒醉错打了你这大大的忠臣。

石彦龙(白)大人有话请讲,我是打不得了。

李广(白)石大人!本爵多饮了几杯早酒,多多得罪。我这厢有礼,赔礼了。

石彦龙(白)岂敢!岂敢!李大人这早酒少饮些罢。

李广(白)多蒙指教。请问大人,国母犯罪几时取斩?

石彦龙(白)午时三刻。

李广(白)大人抬头观看,天气尚早,恳求石大人宽限三两个时辰。本爵上殿保本,也好搭救国母性命。

石彦龙(白)李大人莫说三两个时辰,就是五六个时辰,下官情愿担待。就请李大人速速上殿保本,下官且听好音。请便!请便!

哎呀!好厉害的李广啊!

(石彦龙下。)
李广(白)好奸贼!

(唱)他兄妹三人得王宠,

心怀篡位狗奸臣。

(白)且住。看天气尚早,我不免单人步行上朝交旨,谏奏保全国母性命便了!

(唱)我李氏为国家心力用尽,

东西征南北剿费尽辛勤。

老严亲为周室丧了性命,

我弟兄遵严训赤胆忠心。

那李文和李刚奇才本领,

满朝中文武臣无不佩钦。

我三弟酒醉后性情刚正,

打死了奸臣子惹祸非轻。

老严亲闻此信要他性命,

我三弟得知情逃出门庭。

到如今十数年无有音信,

老慈亲想三子常常泪淋。

我奉圣命到边关把饷放定,

回朝来行法场国母典刑。

避毒帕来试验国母话论,

一件件叙苦情谨记我心。

石彦龙仗他妹西宫掌定,

假意儿教本爵来把本申。

周天子准我本国母赦定,

千刀剁万刀剐西凉三人。

周天子倘若是不准我的本,

破性命闯宫闱辩倒圣君。

生何欢死何惧我听天由命,

巧言语去打动酒色之君。

撩蟒袍端玉带御街来进,

纵然是拼一死落个忠臣。

众大臣(内同哭)国母啊!

李广(唱)这一旁文武臣悲声大震,

众大臣(内同笑)哈哈哈……

李广(唱)那一旁奸贼等大放笑声。

又悲又恨金殿进,

品级台前面圣君。

(白)臣、李广见驾,愿我皇万岁!

周懿王(内白)卿家几时回京?

李广(白)臣今日到京。

周懿王(内白)将散饷之事,一一奏来。

李广(白)容奏!

(江儿水)奉旨出朝堂,

边关粮饷放。

干戈宁靖转还乡,

特来交旨面圣上,

愿我主洪福齐天降。

周懿王(内白)卿家远途风尘放饷有功,休息一月,不必朝王见驾,下殿去吧。

李广(白)臣还有本启奏。

周懿王(内白)有何本奏?

李广(白)国母身犯何罪,推出问斩?

周懿王(内白)她手执金镶玉玺,要将孤王打死,她要做一朝女王皇帝。故而将她问斩。

李广(白)臣启万岁:别位娘娘在朝有三兄四弟,可以谋篡龙廷;想杨国母孤独一人,要这江山何人承受?万岁不可误听谗言,望我主龙意圣裁。

周懿王(内白)想是私通哪部大臣也是有的。不必多奏,下殿去吧。

李广(白)谢万岁!

(唱)往日奏本本本准,

今日奏本王不听。

含羞带愧下龙廷,

(太监拿圣谕牌上。)
李广(唱)只见圣谕面前存。

(念)“父母遗体重,朝廷王法严。”

(白)“父母遗体重,朝廷王法严。”哎呀万岁!圣谕悬挂殿角,不能保全国母性命,不免回府与母亲问安。正是:

(念)世人千般话,忠孝最为先。

(白)哎呀且住。想我李广不能保全国母的性命,乃为不忠;离都数年,慈母悬挂,今日回京,不与老母问安,乃为不孝。哎呀!有道是尽忠不能尽孝,尽孝不能尽忠。俺李广有十大汗马功劳,我的性命不要,上殿保本,保全国母性命也。

(唱)舍死忘生拼着命,

二次启奏圣明君。

连击金钟圣驾请!

(四太监、大太监、四刀斧手引周懿王同上。)
周懿王(唱)金钟连声孤心惊。

何臣胆大理当问!

李广(唱)臣李广二次面圣君。

周懿王(白)卿家二次上殿,有何本奏?

李广(白)臣保全国母性命。

周懿王(白)啊!三番两次孤就不耐烦了!

李广(白)哎呀,万岁!

(念)堂堂七尺躯,谨防三寸舌。舌尖如龙泉,杀人不见血。

(白)想那杨国母身怀有孕,龙凤不知。有道是一点龙血入地,天下干旱三载。望万岁暂将国母赦回,等她分娩之后,出斩不迟。望吾主恩准!

周懿王(白)内侍!这有宝剑一口,悬挂午门,有人保本,一同问罪。

(周懿王下。大太监亮剑。)
李广(白)哎呀!

(唱)万岁宝剑挂午门,

眼睁睁国母无救星。

李广下殿心烦闷,

李进忠、
徐正公(内同白)李大人等着!

李广(白)呀!

(唱)朝房来了二老臣。

(李进忠、徐正公同上。)
李进忠(唱)国不正奸贼掌权柄,

徐正公(唱)家不幸逆子惹祸根。

(白)李大人回来了?

