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8月19日

国粹青年成长记——从一场青年专场 观察江苏京剧人才培养

作者 admin

一大早,21岁的京剧“武旦”方舒卓就出现在南京小火瓦巷的排练场,踢腿、下腰,穿上大靠,翻、打、扑、跌……两个多小时下来,衣襟湿了又湿。晚上,她再次扎进排练场,一练又是两个小时。

8月16日至18日,江苏省演艺集团京剧院在江苏紫金大剧院上演以“青春唱响”为主题的优秀青年演员折子戏专场,14位青年演员登台演出十折经典好戏。舞台的光打在这些演员年轻的面庞上,也让我们看到了这一代青年“有理想、敢担当、能吃苦、肯奋斗”的现实模样。

每年四五月份,全国各大戏曲院团开始校招。戏曲专业毕业生的推荐会往往是“真刀”,在校园舞台,学生直接上去唱一段,演一出,好不好,行家一目了然。

记者发现,省京此次推出的青年专场中,不少“好苗子”都是加入院团刚刚一两年的毕业生,这些新面孔,不少是中国戏曲学院、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的高材生。

去年刚刚毕业的“花旦”郑玥琦没想到,仅仅工作一年,她就能以主演身份获得专场机会。此前,她在南京博物院老茶馆里给观众演出过折子戏,也随着“江苏戏曲名作”进校园给大学生展示过京剧程式,但真正以主演的身份登上大舞台,还是第一次。她这次出演的是折子戏《红娘》中的“红娘”一角,既要展现扎实的基本功,又要求表演有“松弛感”,其中尺度的把握对新人来说是最难的。“一般刚进团一两年的青年演员很少有机会上舞台,同学们都很羡慕我们!”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感。

同样参加这场演出的上戏毕业生还有杨淅、边靖婷,一个青衣,一个老旦,但她们还有个共同的名字:“上戏416女团”。2021年,上戏京剧表演专业的5位“00后”女生用戏腔演绎流行歌曲,在社交媒体上一炮而红,其中仅《探窗》一曲,在短视频平台播放量就超过5000万,点赞量超过250万。

“毕业的时候,有人建议我们继续走自媒体道路,但最终我们还是一致决定,在专业京剧演员的道路上努力奋进。”22岁的杨淅说,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她们当初创作短视频的目的,就是希望更多人走进剧院里观看真正的京剧。

“江苏是一个非常欢迎年轻人的地方。”这是工作两年来杨淅最大的感受。在此次青年演员专场中,她“打头阵”率先登场,在《红鬃烈马》的折子戏《三击掌》中出演王宝钏,而她的小伙伴边靖婷则将在京剧名段《遇皇后》中扮演“狸猫换太子”事件中饱受冤屈的李后,展现花脸老旦的唱功。“现在我们‘上戏416女团’依然会一起录制新作品,院里也很支持我们这种京剧普及活动,在不影响团里演出及排练的前提下,我们就像散落在各地的五颗星星一样,依旧常常聚在一起,为传播京剧文化做些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在武戏优秀演员青黄不接的当下,“武旦”方舒卓一年来的成长让剧团惊喜不已。作为中国戏曲学院2022届优秀毕业生,方舒卓今年又新拜京剧名家黄晓萍为师,并在此次专场中以一出《女杀四门》亮出绝活。这个在校招中脱颖而出的21岁女孩,正给江苏舞台带来更多惊喜。

“即使没演出,每天排练厅里,从早到晚,依然能看到这帮孩子在吊嗓,在对戏……”“排练厅很忙”的这一幕幕,让在省京工作了20多年的老员工既欣喜又感动。

曾经,他们经历过传统戏曲的低迷期。在戏曲不好的那几年,身边有人改行,有人离职,还有的人安于现状,当个跑龙套的,因为这个工种单场收入比主演差得不多,大家算的是综合下来的性价比。

这两年,他们明显感到,省京的精气神回来了,青年人回来了!持续数年的队伍建设成果,也在这次青年专场中可见一斑。

其中,1992年出生的黄金朝将演出两场重头戏,在《霸王别姬》中饰演项羽,在《挑滑车》中挑战金兀术。一年前的此时,黄金朝还是个默默无闻的花脸演员,省京复排《骆驼祥子》(传承版)为他打开了一扇窗——从被选上演“祥子”,他连续几个月跟着昔日祥子的扮演者、梅花奖演员陈霖苍学戏、排戏,连走路、吃饭都在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去年首演成功后,他一口气完成了30多场演出。今年6月6日开启的京津沪巡演中,他主演的《骆驼祥子》受到北方观众欢迎,所到之处一票难求,《新闻联播》更呈现了包括“拉车舞”等经典场面。

