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8月18日

程韵秋声扬霏蕤 雏凤清音话传承 优秀青年京剧程派演员沙霏个人专场演出收官

作者 admin

6月3日至4日,“秋声霏扬”北京京剧院青年程(砚秋)派新秀沙霏个人首次专场演出如约而至,由她担纲主演的两出经典大戏《锁麟囊》《孔雀东南飞》让京城的戏迷观众过足戏瘾。

程派优秀传人在舞台上初绽光芒,程派艺术薪火相传,令人倍感振奋和鼓舞。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空中剧院》栏目对两场演出进行了全程录制,以飨广大程派艺术戏迷观众。

沙霏作为京剧程派的后起之秀,在著名京剧教育家李文敏和当红京剧程派表演艺术家迟小秋老师的倾心教授下,渐悟程派艺术之精髓,辅之勤修苦练,近年来在首都戏曲舞台上声誉鹊起,逐渐成为新时代青年程派演员的佼佼者。“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在恩师的鼓励下,沙霏决定举办首次个人专场,向一直关心、爱护和帮助她的领导、师长和戏迷朋友们汇报从艺20多年来的学习成果。

沙霏在这次专场演出中精心挑选了《锁麟囊》和《孔雀东南飞》两出最具代表性的程派经典剧目,一喜一悲,唱做繁重,极为考验演员的表演功力和艺术水平。《锁麟囊》作为程派的扛鼎之作,是程派少有的喜剧作品,以跌宕起伏的剧情、新颖别致的唱腔享誉剧坛,至今已传演83载。《孔雀东南飞》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期由王瑶卿和程砚秋两位大师联合创排,成为一出唱做俱佳的精品剧目。为了让沙霏演绎好这两部程派大戏,恩师迟小秋专门为她加工提高,倾注了大量心血,不顾演出任务繁忙和身体劳顿,利用休息时间,为她分析人物、指导唱腔,一招一式做身段,一字一句抠唱腔,把从前辈先生身上学到的要领和多年舞台实践心得倾囊实授,让沙霏对程派艺术的表演风格、演唱方法又有了新的感悟和认知。

在演出中,沙霏以端庄秀美的扮相、沉稳大气的表演、婉转流畅的唱腔成功演绎了“薛湘灵”和“刘兰芝”这两个性格迥异的人物形象,得到了现场观众的高度认可。沙霏严格遵循迟小秋老师的舞台演出版本,承继衣钵,学其精髓,规范严谨,皆循章法,在声腔处理、人物刻画和身段动作上均有显著的提高。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沙霏既秉持程派的艺术规律和迟小秋老师的艺术风格,又没有一味死学或是呆板模仿,她坚持从人物需要出发,将技艺巧妙融入对人物的塑造上,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在细微之处尽显流派之美,戏曲之美,呈现出的人物形象鲜活生动耐人寻味。

沙霏在《锁麟囊》中塑造的“薛湘灵”端庄秀美,典雅娴静,别有一股清峻之美,着实令人喜爱。从待字闺中的富家小姐,出嫁遇雨赠囊、乐善好施的新娘,到发水遇难、屈居卢府作帮佣的“薛妈”,人物内心情感随境遇的变化产生戏剧性的转变。沙霏运用低回婉转、刚柔相济的程派唱腔和婀娜多变、行云流水的程式化身段动作,一一尽情展现,清新雅致,亮点闪耀,让观众深切感悟到程派艺术的深厚底蕴和不同凡响的舞台魅力。“选妆”中的一怒一嗔,散发着富家小姐的“骄娇”之气;“春秋亭”的慷慨赠囊,有着不求报恩的仗义豪情;“归宁”中身为人母对孩子的百般宠爱;“遇水落难”沦为佣人的凄凉心境;“花园”的触景伤感和“朱楼”见囊的惶惶不安;“团圆”后的悲喜交加,感悟人生百味的复杂心境。

沙霏在此剧中的做工谨遵迟小秋老师的教诲,学得周正、不走样,特别是脚步和做工在迟小秋老师的教导下较先前有了长足的进步。如“归宁”中上车的程式动作,优美而写实,很具观赏性,双手向两侧甩双水袖,略低于双肩,与车头齐平,屈膝侧身,左水袖下垂,右水袖搭左水袖,拧身抬左水袖,向上翻右水袖继而向前抖右水袖,完整展示上车的过程,处理的细腻真实;“花园朱楼”拍球的正向反向S曲线台步,稳、准、快、正,找球的节奏处理得强弱得当,层次分明,配合婀娜繁难的身段、举重若轻的水袖,让观众有身临其境之感。沙霏将程派水袖表演的“扬弹甩打抖,勾挑撑冲拨”十字口诀展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在“球上楼了”和下朱楼时回身看“锁麟囊”的两段中“撑”水袖的动作技巧,学演得规矩而不花哨,妥帖而不造作,辅以鼓点和眼神,呈现出雕塑之美感。“三让椅”中的太极步和太极拳刚柔相济、动静结合,内情外化,呈现出极佳的艺术效果。

《孔雀东南飞》是极吃功夫的一出戏,非常考验演员的唱念功底,对年轻演员更是莫大挑战。沙霏塑造的“刘兰芝”善良质朴,知礼明义,心灵手巧,同时,又受尽婆婆,颇令人怜惜。沙霏“赋归宁偏遇着老母得病”“那焦郎他本是卢江小吏”“焦郎此话休出口”“听三更正好是开门潜走”等几段唱,气息平稳,把控得当,高处如行云流水,低处如溪水潺潺,行腔婉转,收放自如,悦耳动听。

在近150分钟的演出中“刘兰芝”基本都在台上,不只是板式丰富,唱腔繁重,做工戏也是对演员极大的考验。“归宁”返回焦家后的胆怯是沙霏做工戏的看点之一。她唱“进房来不由我胆战心惊”一句时将水袖护于胸前抖动,身体微微前倾,与进房前的情绪状态形成鲜明对比,向婆婆禀报归家延迟的理由时同样战战兢兢,右脚向前屈膝,左脚垫于右脚后,着力点全在左脚,身体微向前倾,双手抬水袖于胸前,做行礼状,整个身体呈半圆弧形,线尾子自然垂下,身体造型将腰包下摆呈荷叶状展开支撑,一幅楚楚动人的形象跃然现于舞台之上。“夜织”时跑灯的繁复身段、织布的细腻动作、“休回”的圆场、“投池”的坐子等充分体现出人物复杂的内心情感。

作为沙霏的恩师,京剧表演艺术家迟小秋老师对她寄予厚望,她深情祝愿沙霏:在传承弘扬京剧程(砚秋)派艺术道路上,坚持不懈地潜心钻研,刻苦努力,不断超越自我,在新时代、新起点上,取得优异成绩,为程派艺术、京剧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沙霏已成功开启程派艺术之门,专场演出是阶段性的总结,也是新的起点。希望沙霏这一代青年演员能踏实苦学、加倍努力,不断提高艺术修养,打下扎实的艺术根脉,为观众呈现更多精彩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