李广(白)正是。二位伯父慌慌张张,为了何事?

李进忠、
徐正公(同白)国母犯罪,上殿保本。

李广(白)好!二位伯父的本头,侄男的本尾。

李进忠、
徐正公(同白)请!

徐正公(唱)自古道忠臣不怕死,

李进忠(唱)又道是怕死不忠臣。

(徐正公、李进忠同下。)
李广(白)好忠臣也!

(唱)二位老臣金殿进,

但愿保全国母身。

(刀斧手扶徐正公、李进忠同上。)
李进忠、
徐正公(同白)哎呀,贤侄!我们来世再见罢。

李广(白)二位伯父请上,受侄男一拜。

(刀斧手扶徐正公、李进忠同下。起鼓。)
李广(白)罢了哇,罢了!

(唱)西宫院昏了周懿君,

纲常不正乱杀人。

吾李广退难退来进难进!

袁修国(内白)李大人等着!我来了。

李广(唱)那旁又来一老臣。

(袁修国上。)
袁修国(唱)本当上殿去保本,

怎奈宝剑挂午门。

(白)贤侄回来了?

李广(白)袁老伯父!侄男有礼。

袁修国(白)贤侄为何这等模样?

李广(白)朝中出了这样大事,难道伯父还不知道么?

袁修国(白)敢是为了杨国母之事么?

李广(白)着哇!伯父就该上殿保本。

袁修国(白)贤侄!方才二家老臣上殿保本,连自己脑袋都保掉了。你又教老夫保本,你呀,把我这个人头暂留一留罢。

李广(白)原来伯父是个贪生怕死之臣。

袁修国(白)蝼蚁尚且贪生,为人岂不惜命?

李广(白)怕死之臣,去罢!

袁修国(白)呀呸!大胆的奴才,真真的岂有此理!

(唱)李广不该大不该,

我与你父把香排。

如此无礼又无长,

又将我乌纱打下来。

不看在你故去严亲面,

我定与你个大不该。

(袁修国下。)
李广(白)怕死的奸臣!

(唱)在王驾前愿王兴,

食王爵禄报王恩。

人头不要我偏保本,

李广有罪奏主君。

(白)万岁!臣李广父子在朝,有十大汗马功劳。臣全家性命不要,今日要立保国母不死。

(大太监上。〖牌子〗。)
大太监(白)旨开!李广跪听宣读,诏曰:李广奏道李氏有十大汗马功劳,保全国母不死。万岁在午门外设下油鼎数口,扑跳油鼎不死,万岁准奏,赦杨国母不死。旨意读罢。速速下殿哪!

(大太监下。)
李广(白)哎呀,不好!

(唱)万岁谕言出了唇,

想救国母万不能。

撩袍端带出午门,

(李广下。校尉抬油鼎同上。四龙套、李福、李广同上。)
李广(唱)只见油鼎在面前存。

我若是不扑这油鼎,

忠良名儿化灰尘;

我今若是扑油鼎,

一家老幼无靠成。

左思右想心不定,

(白)哎!

(唱)这忠孝岂能留双名!

(白)罢!

(唱)舍死忘生我扑油鼎,

(李广扑油鼎。校尉抬油鼎同下。李福、四龙套同拦,李福拉李广。众人同回府,李广昏。)
李福(白)大老爷醒来。

李广(西皮导板)适才午门扑油鼎,

(三叫头)国母!千岁!皇娘啊!

(唱)为救国母险丧身。

咬牙切齿奸贼恨,

难坏李广无计行。

(白)李福,请你二老爷!

李福(白)二老爷不在府中,校场骑射去了。

李广(白)拿我令箭,吩咐一班传一班,传二老爷急速回府。

李福(白)遵命。

(李福下。)
李广(叫头)奸贼啊,奸贼!

(白)任尔纵有千方百计,有我李氏兄弟在朝,谅你也难逃公道!

(唱)怒发冲冠银牙咬,

可恨奸贼霸当朝。

我主被色迷住了,

信宠奸佞害群僚。

舍死忘生将本保,

救不出国母命一条。

我恨不得将贼子齐擒到,

千刀剁,万刀剐,与国除患,方称心梢。

(李广下。)
【第十四场】
李文(内西皮导板)正在校场操兵将,

(四龙套、四上手、四大刀手、、李文同上。)
李文(唱)兄长令箭鬼神慌。

军士与爷催前往,

见了兄长问端详。

(白)俺李文。正在校场骑射操军,兄长令箭传唤甚疾,不知为了何事?

军士们,速速回府去者!

(唱)兄长奉命散粮饷,

为何回都传令忙?

想是贼人来犯上,

速速回府问端详。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上手、四大刀手、李福、李广同上。)
李广(唱)奉旨出朝到边疆,

朝中昏了周懿王。

眼睁睁国母无生望,

(哭头)苍天哪!

(唱)李文不到为哪桩?

(李文、、四龙套、四上手、四大刀手同上。)
李文(唱)来在府门下丝缰,

见了兄长问安康。

(白)兄长在上,小弟有礼。

(李广不理。)
李文(白)兄长在上,小弟有礼。

(李广不理。)
李文(白)兄长在上,小弟有礼。

(李广不理。)
李文(白)啊!兄长,你就是外边散饷有功,回来也是与国家办事。小弟与你见礼,为何徉徉不睬?好轻视人也!

李福(白)大老爷,二老爷回来了。

李广(白)你是李文兄弟?

李文(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