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8月11日

长而不冗 新而不奇 -剧评赏析-菊坛文萃-戏曲艺术

作者 admin

 

一位画家积多年作画的经验慨叹:“屈原写诗,突出一个‘情’字,我等作画,亦必在‘情’字上下功夫。”诗以写情,画以写情,戏曲的演唱又何尝不是如此?中国京剧院四团演出的《潇湘夜雨》,杨秋玲在“严惩”一场中的演唱就取得了唱以抒情的效果。

“严惩”表现的是善良的女子张翠鸾被喜新厌旧的丈夫崔通陷害,发配途中,被父亲救下,父女去崔通处问罪的一段情节。剧情发展到崔通向翠鸾求饶时,翠鸾百感交集,初见定情时的千般恩爱,孤身寻夫时的艰难辛苦,崔通负义时的一腔悲愤,捉拿仇人时的痛快舒展等等复杂感情,全在一段西皮唱腔中表现出来了。

这段唱腔长而不冗。旧本的《潇湘夜雨》在翠鸾痛责崔通时,只用了四句散板一带而过。而新本却在这里安排了一段长达三十六句的西皮唱腔。这在传统剧目中是罕见的。杨秋玲在导演刘世翔、唱腔设计万瑞兴等同志的帮助下,成功地演唱了这个唱段。从导板“提起夫妻情牙根咬断”到“抛弃翠鸾另寻新欢”的大段流水,表现了翠鸾对恩爱生活的回忆和对崔通赴试的良好祝愿;下边无伴奏的四句吟板“全不念临别叮嘱语千万”准确地表现了翠鸾的低声饮泣;而后的大段垛板,则把翠鸾越想越气、越说越急,一腔恨火进裂爆发的情感一展无遗了。一个长达三十六句的唱段,由于处理得当,演唱传神,听来不感冗长,反觉有如拾级登山,迭次渐进;又似顺流而下,飘逸自然,是一个很“解气”的唱段。

这段唱腔,新而不奇。一般说来,京剧的西皮流水、垛板等以叙述见长,演员有“数唱”之说。意思是说这类板式只是唱板、唱字而少有行腔。杨秋玲在“严惩”中的演唱则不然,她打破了传统流水,垛板一字一板的规律,恰当地运用了变换演唱节奏的技巧来改变“数”唱的呆板。比如“与郎君难分离珠泪涟涟”,“你不该打得我皮开肉绽”等唱句,节奏变化多姿,唱腔起伏有致,完全突破了传统“尺寸”,从而给人以新意,收到了以情带腔、声情并茂的效果。

熟悉京剧旋律的观众从她的演唱中可以寻到梅派的端庄大方,可以寻到张派的俏丽清新,尤其是在垛唱中的“闪板”“拖板”唱法,就更有《望江亭》《诗文会》的踪迹可寻了。可贵的是:如同《潇湘夜雨》不是《贵妃醉酒》,不是《望江亭》一样,杨秋玲也不是在唱梅兰芳,不是在唱张君秋,她唱的就是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张翠鸾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