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8月11日

美哉!《凤鸣岐山》兆先 -剧评赏析-菊坛文萃-戏曲艺术

作者 admin

 

舞剧《凤鸣岐山》,是对三千年前武王伐纣的歌颂,它编织密透,瑰艳丰姿,神妙入胜。美在博采而合一,美在独特新奇。

我国历史悠久,多民族、多地区,舞蹈繁多,得天独厚;又有国外各流派舞蹈经验可借鉴,广纳博采比较容易。难的却是博采后的合而为一。《凤鸣岐山》的舞蹈语言,广纳羌、蒙、苗、彝,戏曲的跟斗、芭蕾的托举、杂技的柔术、现代舞的动律,体操吊环、武术技击,欧洲的斗剑、西方的呼拉圈,溶汇一起而风格却能统一。足以显示编导、演员们的卓越功力。究其原因,一是编导从剧情内容、人物性格的需要出发,选用动作合适、合情、合理;一是得力于演员们深厚的民族古典舞的根基。她们以圆韧缠绵的手眼身法化去洋杂之味,用倒搬、滚翻、绞柱等民族的技巧遮去托举的外来痕迹。他们深得以民族的审美意识溶化一切动作的诀窍,这种行之有效的方法,是他们长期实践苦心探索的优异成绩。

《凤鸣岐山》的结构严谨、和谐、完整、统一。它以古历史题材与现代的艺术技巧有机结合,史实和神话揉和在一起统一全剧。青铜编钟与提琴小号交响齐鸣,紧身裤和宽袍大袖合而为一,殷商的图案与紫外线相映成趣,商周那古野朴直之美与现代优柔丰采之美合为一体,看来无杂乱之感,却有谐美之奇趣。

三场里,三人舞红、绿、紫三个光圈中,分别表现明玉的惊恐,纣王的追逐,妲己的忌狠,手法新颖独特。比干死后分身责暴君,满台舞忠魂,动人心魄想法神奇。妲己招来的小狐妖圈舞,更是独出心裁,奇想中寓有妙意。腰转妖圈红光萦绕,狐睑狐身青光闪出妖气,圈连圈圈套圈的构图,恰是纣王堕入圈套的比喻。周洁饰演妲己,不着眼于狐媚挑逗舞姿妖冶的表现,而以柔韧舒展圆润流畅的线条美为主,同时,以身姿体态精微地刻划人物内心的狠毒狡黠。它诱使纣王越迷越深,而迷人者竞在害人却不自迷。妲己可恨,演员的舞姿美妙令人神恰。

顾红扮演明玉,在五场与武王的双人舞里,将传统里地上做的乌龙绞柱,托举在空中完成,她腰腿功好,做的圆柔开阔,把一个普通技巧,发展成优美的高难度的技艺。她的柔舞,达到了杂技演员的水平,而又有舞蹈的美,富有,诗情画意。武王出征的场面,活似一副上古征战的图卷,雄伟的武王立战车上,明玉骏马红装,麒麟驮着子牙,干戈将士虎步而行,雄壮威武浩浩荡荡。……构成了《凤鸣岐山》新奇独特的美,而一代舞剧新秀有如此造诣更是令人可喜。

《凤》剧也非尽善尽美。对周武王,编导还没有给以精心的描绘,缺乏主动的行为。而武王和明玉的双人舞,一场的简单仓促了些,五场的很好又嫌短,、内心情感的开掘还可以更深些。愿《凤鸣岐山》不断修改日臻完善。