不光是大剧院,还有小剧场。省京放手让年轻人创排的首部小剧场京剧《图兰朵心》,融合了重金属、弦乐、交响、舞剧、话剧等元素,呈现出年轻视角不一样的京剧。该剧今年4月成功首演后,还在进一步打磨提升。“我们这个创作几乎没有舞台布景,也没有场次,十几人的年轻团队撑起一部剧。”青年导演王东和他的团队在这个“试验场”上玩得踌躇满志。

一直以来,省京缺老生。近期高派老生李衍茂的加盟,让省京精神更加饱满。这也意味着在今后的演出中,可以以齐齐整整的行当登台亮相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李衍茂坦言,自己是趁着江苏演艺招贤纳士的东风慕名而来。除了在青年专场中表演难度极大的折子戏《逍遥津》外,后期他还将把《胭粉计》《七星灯》《斩黄袍》等很多高派代表剧目恢复到舞台上,“未来我会为江苏京剧艺术的发展,作出我应有的贡献!”

“团里现在给很多年轻演员上台摸爬滚打的机会,但也要靠大家自己去练、去悟,文火才能出高汤。”1993年出生的张智博不仅是省京演出团的副团长,也是这次青年专场中的一名重要演员,他将和吴亮亮、黄金朝搭档,出演《挑滑车》中的岳飞一角。

毕业于上戏的他,用了七年时间完成进阶,从打杂、跑龙套、配角到站到舞台中央,成为省京青年人才快速成长的一个生动注脚。很多戏迷对他在京剧《梅兰芳蓄须记》中扮演的“反一号”角色中岛丰也印象深刻,而他不仅演戏,还参与到服装、舞台设计等工作中,成为剧团的一个“多面手”。

对青年演员的成长,张智博有自己的体会。“戏曲演员培养就像是南京的老卤面,你非得沁到这个‘老卤’里,沁个十年以上,才能琢磨出一丁点的滋味。”他说,“火候”这个词听起来抽象,实质上是很直观的。演员一上台、一开嗓,从他的声台形表立马就能看出他的“火候”足不足。而剧场和排练场也不一样,一折戏要有超过900个观众来看,新演员一看到台下这么多观众就被“吓”住了,常常是在排练场练八分,到台上也就剩下三分,所以每个演员都要加倍地练,才能在台上有那么分。

让张智博印象深刻的是,很多获得了梅花奖的大角儿,在自己的老师面前也永远像个“小学生”,拿着演出时录制的视频向老师请教:您再给我看看……

一位京剧演员所达到的高度,除了艺,还有德。“师父告诉我,台上认真演戏,台下好好做人,排练场别‘安分’。我永远记住,不要做一个‘安分’的演员。”从艺60多年的陈霖苍说。他首次收徒,还以自己改编的一首小诗寄语徒弟黄金朝、张少良:“我是奋斗好儿郎,守正创新强中强。”而许多京剧名家也先后受邀来到省京,从各方面指点年轻人,著名表演艺术家尚长荣语重心长地告诫年轻演员:“希望你们成为真正有灵魂、有血性、有本事、有品德的中国京剧人、中国戏曲人。”

一大早, 21岁的京剧“武旦”方舒卓就出现在南京小火瓦巷的排练场,踢腿、下腰,穿上大靠,翻、打、扑、跌… …两个多小时下来,衣襟湿了又湿。晚上,她再次扎进排练场,一练又是两个小时。此前,她在南京博物院老茶馆里给观众演出过折子戏,也随着“江苏戏曲名作”进校园给大学生展示过京剧程式,但真正以主演的身份登上大舞台,还是第一次。很多戏迷对他在京剧《梅兰芳蓄须记》中扮演的“反一号”角色中岛丰也印象深刻,而他不仅演戏,还参与到服装、舞台设计等工作中,成为剧团的一个“多面手” 。本报记者陈洁实习生谢逸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